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获奇案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事由

  次日清晨,再次提审水铺掌柜。

  一夜的时光,这主憔悴了很多。老话说得好,人心似铁非似铁,官法如炉真如炉,带上堂来,王掌柜就开始喊冤:

  “冤枉啊!大人!我就是个买卖人没有杀人啊!”

  周爷乐了:

  “别喊了,我问你点事儿,就这个,我算了算,这好几条人命啦。有七条啊都是你杀的吗?”

  “大人明鉴啊,不全是我杀的!”

  “哦?不全是?那么哪位是你动的手啊!”

  “大人…”

  “这个…”

  “那个…”

  兵不厌诈,都是你弄死的?不全是我弄死的。

  行了,那就好办了。

  “我们不冤枉你,既然如此,哪个是你弄死的,你说说吧,你也显摆显摆啊!”

  王掌柜是眼泪下来了。心理素质太差,让人给咋出来了,仰天长叹,但是没办法,招吧!事到如今,不招不行。

  招吗?招是招。人是苦虫,你让他全招,他不认同,他一定是一环一环地推进。王掌柜这儿就说:啊!我,我招了,我错了。”

  话说这个王掌柜的,最恨谁呢?最恨这寇掌柜。而且呢,自打挂完人头之后啊。这个王掌柜,睡不着觉。就纳闷,为什么还不破案?

  到现在没动静啊。他没动静,我这活儿白干了呀!这可不是事儿,他知道是锡迖他家出了命案,为什么呢?

  这水铺每天送水,都是有规律的,先去哪家,再去哪家,都是固定的,王掌柜知道之前那个伙计就是最后送的锡迖家的水,才带回来人头。要不然早发现了。

  于就老琢磨着怎么能再加把劲,能把这隔壁寇掌柜逮起来。

  这天闲着没事,王掌柜从家出来,上油盐店这儿,串门儿去。

  “哎哎,寇掌柜,别来无恙呀!”

  “干什么?你这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啊!”

  “嘿嘿!今天家里吃饺子,到你这儿弄点儿醋啊。”

  “那好吧,我给你弄点儿醋,在这儿等着。”

  说完,寇掌柜拿着小壶就在后面准备打醋。王掌柜急忙叫他:

  “哎哎哎,这前面醋不好,你都兑水了。你上后头那个缸里给我舀一壶。”

  寇掌柜看看他:

  “我前面这个醋里没有兑水啊,我这个醋是没有问题的。你不要瞎说的啊!”

  “我不管,你就上你后院缸里,缸里头的好。”

  这句话说的其实没问题啊,他也并不知道后边儿缸里边儿有什么,为什么呢,后院都是陈年老醋确实是好。

  王掌柜嘴上说着,心里也没有别的想法,问题是寇掌柜心里有鬼,醋缸里泡着人头呢,这主紧着夸,说你后面的缸里醋味道更好。

  “哦呦!你这个口味还是挺重的啊。”

  接过这个壶,寇掌柜奔后院。给他打醋。

  王掌柜就看着屋里,就这柜台上边儿有寇掌柜常用的一个茶叶罐,就是那个铁的茶叶罐。

  一把抄起来,揣着怀里,人心歹毒,一会儿功夫,寇掌柜打醋就回来了。

  “给你!”

  “哎,多谢了啊!”

  “街里街坊的,不用客气。”

  王掌柜回家,也不为了吃,把碗放下,就等着。

  等什么?等天黑!

  到了晚上九点来钟,那会儿天一黑,家家就关门儿睡觉,街上除了打更的,就没有其他人了。

  王掌柜看街坊都睡了。自家里出来,左右瞧瞧,没人。拐弯抹角的顺着胡同往里边走,去哪儿?

  去双塔胡同。去的时候,王掌柜想的倒也简单。推门进去,茶叶罐往院里一扔,到时候一破案。

  想得很好,等到了门口。没人在,点点头,打怀里就把这茶叶罐拿出来。

  推门进去,还往后瞧瞧,看看没人,一闪身进来,把门掩上。

  往里走,这茶叶罐一扔。扔完之后。就看见院里边,地上躺着一具死尸。

  王掌柜翻过死尸,看看尸体的脸。心里又有了一个主意。

  咬了咬牙,转身出去,开门,把门掩好了,往回走,顺墙根一溜小跑。

  回到水铺,直奔柴房。这把砍柴的刀就拿出来,藏在身上。二次又回到双塔胡同,推门进来,拿柴刀奔着死尸来了,干嘛?砍人头!

  砍了半天,把人脑袋拿下来。找一个破包袱皮一包,拎着就回去了,回家之后先把柴刀洗了。

  拿着人头弄好了,又挂在油盐店的幌子底下。之前挂过一回吗?这点活都熟。

  上回挂完之后没成功,再给你一个。

  锡迩开始是一刀毙命,扎的后心,人头是死后被摘,这是他干的。

  今天在堂上把这话全说了。

  周爷点点头,这个家伙好狠的心那。

  “这么说,你就是干了这一件事了?”

  死尸摘头,王掌柜承认了。这叫什么呀,避重就轻,死尸切个人头,你能把我怎么着。王掌柜是这么想的。

  “那这个,油盐店掌柜的是谁杀的?”

  “哎呀!这冤枉啊,这不是我干的呀!,这是…那个…他,那个伙计计干的。”

  今天王掌柜说外甥杀了舅舅,那个时候不像现在似的,交通那么便利,寇掌柜老家在太原呢,这一来一回,时间太长。王掌柜就是打的这个主意,先拖住你。

  王掌柜知道,走是走不了了,但是不能认这个杀人的罪过,善动死尸,最多不过一个刺配,要是命案在身,那可就人头落地了。

  “大人,我是冤枉的,这人是那个油盐店小伙计杀的,不是我呀!您要是不信,您把他叫来,我和他当面对质。”

  周爷冷笑了一下:

  “看来昨天你的苦头还没有吃够啊!今天还和我来这个拖刀计!”

  “不敢,大人。”

  “看来今天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带上来!”

  由打堂下进来一个人。

  谁呀,油盐店的那个孩子。

  按说他应该已经回老家了,怎么会回来呢?

  他一开始确实是回去了,到家和他姥姥讲了发生的事情,人老成精,老太太一听就知道事情不对,赶紧让小外甥立刻返回,迟了怕是来不及了。

  果不其然,等到小外甥回到油盐店街口的胡同,就看见门口贴着封条,还有人把守。

  找街坊四邻一打听,知道舅舅死了,哭的不行,直奔衙门口就来了,到衙门口,正好碰见周爷出来,看到一个小孩要击鼓鸣冤,周爷就拦下来询问情况,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周爷点点头,让他回去,明日再来。

三金为证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