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起源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九章 世界树和新的生命

  古神纪元

  世界诞生于荒芜,古神自世界的法则之中诞生,生而尊贵,掌握无上的伟力。

  在世界的第一个白日,太阳神诞生于高空的大日,威严、神圣而强大。

  待转黑夜,太阳隐去,一轮明月取代了太阳的位置,月神诞生,美丽、清幽、纯洁。

  ……

  天空、大地、海洋之神相继诞生,五大主神的出现彼此的法则纠缠,诸神出现。

  诸神的出现意味着生命的诞生,在诸神诞生的第九百年,象征着生命的女神降生,第六主神登上属于她的王座。

  又一百年过去,诸神之间的争斗、议论、驳辨让知识迅速的发展,经验的累加让诸神对于未来有了属于自己的见解,然后最后的古神智慧之神诞生,诸神进入最为繁荣的时期。

  他们应用世界法则的力量提升自己,在这时诸神认为他们便是最强的,拥有着最为尊贵的身份和地位,掌控着整个世界的规则。

  然后虚空古神降临了,他带着无尽的灾难和死亡来到这个世界,刚一出现便以无声无息的手段让天空之神重创,更在之后的战斗之中充分的表现出远超众神的实力,引发了毁天灭地的灾难,世界一度处于毁灭的边缘。

  最终,智慧之神在众神的掩护之下引导起源世界之力将虚空古神驱逐到世界之外,但众神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包括生命女神在内的三十八尊古神战死,天空之神和太阳神更是在这场战斗之中留下了不可治愈的伤势。

  更为严重的是虚空古神的强大深深的刻在了众神的脑海之中,回想起虚空古神离开之时平静的面容和淡淡的微笑,众神知道这场战争并没有结束,仅仅只是开始。

  ……

  “你怎么样?”

  月神满眼的泪水,怀里抱着浑身鲜血虚弱无比的生命女神。

  “没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你赶紧治疗自己啊。”

  月神对着生命女神大声的喊到,作为生命的化身,生命女神的神力可以治愈这世上一切的伤势,但哪怕是神,也有做不到的事情。

  感受着残留在体内的那股力量,生命女神在生命残留之际终于明白了那是何物,它侵蚀着自己的生命,要将其带入最深的深渊,这便是死亡。

  他是一个桀骜不驯叛逆无比的孩子,诞生于生命,却时时刻刻的纠缠着生命,他依靠吞噬母亲的力量成长,最终将母亲拉入自己的怀抱。

  生命女神最终还是走了,在生命的最后她留给了月神一个微笑。

  非常的美!

  这一天月神哭的非常的悲伤,晶莹的泪珠顺着月神漂亮的脸蛋落在生命女神的身上,然而怀中的女神却已经沉眠。

  众神都十分不解,虽然生命女神是死了,但是作为世界法则的一部分,她根本不会消亡,随着时间终究会再次归来,不过是一段时间的离别,有必要这么伤心吗?

  这时众神都不知道的是生命女神确实会再度归来,但是归来的却不再是生命女神。

  和其他古神死去就消散一空回归法则不同,生命女神逝去之后不仅没有回归法则,反而绽放出柔和的清光,在光芒之中生命女神化为乳白色的原液,随着光芒的升起拉伸、分叉、扩粗、再分叉……这股光芒升起十万米之余,白色的原液不断的扩张在尽头堆叠成厚厚的一片。

  清光开始收拢,再清光完全收敛之后,一颗高达十万米的巨树出现在众神的眼中,宛如山岳的树干,山峰一般的树枝,乳白色的原液就像流淌在大地山岳之上的河流,叶片大如层云,树根虬龙盘绕,深入地下十万米。

  巨树出现的一瞬间,众神只感觉一股庞大无比的压力压在他们的身上,仿佛看见了某种神圣之物,心生尊崇。

  待十息之后,原本收敛的清光再次爆发,无数的流光从巨树之上飞出落向了整个世界。

  大地不再是光秃秃的黄褐色,生命的种子在大地之中发芽,一抹抹绿色出现在大地之上,森林和植被覆盖了大地,哪怕是海水覆盖的海洋,绿色的植物们也不会缺席。

  “这…这究竟是?”

  哪怕是最为智慧的智慧之神也看不出蕴含着怎样的道路,只能将其称之为神灵的选择。

  生命女神化为古老的巨树,将生命赐予了孤零零的大地,无数的绿植丛大地之下钻出,吸收着日月之光成长,给起源世界带来了最初的变化。

  这颗由生命女神化作的巨树正是——世界树【尤丽西拉尔】。

  而在世界树裸露在地表的根上,生长出一颗颗高达上千米的古树,这些树和世界树类似,但树叶不是世界树的扇形而是心形,树干之上也没有倒流的生命原液,作为与世界树同根同源的姐妹,这些古树正是之后结出精灵一族的生命古树。

  众神起初对于这一切感到好奇,但很快便恢复到了他们原本的生活之中。

  太阳神追求着更加强大的力量,返回太阳继续进行着刻苦的修炼。

  月神坐在世界树的枝干上,感受着属于生命女神最后的温度。

  大地之神看着自己身上这些绿油油的东西有些不喜欢,但是考虑到这是生命女神的造物,若是没有生命女神的牺牲虚空古神也不会被驱逐出世界之外,便也没有清理。

  不过有些古神更加随心所欲率性直为,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于是沙子吞噬了绿植,化为了茫然一片看不到尽头的沙漠。

  于是烈火烧毁了树干,熔岩烤干了树根,火山之上不容绿植的生存。

  可无论他们如何不喜,哪怕毁掉了这些绿植,在时间的流逝之下,绿植居然再次爬上了他们的领地,他们再一次将其毁灭,绿植又会来袭,一次又一次,他们终于是倦了,所以哪怕是无情的火山还是绝望的沙漠,生命都不会缺席。

  而这仅仅是到来的第一批生命。

  在世界树的枝干之上结出无数大大小小的果实,它们藏在世界树的树叶之中直到成熟之际才会落下,而这成熟便是一百年,随着第一颗果实落地,一只青色的毛虫登上了世界的舞台。

夏雨春雷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