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复苏之诡梦人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七章 再次遭遇!

  陈江河看着王勾陈消失在一片黑幕中,本来还算平静的心情,顿时随着王勾陈的消失,宛若平静的水面被投进了一颗小石子,泛起了淡淡波澜。

  手里紧紧的握着一张写着文字的纸张,目光时刻注意着四周。

  咽了一口唾液,看着四处寂静的大厅,总感觉心里有些发毛。

  有一种从心底产生的恐惧感,渐渐从心中发芽,逐渐蔓延上全身各处。

  王勾陈还没消失一会,陈江河便开始了想念。

  那种有他在的存在,是那么的让人打心底的依赖。

  陈江河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这万年寒冰般的外壳开始融化了,漏出被包围在里面滚烫的跳动着的心。

  自己原来,可从来不会如此的无措过,如同小鹿失去了方向乱撞般。

  是因为如今所要面对的诡异事件?还是说因为自己心里走进了一个人让自己有了可依靠的对象?

  陈江河心里,如此这般的问着自己。

  可是想起自己当初第一次面对未知危险的从容。

  不知间,眼睛中的还算平静的目光逐渐开始变的茫然无措。

  脑海中,一个人的背影逐渐开始占据大脑。

  这个时候,眼睛的余光中,看见李胖子和江雅宁相拥在一起的画面。

  脑海中的背影慢慢开始变的清晰,不一会便浮现出了王勾陈的样貌。

  难道自己真的喜欢上了这个比自己年龄还小的弟弟?

  越想,越感觉自己的脸开始变的发烫,原本害怕的心不觉间也不在害怕了,自己有些害怕恐惧这种情绪的产生,总感觉,这样会让自己开始变的软弱。

  就在陈江河胡思乱想的时候,李胖子的一声疑问打断了寂静的氛围。

  “怎么感觉越来越热了!”

  瞬间清醒过来的陈江河,在听到后,也是感觉乍然间,周围空气怎么开始变得如此燥热了起来。

  还不等大脑做出反应,就看见刚才还一脸平静的李胖子,正一脸惊恐的从自己身旁向后倒退进大厅内部的黑暗的方向。

  “王勾陈,他又追来了!”

  一声惊呼,如平地惊雷,响彻在着寂静的房间里。

  猛然回头,就见被彩色雾气所笼罩着的大街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身影,如若仔细看的话,便会发现,漆黑身影的周围空间是扭曲的。

  这个身影没有被众人发现而停下迅速靠近众人所在的地的脚步。

  这一幕,被倒影在每个人的眼孔中。

  每个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重新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厉诡,以及渐渐由小变大渐渐清晰的身影。

  一脸的震惊和恐惧!

  ——大门紧闭——

  王勾陈那冰冷沉稳的声音,从众人的身后传来,只见大厅门口处,原本敞开怀抱的玻璃门,在这一声命令的口语中,瞬间关闭。

  砰的一声,打断了还处于战粟中的众人,也让众人抬起的心回落了下来。

  王勾陈一脸冷漠的重新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眼睛紧张的注视着就要撞上大门玻璃的厉诡。

  咚!

  只见两者来了一个热情的‘相拥’。

  厉诡被还算结实的玻璃门阻挡了回去,倒飞了出去,在地上弹了几下后,躺在地上不见动静。

  也是因为这一下,玻璃表面开始出现了裂纹。

  王勾陈趁着厉诡倒地不动的时候,连忙用手示意众人向楼上跑去。

  李胖子等人以及新来的燕宝成父子看见了王勾陈的手势,瞬间领会其意思,也都知道留在原地一点用都没有,还会给王勾陈带来麻烦。

  一个个的都向着楼梯的位置跑去,李胖子路过王勾陈身边的时候,对王勾陈嘱咐了几句小心后,便接过了背包里的黑妞。

  这个时候,黑妞安静无比,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厉诡的方向,老老实实的被李胖子抱在怀里,只是众人以及王勾陈都被眼前的厉诡所吸引,并没有察觉出黑妞的异样。

  陈江河是最后一个从王勾陈身边离开的,离开前,看向王勾陈的眼光中充满了复杂,同样是道了句关心的话语。

  王勾陈看着对自己嘱咐的陈江河,点了点头,眼睛的目光里透露着一种有别与其他人的情绪。

  两人就这么视线对焦了一下。

  陈江河没有在说什么,紧跟向了大部队的方向。

  王勾陈看着陈江河离开的背影,眼神逐渐变的宛若一谭深井,古井无波。

  等众人都通过楼梯登上了二楼,消失在了拐角处。

  王勾陈转过了面朝楼梯的头,左手中拿着燕宝成临走前递给自己的手枪,右手里拿着被自己开过光的告示牌。

  看着躺在地上,扶地正准备重新站起来的焦黑身影。

  ——目光所及的厉诡,会吸引周围的雾气——

  随着自己话语的落下,以厉诡为中心,四周四面八方的彩色雾气聚拢而来,包围住了厉诡,在王勾陈的眼前形成了一个‘蚕蛹’。

  王勾陈想要通过聚拢雾气,达成如同围绕在大海市外界雾气墙的效果,也就是那种能够压制厉诡的效果。

  眼睛紧紧的盯着如同蚕蛹般的彩色球体,雾气的浓郁程度都快固化了,在彩色球体的四周,出现了一片空空如也的空间,这片空间随着时间也在慢慢变小,彩色雾气正重新填充进来。

  彩色的蚕蛹中心处开始出现了一种有别于雾气的红色,而这股红色正迅速加深,逐渐蔓延到了整个球体。

  在王勾陈惊愕的目光中,红色如晚霞般美丽的球体,表面开始冒起了泡泡,很像是小朋友常玩的那种吐泡泡,然后泡泡还是变得越来越多,如同煮沸的开水般,一个一个的崩裂开来。

  彩色的蚕蛹就这么的迅速减小,露出了被包围在里面的厉诡。

  这个时候厉诡已经重新的站了起来,烧焦了的面部,凹进去的两处空洞,王勾陈总感觉是在盯着自己。

  重新解封的厉诡四周,彩色雾气还没有被完全填充完毕。

  如果这个时候,王勾陈还是个正常人的话,一定浑身都是汗水,如同刚被人从水里捞出来似的,疲软无力。

  虽然没有汗水,无法从外观上直观的体现出王勾陈此时的紧张,但内心的活动却不似面部这么的波澜无惊!

  艹!为什么没有出现预想中的情形!到底哪里不一样啊!

  不管王勾陈在心中如何吐槽,都无法改变对厉诡无效的现实。

  焦黑的尸体重新向着紧闭的大门走来。

  王勾陈看着已经承受不住再次一撞的玻璃,脑海中想着该如何解决眼前的困境!

  想要通过自己体内的诚实诡让眼前这只厉诡消失,你们这是在想屁吃,要是可以的话,我早就在第一次面对这只厉诡的时候,就做了,关键是心里是这么想着,可张开嘴后,并没有声音发出,简直是艹了个蛋蛋!

  难道说要使用从郎若龙那里‘借’来的醒木么

  就在王勾陈思考这些的时候,厉诡已经是重新加速跑了起来,头铁的撞向了大门,在一声玻璃破碎声中,又重新的倒飞了出去。

  玻璃也在这一撞下,彻底的碎了!

  碎裂的玻璃渣滓并没有同往常那般有棱有角的,反而是被高温触碰过般,红红的,有了些融化的迹象。

  看见这些的王勾陈,心中顿时加大了对这只厉诡的忌惮。

  这只厉诡的表面温度得有多高,就这么才触碰了两次,竟然使玻璃产生了一些融化的迹象。

  不可直接触碰啊!

  王勾陈做出了一个新的判断。

  趁着厉诡倒地不动,疑似是开恢复的时候,王勾陈的大脑迅速的开始了运转,思考自遇见厉诡后的一切,期许能从中发现厉诡的杀人规律。

  这只厉诡原来很有可能就是在大海市外围彩色雾气墙里游荡着,我不知是做了什么吸引了这只厉诡的注意,厉诡这才跟着我走出了雾气墙。

  可以排除行走跑步等这些移动行为,经过上次的尝试,厉诡并不会停止追击。

  从彩色雾气墙里出来后遇到了燕宝成等人,那群普通人在面对厉诡袭击下,纷纷在被厉诡追上抓住后,灰飞烟灭了。

  也就是说被追上后,不能被厉诡触碰到,同样的,哪怕被追上,只要不被触碰就有可能没事,应该是如此.............

  脑细胞在不断消耗,除了不要被触碰到这一点,没有再想出其他什么东西了。

  眼看厉诡就要重新站起来了。

  王勾陈依旧没有想出什么有关这只厉诡必死规律。看来也只能是拖延一下厉诡追上的时间了。

  想到便开始行动。

  转身跑向这栋大厦唯一的楼梯(不要问为什么只有一个楼梯,问,王勾陈也不知道,也许跟这栋大厦的所有人有关。兄弟会?)跑到楼梯口的时候,王勾陈将手里的告示牌立在了楼梯口,并附加了一句话。

  ——撞到手中告示牌的任何东西,都会在触碰的一瞬间原地不动10分钟——

  本来还想要多说些时间,可是冥冥中感觉,最多也只能是拖延10分钟。

  我将开过光的告示牌立在了厉诡必经的道路上,以确保厉诡追上来后,一定会撞到这告示牌。

  回头看见,门口街道上的厉诡已经重新站了起来,周围的彩色雾气也已经被重新填满了。

  王勾陈顾不上其他了,踱步开始爬楼梯,追赶李胖子等人,置于追上后的下一部动作,王勾陈心里也有了一定的打算,前提是并没有被厉诡追到。

  想着被触碰后,身体会在一片火海中化为乌有的情形,顿时加快了爬楼的动作,转眼间就消失在了一楼楼梯间。

  此时的大厅,只剩下刚走过破碎大门的焦黑尸体,尸体的周围还兹兹的发出火焰燃烧尸体的声音,奇怪的是,已经焦黑的尸体表面在火焰持续烘烤下并没有出现尸油。

  随着尸体脚下,碎玻璃被踩的嘎吱声中。

  焦黑的尸体以一种稳定增加的速度,向着唯一的楼梯间走去。

  而楼梯间的正门口处,立着刚刚被王勾陈开过光的告示牌,厉诡如此走下去,势必要撞上。

  寂静空旷的大厅里,嘎吱嘎吱声,逐渐开始变的急促起来................

佛前月下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