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行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瓶女骨登仙长太极(二)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一年一度杂技于申时开场,届时将有皮影戏,口技,歌舞戏,傀儡戏等大制作好戏,且有瓶女压轴!座位有限,先到先得!”

  “七郎,什么是瓶女?可有什么异样?”

  “这是个恶毒的法子……”

  瓶女,顾名思义,生长在瓶子里的女子。

  贩子偷的或买了来小女孩,会转手卖给一些杂耍人。

  杂耍人为博噱头,会准备一个约半人高的花瓶,选相貌好的身材纤细的塞入其中,只露出一张脸来。

  日日精细着喂养,并在花瓶下凿个小口方便其清理便溺。

  有的女孩能适应良好,便能在花瓶里花谢花枯,客人失去兴趣之前,过得滋滋润润。

  但有些女孩骨骼长大了,花瓶无法容纳,只得折断手脚,畸形生长。

  但有时这也无济于事。

  一旦瓶子被畸形发育的骨骼挤碎了,那些被养的手脚俱废的姑娘,便没了价值,成了累赘,只有被扔到荒郊野岭喂狗的份儿。

  “这……这般罪恶之事?朝廷竟也……”

  “朝廷不会管的!且先不说杂戏人都是天涯海角奔走的,二来杂戏人每次演出都会免费给官人小吏留坐,还有大堆小食吃。

  杂戏好看且免费,孩子也不是自家的,谁会尽心尽力去管?还有更恶毒的呢!”

  申时未到,杂耍人租的戏楼已经爆满,就连门口都挤满了脑袋,一个个的挤破了头伸进去看热闹。

  幸而周纪妖祸早半个时辰来了,虽已经没有位置了,可还有包厢啊!

  虽说包厢也早就被人包了,可包厢之大,十人装不下,隐个身还是能在里面看戏的。

  这不!

  二人到了半个多时辰,这包厢的主人气派之大,已经开戏了人还没来!

  “duang!”

  “沈员外到!”

  沈员外,家住成仙镇镇中心,据说祖辈是朝中一品大员,荣光退休回老家养老,至沈员外,已是三辈孙。

  连县长都很给他面子!

  而沈员外又极爱杂耍戏,特别爱听瓶女说书,故而绝不缺席!

  甚至曾追去三十里外看杂耍戏,可见爱之深切!

  入眼而来的是一个瘦瘦高高的戴着员外帽的五十岁左右的男子。

  男子身后跟着两个小厮模样的人,但看行为,却不似小厮般唯诺。

  有些许像当初治疗房家明的术士行为。

  眼神乱撇,尖嘴猴腮,且自诩甚高,鼻息仰人。

  包厢内的两个位置均被那二人坐下,而所谓的沈员外只能站在一旁。

  周纪祸斗二人隐身站于包厢屏风边,祸斗变出一把瓜子递给周纪。

  周纪摆摆手,仍旧看向那两个术士,却并未看出有何异常。

  锣鼓响了三声,好戏开场了!

  第一个出场的是口技,先摆出三面屏风将口技人围于内围,一声鼓敲下,四下皆寂静。

  “哒哒哒……”

  马蹄声由远及近

  从马上跳下一人,行至跟前。

  “报!”

  “哗啦!”是铁甲碰撞的声音。

  “十里外有大批敌军正朝我军行进!约莫三十万!”

  “啪!”案板拍堂声。

  “收拾行李,领一千人伏击于草头湾,等敌军过时以滚石击!”

  “末将领命!”又是一阵铁甲叮当声,脚步声走远,随之而来的是翻身上马声。

  哒哒哒……一阵整齐又急促的脚步声由近至远。

  安静了一息,脚步声又由远及近,随之而来的是巨石砸地声。如此往复,大概一刻钟,更远的嘈杂的脚步从远处行来。

  马蹄声,士官大骂声,众人脚步声,铁甲卧倒声一齐传来。

  该远即远,该近即近,直到脚步声传了一会儿,一声竹号响起。

  巨石滚落声从四面八方由远及近。

  “哎呀!”

  大堂里的一位汉子嚎叫一声将众人拉回现实。

  接踵而至的是兵马痛苦大叫,嚎哭。

  “山上!”

  刀出鞘的凌厉声,绝望的厮杀声,再次将众人拉回声临其境的感觉。

  只觉生死就在眼前,台下竟有人起身准备拔腿就跑,还有人紧握拳头,怒目圆睁。

  在一阵马叫声,厮杀声,刀剑破空声,铁甲碰撞声,痛苦嚎叫声中,中间屏风从两边拉开,现出中间的一位口技人,以及他的一块案板,一把抚扇。

  众人才回过神来,突爆雷鸣般的掌声,大叫好来!

  众人议论纷纷,似还未从刚刚的精彩中回过神来。

  而那两位术士却头也不抬,各自偏头倚脑打发时间。

  接下来的节目依次是傀儡戏,皮影戏,歌舞戏以及各类杂耍。

  “好的,相信各位都在期待咱们的压轴大戏吧!我也就不卖关子了!下一场是最最期待的瓶女说书节目!”

  话音未落,术士从座位上弹坐起来,连忙冲向包厢窗口。

  接着舞台被红幕遮起,一阵摆弄齐全后,帘子被拉开,正中央放着一个大箱子,箱子上有一个大红花开喜庆吉利的半人高花瓶。

  而花瓶口,则长着一个脑袋,脑袋比花瓶肚还要大上两分。

  花瓶上的脑袋是实打实的美人,姑且先将她叫做宝衬。

  宝衬长得确实好看,柳叶细眉,溜圆杏眼,小巧鼻头,通红饱满嘴唇,梳了一个前朝贵人发髻,抹了胭脂的脸红扑扑的。

  还未开口,底下的汉子大声喊着宝衬名字。

  到底是说过好几年的书,宝衬朝众人问了声好,高声一道前韵,众人噤下声来。

  “第二十八回!”

  “却道那汉子受不了众人质疑,来到一颗百年老柳树前,朝手心吐了两口唾沫,在身上擦擦,提提裤子,站好位置,抱住百年老柳树大吼一声,惊得围观人颤抖一下。而定睛看去,那柳树竟缓缓从三丈地里脱出!

  ……”

  “道长怎么样?可是三年以上瓶女?”沈员外搓搓手,激动地道。

  那两位术士定睛看了半晌,忽而笑容满面,无法掩饰。

  “恭喜员外了!这位宝衬瓶女即将脱瓶重生,骨头乃是最大的补气佳品!”

  “道长所言当真?!那仅这一位就可助我成功登仙吗?”沈员外简直要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只想立马将她从瓶里拖出来才好!

  “自是真切无比!”

  听见三人对话的周纪二人眉头大皱,瓶女骨登仙?

  何等荒缪!?

  只是大堂传来一阵惊慌,而宝衬的哭喊声也随之而来。

鸽飞阁不飞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