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复苏之诡梦人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五章 劫后余生?

  浑身冒火的厉诡竟然跑起来了!!!

  这种有悖于印象中,速度缓慢的燃烧着的厉诡,给王勾陈带来了极大的冲击。

  眼看着,这具焦黑碳般冒着火花的人影,已经走出拐角,暴露在了众人眼前。

  浑身烧灼的身躯给人的冲击是巨大的!

  尖叫声瞬间充斥在了耳边,也传荡在了附近高楼邻里中,估计能飘出很远。

  坐在宝妈X3车里,准备点火的王勾陈,看着远处,四散奔逃的人们。

  人群里,竟还有人在维持着可能存在的秩序,想要让逃跑变得的更加有效率。

  这个时候,听到背后人群的尖叫声和求救声,已经停止跑步的中年警察和小年轻,回转身体,看向了诡现惊飞四散逃的众人。这个时候,奔跑中的厉诡已经迎面快要撞上人群了。

  小年轻的面部明显发白,战战兢兢的看向旁边的中年男人,道。

  “爸,还要.....”

  不等青年说完,中年警察从腰间掏出了手枪,向着厉诡的方向射击。

  砰!砰!砰!

  只见跑动中的厉诡的身形好似停顿了一秒又好似什么都没影响。

  面无表情,坐在宝妈车里的王勾陈看到这一幕,准备点火的手停住了。

  停顿在了空中,眼睛直勾勾的看向厉诡的位置,王勾陈好似在想着什么。

  这个时候,厉诡和人群已经相遇了,在两者‘相撞’的刹那!

  一个满脸惊恐,想要尽快远离身后厉诡的妇女,边跑边回头,以确认厉诡是否已经远离了自己,只见下一刻,厉诡已经来到了妇女的身后。

  看着突然出现在身后的诡,妇女感觉自己的身体好热,浑身难受,皮肤又痒又疼,好似有什么东西在皮肤底下来回钻腾,奔跑的动作逐渐慢了下来,口中还冒出了大量的白烟,自己眼中的皮肤红的冒起了好多泡泡,就似那煮沸的开水般,咕嘟咕嘟的,不一会整个身子开始自燃了起来。

  在一句惊叫声里,妇女整个身子瞬间被红色的火焰所包围,不到片刻间,跌倒在了地上,变成了灰,随风荡在了空气中。

  从这个人嘴里冒烟,皮肤变红到在高温烘烤下逐渐碳化直至最后被风扬在了空气里,王勾陈感觉,时间也就不到3秒!

  从妇女接触厉诡的那一刻起,这种情况,以厉诡为中心朝人群外迅速蔓延开来。如果有人这个时候从空中俯瞰,就会发现,此情此景,宛如一朵绽放的荷花,给人一种凄惨的美感,这让人不禁想到宋代诗人杨万里的一句诗—映日荷花别样红。

  一个一个人接连倒地,倒地的人又一个一个的变成了焦灰,最后,被这喧嚣的风扬了去。

  这一幕落在还活着的人眼中,恐惧的氛围更加促使了人们疯狂的想要逃离这里。

  也不知最后能活下来几个,王勾陈嘴里无意识的嘟囔着。

  看着那中年警察,最终也还是做了一个决定。

  点火开车,在李胖子众人惊异的目光中,开向了燃烧着的人群,准确的说是那还在开枪的中年警察。

  ....................

  “可恶,邹警官不是说外面是安全的吗,怎么还会遇上这诡东西,艹”

  中年警察一脸的紧张,边开枪,边后退着寻找掩体,同时示意自己儿子跟着自己。

  “爸,别管那些人了,邹叔叔不是说,普通人遇上这东西,根本没办法么,赶快逃命吧”

  中年警察听着自己儿子的话,看向那零散而逃的人群,已经是没几个活着的了,眉宇间竟是一片哀色,紧要牙冠,好似放弃了坚持多年的信仰。

  “走,赶快离开这吧!”

  声音中透露着一股子无力。

  下定决心的中年警察,说罢,便立刻拉着自己儿子,向着一个背离厉诡前进的方向跑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白色的轿车停在了父子俩的跟前。

  .......................

  王勾陈对着这俩个陌生人,冷漠的打开了车门。

  摆手示意他们赶紧上车。

  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宝妈,两人楞了不到片刻,便瞬间钻了进去。

  在此期间,王勾陈一直看着在那里‘大杀四方’的燃烧着的厉诡,思考着,这些人应该能拖延片刻吧,最好是去追那些逃命的人,不要在盯着我们了,虽然这种想法很不人道,但生死危机关头,谁又会去关心一个陌生人的死活呢。

  看着中年警察和小年轻两人已经做上了车并关上了车门。

  齐刻间,王勾陈拉起手刹,调档,加速,来了个漂亮的甩尾。

  迅速驶离后面那位于人群中,焦黑燃烧着的厉诡。

  透过后视镜,看着镜子里倒映出的厉诡,黑和红充斥着镜面,厉诡周身的空气都被扭曲了,估计那里的温度会很高。

  王勾陈驾驶着车辆迅速远离这是非之地,看着迅速远离的宝妈X3,陈江河赶紧驾驶着车辆紧跟其后。

  此时的车上—

  看着后面目前不在出现厉诡身影,先后巴望的中年人恢复了正常坐姿,两只手在自己的脸上来回搓了那么几下,惊恐的表情重新恢复了平静,不在惊慌失措。

  做完这些后,中年人燕宝成观察着坐在自己前面,驾驶座上的年轻人,说了自两人见面后的第一句话。

  “谢谢你救了我们父子!”

  沉默,回应燕宝成的是沉默。

  燕宝成看着这位坐在驾驶位置的年轻人,不发一言的年轻人,给自己一种冷淡漠视的感觉,又通过仅仅漏出的侧脸,可以看到那白的吓人的皮肤,竟没有一丝正常人应该有的血色,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处处透露着一种诡异。

  通过观察,中年警察燕宝成心中隐约有一种猜测。

  燕宝成观察着王勾陈的同时,王勾陈也通过车内后视镜观察着他们,从刚才两人面对厉诡的样子上说,不像一个新手,尤其是开的那几枪竟然对厉诡产生了一些作用,哪怕丝毫不管用,也足以说明不是第一次遇见了,而且应该有着一定认知,加上其中的中年人出身警察系统,判断处,一定跟特别小组(专门处理诡异事件)有着关系,哪怕不是其体系内的人,也一定和其内部人员认识。

  说不定可以打探到有关大海市负责人的消息。

  看着惊魂未定,眼中无神的小年轻,王勾陈专注的开着车,木着脸直视前方,单手握着方向盘说。

  手机屏幕:不用客气,我救你们,完全是想要从你们口中了解一些消息。

  燕宝成看着忽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手机,重新恢复镇定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差异,估计是没想到,这个浑身充斥着诡异的年轻人,竟然不会说话,而且手机里的话语也是如此直接。

  楞了片刻后,说。

  “不管因为什么,总之很感谢你救了我们!”

  燕宝成说着,眼睛在不停的观察着开车中的王勾陈,因为职业的关系,习惯性会想要从衣着外貌上‘解读’陌生人。

  王勾陈感觉到了炙热的目光,这种被人紧紧注视的感觉,不是多么美妙。

  再次重新单手打字道。

  :你刚才使用的手枪,子弹应该是用黄金做的吧!

  想要先发制人的王勾陈,用一种平淡的语气‘说’出了这一番话,想让自己后面进一步打听情报,变的更加简单。

  看到到这句话的燕宝成,面部表情没有多少变化,至少通过后视镜观察的王勾陈并没有看出什么。

  真不愧是干警察的,这沉着冷静的气质,没得说,王勾陈心中如是感慨着。

  “看来,小兄弟也是了解一些东西的,看你如此的冷静,想必也是个‘能人’,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燕宝成,大海市警察局一名刑警,你可以叫我燕队,坐我旁边被你救上来的是犬子,燕子英。”

  听到父亲叫自己,还处于惊魂未定的燕子英,突然回过了神,下意识的回了一句你好。

  意识到什么的燕子英,又补加了一句谢谢你救了我和我爸爸。这才完全恢复了正常。劫后余生的他,整个人都松了口气,身子骨软了般靠向了后椅。

  看着自己的儿子,拍了一下儿子的肩膀,燕宝成停顿了一下,笑了笑,再次说道。

  “说了这么多,竟还不知道小兄弟如何称呼?”

  王勾陈听到燕宝成说自己是个能人的时候,就明白,眼前这位自称刑警队长的中年人,是知道驭诡者的。

  单手打字:王勾陈,还有,不方便沟通,一会聊。

  依旧是没有回头,只是将手机举给身后的人看。

  这冷傲的态度,简洁的话语,愣是叫看的两人,不明所以的。

  空气又突然陷入了安静。

  两辆汽车,先后的驶离了和平北大街,消失在了远方。空无一人的街道,车子引擎的轰鸣声依旧‘绕楼三日,余音不绝’。

  ................

  满地疮痍,随处可见,焦黑的尸体以及‘堆积成山’的灰土。

  空荡荡的街道上,处于中央位置,站着一个人。

  不能说是人,浑身焦黑,四处漏火的碳块儿更加合适些。

  没有眼睛的脸部拟人化的朝一个方向看去,也不知是如何辨别方位的。

  佝偻的身子重新挺立,缓步抬腿,向着既定的方向走去。

  起初是一步一步前进的,行进了一刻钟后,慢步逐渐改成了疾走,又过了一会,疾走改成了小跑,过程是逐渐变快,没一会,小跑又变成了奔跑,不知不觉间加快了奔跑的速度,向着一个方位而去,这个方向呢,正是王勾陈他们驾车驶离的方向。

  ......................................

佛前月下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