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复苏之诡梦人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章 入夜

  围绕在王勾陈身边的彩色雾气,缓缓在消散。

  看着这一幕,我能感觉到雾气中属于诚实诡的力量和醒木敲击形成的力量慢慢对冲掉了。直至身体完全暴露出来,我这才看清自己如今的身体样貌。

  更加的没有了血色,原本还有些光泽的手逐渐变的干枯,其状已经蔓延到了手腕处,与饱满的手臂形成鲜明的对比。

  看到这些,我能感受到,当全身变得枯槁时,就是厉诡完全复苏的时候了。

  我感受了一下自己体内的诚实诡,发现原本与入侵到自己体内的雾气处于较为平衡状态的诚实诡竟然复苏壮大了一些,较为阴凉的气息更加冷凌了。

  能明显感受到,自己的体温又再次朝着非人类方向前进了。看向白色逐渐加深的皮肤,王勾陈心中感慨道。

  “‘寿命’缩短了有将近2个月,光是摧毁那张旧的桌子旧耗费了整整1个月呀!”

  “我应该还剩半年多的时间,看来以后不能再奢侈的动用属于厉诡的力量了”

  身后跟着解彦晖,在离开世纪大厦的时候我就已经把自己是谁告诉了他。

  看着一脸哀色的解彦晖,我将手机横到了他面前,打断了他那为季润明死亡哀悼的神情。

  “我现在带你去陈江河、孙耀徽等人那里,还有我把季润明的遗体带回来了,一会咱们一起去安葬一下吧”

  解彦晖的脸色这才变的好看了一些。

  等我们来到季润明遗体所在的地方后,解彦晖看着他挚友的遗体,眼圈逐渐变红,刚有些转变的脸色又再次被悲伤笼罩。

  看着好友的尸体了一会,解彦晖便和我合力将季润明的遗体安葬在了附近公园里的一棵大树下,方便我们后期能够找到埋葬地,毕竟我们没办法带着一具遗体逃命。

  解彦晖看着高高隆起的土堆,默然无言。

  我能明显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悲痛,想着和季润明相处的画面,虽也不多,但能看出季先生是个充满智慧的长者,多年的教养使我对身边人的死亡感到了一丝难过。

  重新收拾好情绪,我们重新上路。

  一路上解彦晖老先生的情绪还是有些低落,可当我带着他重新见到陈江河、孙耀徽等人的时候,他的脸上又重新的爬上了笑容,一种淡淡的发自内心的,经历了一场死亡会晤后重新见到亲人的那种如释重负的笑。

  我并没有解除掉树立在店门外的‘告示牌子’而是让它继续发挥着作用。

  李胖子看到我回来,担忧的表情终于从他的脸上消散,陈江河等女士也纷纷向我表达了她们的担心,尤其是陈江河,我能明细感觉到他对我担忧明显要多于张汝雪和江雅宁两人。

  当她看到只有解彦晖一人回来后,看到我而升起的喜悦还没在那美丽的脸上停留半刻,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孙耀徽同样也看到了解彦晖,也明白他另一位挚友是回不来了,黯然的向我们询问一路发生的事情。

  我简单的向他们说了一下,告知在我发现季润明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以及遇见一个自称兄弟会的人并从那里带回了解彦晖。期间解彦晖也说明了他是如何活下来的。

  我这才明白,解彦晖能够活下来,完全是那位叫郎若龙的驭诡者搭救的。

  从他的话中能明显听出,当时郎若龙应该是在寻找着什么,半路遇见了正在逃命的解彦晖,顺手搭救并带回了世纪大厦。

  我听到这些,心里的眉头就一直皱着。

  郎若龙一个驾驭了诡的人,竟然会为了救一个毫不相干的人,而且还是一个被厉诡索命的人,这种行为可是要使用厉诡能力的啊,他就不怕加速厉诡的复苏而提早死掉?从我跟他战斗的情况看,他也不像是厉诡死机的样子,还有他当时为什么会四处逛游,击败他的我都不敢说外面充满雾气的世界对我来说是安全的,他又凭什么或者说他的依仗是什么,还是说他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

  思考了许久也没有一点头绪,也只能说这个郎若龙和他背后的组织很不简单,想想也是,一个拥有灵异物品并且还能够支配给手下随意使用的组织,定然有着极大的来头。

  从跟郎若龙的交谈里得知,兄弟会一定跟大海市的负责人有着一定联系,再往坏处想,很有可能这位负责人就是这个组织里的一员,就像原著中总部队长候选人之一的姜尚白,就是朋友圈的人。

  想到这些,更加加深了我对这个组织的畏惧,兄弟会很有可能不只有郎若龙这一个驭诡者,甚至有可能存在驾驭了2只甚至3只诡的人物,有着这些手下的头又会是一个什么厉害的角色,很有可能背后的掌控者就是那个驾驭了多只诡的人。

  只是现在的我还不是这个组织的对手,单独遇上很有可能会栽,而且这个组织位于大海市,很有可能已经对大海市了如指掌,甚至身处于大海市的他们完全是只手遮天。

  思索到这,更加坚定了自己要去驾驭第二只诡了的想法,以及加快速度争取尽早建立起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势力了,毕竟未来的世界,单打独斗是靠不住的。

  我现在被困在大海市,不知道外面的剧情发展到了哪一步,无法对当下的环境做出一个更加明确的计划。

  看着眼前的众人,这很有可能是我未来创建势力的班底啊,这里有人拥有足够的资金,再加上重生而来的熟知不少剧情发展走向的我,以及大家这过了命的交情,未来完全可期呀!

  众人又聊了片刻,期间吃了一些存放在店铺里无人看管的食物。

  我看向外面逐渐变暗淡的环境,这是太阳快要落入地平线的前兆,看来今天晚上要在这里过夜了。

  我打开了店铺内的灯,让陷入黑暗中的商铺重新拥抱光明,又联合众人寻找到了一些被褥,铺到店铺里空旷的地面上,还找到了1个没有开封过的垫子,想要将就的过完这一晚上。

  “这个店铺小吧,可也是‘五脏俱全’,竟然连被褥垫子都有,真幸运啊!”李胖子的调侃声从忙碌的众人中响起。

  看着沉默的众人并没有接下他的话,李胖子明白,他们这是在担心晚上的安全,担心是否会再次遇见厉诡,毕竟就这一天下来遇到的诡都不只一只了。

  我站在店里的门口处,时刻观察门外的情况,防止厉诡的袭击,能感受到背后众人寂静的氛围,但并没有安慰众人的意思,毕竟以后这种情况会时常发生,迟早要适应的,晚适应不如早适应。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的黑暗中有一道人影映入我的眼帘,看着人影摇摇晃晃的朝店铺方向走来,我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

  看到这个走路明显不是活人那正常般行走的姿势,心中就明白,这又是一只未知的厉诡盯上了我们,一开始我并没有在意,毕竟被我‘开过光’的牌子还立在那里,可当我借着屋内的灯光看到,一双凹陷的深坑替代了原本是眼睛的位置时,就立马站不住了。

  艹,没有眼睛,如何看见牌子上的内容。

  失算了啊!

  我连忙转身示意众人躲到店铺的里屋去。

  众人一开始看到我手指向店铺里面,没能明白我的意思,可当看到门外那没有眼睛的人的时候,顿时会意,纷纷走向了里屋。

  看见众人都已躲好,我转身正对着那已经走过牌子的‘人’。

  ——速速退去——

  张开口的我并没能听到我想要听见的话。

  !!!

  什么情况,竟然没能说出来。

  这个时候我才明白,眼前的厉诡恐怖程度很有可能已经远远超过了诚实诡,以至于我无法做到驱散它。

  心中顿时就慌了,我目前最为依仗的能力第一次在我面前失效。

  眼看那未知的诡走到了大门口,就快要撞上玻璃门的时候。

  眼睛无意间撇到了投在地面上属于我的影子,忽然就想到了郎若龙曾近说过的话。

  ...........

  “这里曾经被一只诡袭击过,后来被我用拜拜诡给流放了”

  手机屏幕:知道诡的杀人规律?

  “............”

  手机屏幕:想死想活!

  “我只知道当我命令那些普通人关了总电闸后,就再也没遇到那只诡了,所以我怀疑是灯光引来了那诡”

  .............

佛前月下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