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文明之零度星系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2章 偶遇

  最近的一个漂流客栈设置在海拔1000米左右的响岩村。隔远看响岩村正对着两片巨大的山脊的中缝。听说每年10月开始,大风从两座珠峰之间穿过,人们会感受到了一种深沉而震撼人心的声音。它像是大地的回响,传递出一种原始而神秘的力量。这种声音让人感到宁静与敬畏,仿佛与自然融为一体。可能这就是响岩村的由来。

  从始发地到响岩村一路上都很平缓,落差不过300来米。如果把龙门山看成一个巨大的阶梯,这一段应该就是第一级台阶。

  “你们朝那边看。”Rapp指向西北方向。“我给你们send了一个indicator,看到没有?叫三角湾。”

  这时其他人的Viceyes里都跳出了一个橙色的球形箭头,不断闪动。顺着指示大家转过身,看向Rapp指向的方向。当视野里橙色的球进入视野的正中间,骨传耳机中立刻传来一个女孩的讲解。

  “三角湾位于四川和XZ的交接处,是渡克江,集沐河和腳木足河交汇的地方,也是藏族、羌族和蒙古族混居的聚集地,你看到三种不同文化共生的风土人情……”

  “这里居然还有蒙古族。”满书屿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其实就是摩梭人,他们是忽必烈平大理时和元朝统一中国后留下的蒙古驻军后裔。他们是蒙古人,但严格的说不应该算蒙古族了。”丘迟解释道。

  “那走吧,我叫部车。”

  “叫车?”三个人异口同声,对满书屿投来了鄙夷目光。

  “你看哈,我们顺着脚木足河往上游走,地图上看基本上是条直线,7.8公里……而已嘛,锻炼锻炼。”丛翎把放大的导航线路投送给满书屿。

  “行,咱们就溯溪而上。”满书屿关闭了刚刚唤出的伴随精灵。

  “时间不早了,抓紧,争取中午前赶到。”Rapp催促大家上路。

  其实三月的龙门山一带气候非常舒适,几乎每天都能享受柔和的阳光,你不会感到南方沿海的那种被湿热包裹着透不过气的压抑,也不会觉得有被炙烤的烦躁。

  对于土生土长的龙门山本地人来说,生命就是顺应天时,生活便是人与自然达成的默契。人既不受迫于自然,也不过度索求于自然。这也是为什么越来越多人从世界各地来到这里,并且留了下来。

  而在三角湾,每当太阳快要升到最高点,就是大小店铺开门的时候。

  市集上唯一的蒙式茶咖「哈屯」也是。

  在这一年里,在龙门山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哈屯茶咖」,它是关蒙蒙两年前跟男友林徊一起创立的。那时候林徊因为过度干预数据被剥夺了社会贡献分,T³从 79B直接直接被罚到 799。要知道在数据训练赛道,从剥夺B级认证无异于把一个人从导师打回成学生。而这一切仅仅以为一个Z级判官发现林徊提供的训练集中被人为添加了矫正因子。而该矫正因子并没有在中心参数模型中备案,因此林徊被认定为数据舞弊。

  受到处罚的林徊几近崩溃,他用了5年的时间,累计提交了超过3个P的有效训练数据,如今全打水漂了。再后来,关蒙蒙就带林徊来到龙门山,一个瓦坎达一样却真是存在的地方。她以为在这里,他可以真正平静下来。

  「哈屯」在三角湾的村落里很醒目,它是一个纯黑色的蒙古包。比周围的建筑高出一截,远远就能看到。整个蒙古包上没有一点装饰和招牌,不仔细看甚至找不到门窗。只有在蒙古包前的一块半身高的石碑上写着「哈屯」两个字。

  Rapp他们四人也发现了这个特别的蒙古包。徒步了七八公里,几个人早就满头大汗,迫不及待的钻进了蒙古包。

  走进蒙古包,是一个弧形的木质骨架勾勒的穹顶,从不同的弧面投射出橙色的光栅,有种夕阳透过云层缝隙形成的丁达尔效应。远处正对着大门,是一幅巨大的橙色画作。画的正中间端坐着一个蒙古姑娘,头顶着圆柱状的黑顶礼帽,配着带穗儿的额箍。姑娘的两边有彩色的蒙古包和飞檐斗拱的寺庙。

  超高的穹顶和圆形的大厅,给人一种毫无束缚的空旷感。不像一般的咖啡厅,这里几乎看不到桌子,只有一个个C字型的弧形长凳。

  这个点儿,集市还没有热闹起来,茶咖里没什么人。看着有客人进来,关蒙蒙立刻迎上去。

  “各位帅哥,您四位是一起的么?”

  “是的。”Rapp应道。

  “那坐里边吧。”关蒙蒙将四人带到对面那幅画跟前坐下。“我猜你们刚刚才落脚,需要喝点什么呢?或者……我来推荐?”

  “嗯……那就听你的。”四个人相互看看,好像也没什么主意。

  “看你们出了不少汗,要不尝尝我们的草原咸奶拿铁吧。提神,补充能量和盐分。”

  “咸的牛奶么?啧啧啧~”丛翎做出嫌弃的表情。

  “那……要不给你来份丝袜奶茶?”关蒙蒙冲着丛翎挑了挑眉毛。“会不会有点太柔太甜太娘炮了。”

  “男生嘛,要的是能量和汗水,你们想象一下,套马的汉子双手捧着暖暖的丝袜奶茶。会不会有点……yue~”

  “那就它,尝尝鲜也不错。”Rapp招呼着。

  大概15分钟,关蒙蒙就端上来四杯咸奶拿铁。顺势坐在Rapp身边,指了指咖啡:“来,尝尝。”

  “你们是来玩还是来工作?”

  “我们……有任务。”Rapp说道。

  “有任务?哟,你们原来是特工呀。”关蒙蒙坏笑道。

  “你就是关蒙蒙呀。”一边聊天,丛翎已经通过 Viceyes查到好几个关于「哈屯」的热门视频,“之前我就刷到过关于你们这里的几个大热vlog。早就想来看看,没想到歪打正着。”

  “其实吧,……我不知道这样讲会不会不合适。”

  丛翎顿了顿,好像有点犹豫。他抬起头看向关蒙蒙,对方正期待的盯着他。

  稍稍对视之后,丛翎清了清嗓子。

  “咳嗯~我虽然不算认识林徊,但他在我们圈子里还有点名气。我算知道一点儿。”

  “哦,你说他呀。没事,他走了,他已经被卸载了。”

  “大概两三年前吧,林徊对于我们来说是那是大神,真的。你知道跑训练赛道,数据样本是要一点点积累的,它不是有个点子、创意什么的,哗一下数据就来了。他能那么年轻就提交到那个量级的数据我们想都不敢想。要不是学力公投和矫正因子的公示期撞车,可能他就是训练赛道在30岁以前拿到C的第一人。”

  “那40岁拿到C就不香了么。”关蒙蒙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

  “香啊,本来C就没几个人呀。那人家有追求嘛。”

  “追求什么?追求30岁以前苦行?”关蒙蒙反问道,“都不能让自己活得舒服,怎么造福别人呢?”

  “你们知道么?哈屯以前不叫哈屯,以前叫米尼。在蒙语里,米尼是我们的意思。后来我把它改成了哈屯,你可以理解为……女皇吧。哈哈哈。”

  “那你就一个人留下来了?”丘迟问到。

  “跟我表妹,斯琴,我把她从蒙古接过来了。整个茶咖就我俩。”

  “那你就不走了么?”丘迟又问。

  “不走了,这里多好呀,我喜欢阳光,我不喜欢一点屁大点儿事就变得阴郁。”关蒙蒙挺直身子左右打量了一下,“你们不觉得在我这儿有一种被慈祥注视着的安心么。”

  几个男生自顾自的品着咸咸的咖啡,都没有作声。好像在用一小段沉默去感受所谓的被慈祥注视的感觉。

  “这个歌在唱什么,听不出来是哪种语言。”Rapp突然问道,“听起来很Jazz,但是……不是英语,也不是德语……”

  “是蒙语,Enji的Taivshral,听我妈说是我出生那年发表的。”关蒙蒙说这话的时候带着一点长辈一样的语气,“你们肯定没听过,老歌。我特别喜欢,Taivshral就是宽慰的意思。”

  确实,Taivshral的旋律很简单,很容易让人平静,短暂的放空自己。

  “好了,过了中午集市上的人就多了。三角湾可不止有哈屯。这里藏族和羌族比蒙古人多。你们可以去体会体会。”关蒙蒙站起身,抹平了面前橙色的围裙,“我可不敢耽误你们执行任务,希望你们要是觉得累了,哈屯是个可以得到宽慰的地方。”

  “嗯嗯,我们也是冲着这个来的。”满书屿叫住转身要走的关蒙蒙,“那……有没有什么推荐?”

  “集市开了你们可以逛一逛。这里不像其他的旅游景点,集市买的东西都是咱们这儿生活上要用的。少数民族很喜欢用艳丽的颜色,看起来很像工艺品。也有不少小吃,我觉得还不错。”

  “那有没有一些更原生态的呢?”丘迟追问了一句。

  “如果你们不顺着河走,从我这里出去,有一条跟河垂直的上坡,大概三四百米的样子,走上去有一大片开阔平坦的地方,你们可以看到一些石头垒起来的羌寨。还能看到一些白塔,有白塔的地方就是藏寨。”

  “好嘞,非常感谢,我们真的也该赶路了。希望还有机会见到你。”Rapp背起包,拍了拍旁边丘迟的肩膀,指了指门口的方向。

  “会的。”关蒙蒙诡笑道。

  刚刚走出大门,四人的眼镜上突然弹出一条消息“您已闭麦,转为密谈状态!”。原来满书屿关了直播的麦。他手搭在丘迟和丛翎身上说道:“你们看了直播数据没?”

  “没。”

  “刚你们聊天我看了一下,你猜线上多少人了?”满书屿拍了拍两人的肩膀,虚着眼睛意味深长地上下点着头。

  几人纷纷唤出精灵。

  “悟空,……”

  “Anna,……”

  “丘迟,看一下桃花缘记在线人数。”

  “丘迟?你的陪伴精灵叫丘迟?”几个人大笑起来。

  “这个太溜了吧,赶明儿我也把悟空改成丘迟。”丛翎一遍说笑一边打开直播曲线,“我,地,妈,呀……160万?最高冲到220万。”

  “喂喂喂,你们看,谁的视角被切的最多。”

  “满,书,屿……”

  “哎……呀,我刚就坐在关蒙蒙的正对面,第一美女视角嘛。”

  “你们再看看弹幕。”满书屿又提醒说。

  「这个美女好看诶,没人有想法么?」「我喜欢那幅画,好好看!」「我猜她是女嘉宾」「说她是女嘉宾的在侮辱节目组吧」「肯定不是,一点儿铺垫都没有」「开始说了,不一定要选女嘉宾」「佛系少女一枚」「太佛不行,生活没有追求」「什么叫太佛,那叫洒脱」「我也喜欢恩吉」……

  “我想应该不会,两年前她就在这里了。”Rapp摇了摇头。

  龙门山这个地方的地貌确实太美了,仅仅在三角湾这里就能看到一层一层绿色、黄色、橙色、紫色、灰色的色带。灰色的色带其实就是羌寨的庄房。乍一看有点像老电影《让子弹飞》里碉楼,但没有碉楼皇冠一样的屋顶,显得更加简洁,反倒是有点包豪斯的味道。

  穿过羌寨就是藏寨,在羌寨和藏寨交汇的地方,会看到一个奇妙的景象。纯灰色的庄房和带有红白边的甲居将白塔和转经筒环绕在中间。看起来就像足球场上一边坐着巴黎圣日耳曼的球迷,另一边则是马德里竞技的球迷。

  突然,从碉楼后面飞出一架无人机,跟着走出一个女孩儿。无人机就是那种为了自拍用的伴飞相机。女孩儿正对着镜头讲解面前的建筑,时不时摆出拍照片的Pose,看不出是在录影还是直播。

  “寨楼是古碉式的建筑,旧称碉楼寨房。碉楼和寨房,原本是两种不同的建筑风格,如今,时间久了,二者就融合在一起了。既有寨房的特征,又有碉楼的形态,整个建筑物外形就像虔诚的佛教徒盘腿打坐颂经。”

  突然女孩儿抬起头,指向碉楼的顶部,无人机也随即调转方向,抬起相同的仰角,慢慢升高到房顶。

  “房顶的四角代表山、树、水、地,分别耸立着代表四方神祇的4座白色小石塔,上插经幡,将屋顶装饰成半月形……”

  大概是看到无人机的镜头对准了自己,四个大男孩儿僵硬的对着镜头挥了挥手。

  可能女孩儿也从镜头中看到了几个帅气的男生,也冲着男孩们挥挥手,自言自语了几句就朝几个男孩儿走过来。

  “你们也是来旅游的么?”女孩儿问。

  “我们……算是吧。”丛翎跟其他几个人对视了一下磕磕巴巴地回答。之所以结巴,一来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总不能说是来谈恋爱的吧。二来眼前的女孩儿是真的漂亮,看起来像混血,更像西方人的那种,只不过头发和眼睛都是黑的。听口音确是浓浓的BJ大妞。

  “哇喔~原来是这样。”女孩又自言自语起来,“那我问问他们。”

  “我的粉丝说你们是「桃花缘记」的男嘉宾?真的吗?”

  “嘿嘿,是的,我们也是今天才到。”丛翎回答。

  “你是在直播么?”满书屿指着无人机问,“如果是……记得帮我们打Call哦。”

  “打Call?你们找到女嘉宾了么?”女孩儿捂着嘴坏笑起来。

  “该不会就是你吧?”丛翎试探道。

  “昂,那可不好说。听说你们不一定要在女嘉宾里选,谁都可能成为你们私藏的女嘉宾。那……”女孩停了一下,话锋一转,对着镜头说到,“家人们,咱们不如来个实况选婿。你们看上哪个帅哥了?咱们从左到右,1,2,3,4。看上哪个就扣几哈。”

  几个男孩儿一脸尴尬,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

  女孩儿好像看出有些不妥,忙打圆场:“开玩笑呢,别当真,有粉丝夸你们是高质量男生,我就顺嘴一说。我还要去集市看看,往这边走了哈。拜拜,祝你们好运!”

  “哈哈哈,不能不能,怎么能都要呢,只能选一个。”女孩儿的声音渐渐消失,几秒钟后大家才回过神来。

  丘迟转过身,顺着小路前后来回看了看,又看了眼时间,说道:“兄弟们,我看还有三四个小时,前面藏寨我就不去了,小时候也见过一些。都说龙门山的风貌随着海拔被垂直分带,我可不想跳过这第一级阶梯。我就从这里下去到河边转转,你们继续吧。”

  “我也想回去集市看看,都没怎么逛。”丛翎跟着说道,眼睛却盯着女孩儿的背影。

  “好的,没问题。那你有其他安排么?书屿。”Rapp拍了拍满书屿。

  “我还是想继续去藏寨看看。”

  “OK,那我们俩就继续往前走。”然后 Rapp转向丘迟和丛翎,“那你们两位看着点时间,记得七点要到客栈。它好像是叫……黎家院子。咱们院子里见。”

  “好的。”

  “待会儿时见。”丘迟和丛翎招了招手朝相反方向走去。

笑藐尘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