神秘复苏之诡梦人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九章 兄弟会

  太阳光穿透过层层雾气,早已失去了那暖阳朝霞般让人如沐春风的和煦。

  银灰色的光落到世纪大厦那充满现代科技感的外层玻璃上,呈现出一种阴森恐怖,再加上整栋大厦周边围绕着那淡淡的雾气,从远方望去,宛若海市蜃楼,若隐若现。

  只见,离大厦正门不远处,有一团雾,正缓缓移动着。

  那团雾与周围淡淡着的霭竟给人一种割裂感,好似有人强行操控着它,让其聚在了一处。

  仔细观察还能发现,这浓雾中隐约可以看到一个人影,可却看不真切。

  雾气缓慢移动到了大厦正门口处,在敞开的大门处停了下来,好似观察着门内黑暗深处的一切。

  郎若龙稳坐在椅子上,右手中紧紧的拿住那形似方方正正的物体,而左手时刻摸在腰后,眼睛紧紧的盯着敞开的大门处停着的人形雾体。

  紧张的瞳孔出卖了他那冷若冰霜的表情。

  一个站着,一个坐着,两者都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动静,就那么保持这种状态互相观察着对方。

  “这又是一只不惧怕彩色雾气的诡?可那围绕在周身的雾是怎么回事?难道说这就是那彩色雾气的源头?如若真是我想的这般,那可真就遭了,我可抵挡不住这种拥有诡域并能笼罩一座城市的厉诡,得赶紧通知卫大哥跑路了,至于其他人,只能各安天命了”

  正在郎若龙思考这些的时候,就见原本站在门口不动的人形雾体,迈动步伐走一步一步的走进了大厦内。

  看到这一幕的郎若龙,顿时大感不妙,如果真是外面那彩色雾气的源头诡,那只靠我所驾驭的诡是无法击退它的。

  心中思索想着,在看到那人形雾体快要走到跟前后,下定了决心。

  看来不得不动用这件物品了,我可真不想用它啊,也不知道我能否从老板口中的诅咒下活下来。

  只见坐在椅子上的人,右手拿着的东西一起一落,拍在了有些老旧的桌子上,顿时一声

  啪~

  响彻在这空荡的大厅中。

  就见人形雾气,竟隐隐有点溃散的架势。

  郎若龙看到这一幕,想要再次抬起的右手停了下了,悬浮在了空中。

  ...........

  我王勾陈,在那一声传入我耳中的时候就感觉到,围绕在我四周的雾,竟然快要崩溃了。

  大意了!

  看到这一幕,我顿时从门内重新撤退到门外,想要靠远离源头来缓解围绕在我四周快要崩散的‘保护伞’。

  可这并没有使快要溃散的雾气停止下来,眼看我的身形就要暴露出来,这样的一幕,不禁让我想到了一句话—

  出师未捷身先死啊!

  这诡玩意,竟然能让诚实诡的话产生不了作用,恐怖如斯!

  正当我想要开口说话之际,从屋外又源源不断有雾重新汇入到了我的四周,与这不断溃散的雾达到了一种聚散平衡。

  又重新把我笼罩其中,周围的雾还是在不停溃散,可庞大的‘储备’又源源不断的从外面涌入,重新填补上了消散的雾气。

  看到这一幕,提到嗓子眼的心又重新落了下去,看来我的人设没有崩塌——诚实可靠小郎君。

  这期间,我的眼睛也没有离开坐在那里的诡影身上,时时刻刻观察对面,以防又有新的动静发出。

  周身的雾从快要溃败到重新凝聚也不过几秒钟,郎若龙看到这一幕儿,并没有起到预想中的效果,就要用手里的物件再拍上一次。

  我瞅见那悬在空中的手就要再次落下的时候,赶忙开口到。

  ——吾所视之桌立即散架——【1】

  声音冰冷冷的,宛若恶魔的低语。

  我顿时感觉体内有大量的厉诡之力涌出,冥冥之中作用在了那马上就要和诡影右手之物接触的桌子上。

  我心中大呼,怎么会,只是让一张桌子散架而已竟然抵上了我快要一个月的‘寿元’,难道那张桌子不是普通的工业造物?该不会是灵异物品吧?造孽啊!我的第一件灵异物品就这么没了!

  想到这些,心中直滴血。

  郎若龙看着面前的椅子在雾气中传出的话语下散架,头皮都快炸了,这算什么,出口成真,当这是修仙啊!

  眼见右手落到了空处,连忙就要蹲下想要将其拍在散落的桌子上。

  只听,人形雾体中又传出一句话。

  ——吾所视之物不可妄动——【2】

  话音落下,郎若龙只感觉自己的右手拿着的物体是如何也落不下去。

  看到这一幕,郎若龙顿呼不妙,想要抽出拿着东西的右手逃离可如何使劲都不能撼动东西丝毫。眼见手中灵异物品无法动用,只好抽出背在身后的左手,以及放弃右手手里的物体,连忙想要向对面不断向自己走来的人形雾体摆动右手。

  就听到一句话,让自己的右手想要向下摆动的姿势停在了空中。

  ——吾所见之人不可妄动——【3】

  完了,我连身体都动不了了,不过什么时候诡的逻辑思维能力这么强了,不该啊,难道说面前的诡不是诡,而是驾驭诡的人,可什么时候大海市出现新的驭诡者了,还是说这位就是大海市的负责人,可他驾驭的诡没有出口成真的特性啊?

  ......

  我王勾陈看到对面的人影不再动弹,赶忙朝他走去,心中还不断吐槽道。

  诡或成为异类的驭诡者(成为诡的人)都是物的范畴,而一般来说大部分驭诡者都还是人的范畴,幸好我看到,那诡影在我‘出口成章’的能力下又再次行动起来,这才补充了一句话,让那诡影想要摆动的右手和即将从身后抽出的左手都停格在了空中,不然中招的可就是我了。

  当我在彩色雾气围绕下走到诡影跟前时,这才借着微弱的亮光看清这个人的面貌。

  浓浓的黑眼圈,枯黄如叶的皮肤,一件黑色大衣也无法遮住瘦骨如柴的身体,仿若行走的骨架。

  一句话来概括—阅女无数,真是肾虚到‘家’了。

  这人到底驾驭了什么不正经的诡啊,如此一副丢了肾的模样,真是恐怖如斯!

  想着,一个手中有着灵异物品的驭诡者,应该和总部有关,而在这‘百诡日行’的现在,这个人很有可能是大海市的负责人了,即使不是也是总部派来的驭诡者。

  不过他在这里干什么,竟没有去寻找并处理源头诡,还正儿八经的拿个凳子坐在这空荡的大厅里,难道说源头诡在这世纪大厦里?可为何要面朝门口,感觉是在防备楼外的什么。

  我盯着这个好似丢了肾的驭诡者,看的他毛毛的。

  “阁下,嘴下留情!我当时不知道您是人,以为是遭遇到了厉诡袭击,所以迫不得已对您出手了”声音中并没有一丝情绪的表达,宛如没有情感的尸体。

  看着他那冷邦邦的脸,听着他这怂怂的话,我竟没有一丝违和感!

  恩?他竟然把我当成诡了,岂有此理,有长这么好看的厉诡?瞎了他的人眼!

  郎若龙见我还是没有说话,连忙开口道。

  “阁下,能先解开我身上的禁制?”

  我透过雾气看向他的眼睛,本想从他的眼睛中看出他说的话是否有欺瞒嫌疑,可隔着一层雾,我只能看到大概轮廓,想要从他的眼睛中确切看出些什么,是不大可能的了。

  本来保护我的‘伞’现在竟成了阻碍,只能道一句—事态变化,世事无常。

  为了以防万一,我先开口解除了言令【2】并将漂浮在半空中的长方形物体拿在手中,仔细观察。

  这件物品叫做惊堂木也叫醒木,是一块长方形的硬木,有棱有角,其新旧程度来说,应该是民国时期的物件,多是给说相声的人使用的。

  看着手中的醒木,思索着这间灵异物品。

  过了片刻,我把这件灵异物品收入囊中,并继续搜查郎若龙的身,不搜不知道,一搜吓一条啊,竟从他的腰间搜出一把黄金制式的手抢,查看弹夹,尽然还有5发黄金制式的子弹,这玩意可了不得。

  不过我并不了解这是仿照什么型号的手枪制作出来的,所以我也不会使用它,但是通过一些影视资料上还是知道想要开枪先要打开保险。不过想要使用好他,我还是的需要近距离的射击才有可能命中,不然就是再浪费子弹。

  目前来说,对我没用,白高兴一场。不过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能拥有一把手枪,那也是能让人兴奋很久的事。

  等我全部搜查完毕后,在郎若龙面无表情的注视下,我将他的上衣撕成条状并把他的双手捆在了身后,以防他使用厉诡的能力(从他抬手想要袭击我的动作来看,他驾驭的诡,其必死规律应该和抬手这个动作有关,随不知具体效果如何,但只要限制这个先要条件应该可以阻止其能力的发动)。

  看着站在那里,双手捆住背于身后的郎若龙,我解除了言令【3】,让他恢复了行动。

  我把手机从彩色雾气中拿出,横伸在他面前。

  “你叫什么名字?”

  郎若龙看着手机上显示的话,楞了一下后开口冷冷的说。

  “郎若龙”

  “你是大海市的负责人?”

  “不是”

  .....................

  经过一番友好谈话,了解到,郎若龙被一个叫兄弟会的组织排到这里(竟然不是跟总部有关的人看来这个叫兄弟会的实力不低),座镇世纪大厦。在彩色雾气笼罩大海市后,保护着这栋大厦,防范着厉诡来袭。在此期间并没有离开大厦太远,所以他也不太清楚雾气具体怎么回事。

  他驾驭的诡代号拜拜诡,需要面对面的朝诡或人拜手,诡会退去,如同和人再见后的离去,而人则会力竭身亡。

  在此期间他们遭遇到了一个被灯光吸引来的诡,后被郎若龙击退。

  还有,灵异物品——醒木。它通过制造拍击声,来镇压厉诡,笼罩的范围是声音能够传递的范围,无论是多么厉害的诡,都会被镇压当场,当然事后诅咒的程度越大。

  当然,还有一些问题并没有回答我,比如组织背后的老板以及是否还有其他驭诡者存在,反正和兄弟会有关的较为重要的事情并没有透露一毫。

  看来郎若龙对背后之人很是忠诚。

  在了解到解彦晖被他带到了这里后,我并没有杀他,而是进到了后面昏暗的房间里带走了解彦晖,等我带着一脸不解的解叔叔离开这座大厦,消失在迷雾里后。

  一个身形魁梧的壮汉从一扇门的后面走了出来,并解开了郎若龙的双手,和郎若龙一同看向消失在彩色雾气中的我。

  “王大哥,我感觉刚才那个人很可能会妨碍到以后的行动”

  “不用管,老板会安排好一切的!”

  “对了,看情况这次使用醒木的诅咒会强于以往,可别死了。还有,老板刚才来电话通知我们撤离这里,邹志明那里行动失败了!”

  !!!

  郎若龙听到这句话后,活动手腕的动作当即一顿,冰冷冷的说。

  “连大海市负责人都不行吗,看来这次厉诡来袭起码有A级别了吧”

  停顿了一会后,再次说道。

  “那大厦里的人也跟着一起带走?”

  被叫做王大哥的人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抬步转身走向了大厅深处。

  “不用管他们了,白老鼠什么时候都能弄到”

  郎若龙的眼神中透露出了一股深意,看向黑暗中壮硕的人影,并没有说什么,踱步跟了上去。

  .......................

  一望无际的黑暗中,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人伏案写着什么,桌子上唯一的光源只能笼罩到周围3米的范围,这个时候放在桌子上的老旧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男人停止了手中的笔,把头从一堆文件中抬了起来,座直身体后,拿起了电话。

  附耳倾听了一会后,沉声对着话筒说着什么。

  挂断电话后,闭眼思索片刻后,嘀咕了一句。

  “大海市出现了一个‘了不得’的驭诡者”

  声音充满着不屑,说完后又再次伏案。

  在昏暗的灯光下,可以看见桌子上堆满了文件,一张纸从一份文件中漏出了一角,隐约可以看见一句话。

  “ 1032次实验失败,截止到目前,实验成功率0.00096%............该实验最终被判定为:1032实验方式无法让一个普通人成功驾驭一只最低等级的诡”

佛前月下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