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行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瓶女骨登仙长太极(三)

  “打死她!打死这个怪物!”

  “救命啊!”

  原来,就在刚刚,就在舞台上,说得正起劲的宝衬一用力,将装着她的大红花开喜庆花瓶被生长的骨头挤碎了!

  而早已无力萎缩的四肢散落在箱子上,宝衬的唯一露在外面的头才是最大最有力的部位。

  一旦支撑她头部的花瓶打碎,甚至连她的头也无法支撑的脖子和四肢立即摊成一片,活像一只长着人头的八爪鱼。

  而人们也确实被她所吓到了,大喊妖怪,纷纷将鸡蛋仍向舞台。

  沈员外害怕将他的灵药毁坏,大喊着让术士去救下被鸡蛋菜掩埋的宝衬。

  勉强将奄奄一息的宝衬救出,沈员外怕被人看到,鬼鬼祟祟地从戏楼后门出去,同两个术士碰面。

  殊不知他身后还跟着两个隐身的人。

  碰面的地方是镇外的一个宅子。

  这座宅子是沈员外专门用来炼制瓶女骨的地方,所以门口就有两人把守,不得有人随意进出,而宅子里还有两队院卫轮流值守。

  更甚者还有不少阵法守护。

  “道长,这瓶女还有救吗?”

  忘了说,两位术士言过登仙所用瓶女骨最好是从鲜活的瓶女身上新鲜剔下来的,半死不活的药效要少一半。

  “女人本就脆弱,更何况瓶女只剩脑袋,更是比一般女人更加脆弱,而刚刚,那些人几乎全将鸡蛋砸向她的脑袋。”

  “你看,她的头部已经流血,再过三个时辰她就真的活不了了!”另一位术士将宝衬的头皮发扒开,露出里面出血的地方。

  “道长啊!那…那还有救吗?无论用什么药,无论用多少钱都可以!”沈员外几乎带着恳求的语气喊道。

  “办法倒是有,只是就要看你的心意了!”两位术士对视一眼,窃窃笑到。

  “道长啊!你就说什么办法,我能给你弄来的就弄来!”

  “我这里有一瓶药,能在剔骨时最大程度保留瓶女骨的药性,只是里面的材料难找,千金难寻啊!”

  “我出一万金!道长请立即将这瓶药用了!马上将骨剔下来!”沈员外一听有解决的办法,忙不迭答应。

  两位术士心里狂笑不止,脸上却淡定道好。

  只见其中一个术士从怀里掏出一瓶纯白玉质药瓶,拔开塞子,将药粉撒在瓶女破口的头皮上。

  被血浸湿的药粉快速分散,在瓶女头上形成一层薄膜,阻碍血继续渗出。

  白色粉末飘向空中,散发着一阵奇香,让人脑袋晕乎乎的,但精神却非常亢奋,至少沈员外是这样感觉的。

  一刻钟后,躺在桌子上的宝衬缓缓醒来,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惊喜道:“沈员外!谢谢您救了我一命!”

  “我救你是有事请你帮忙。”

  “沈员外言重了,我这无足轻重的市井小人哪里担得起您请我,若不是你次次光临,我哪里还活得如此滋润,还请沈员外说来,便是舍弃性命我也是要帮你的!”

  “这事还真得非你不可!”

  宝衬一脸惊奇,似是感觉到了世上唯一的一个人还觉得自己有用,眼泪婆娑,就差把命献出去了。

  沈员外在宝衬周围转圈:“听说瓶女骨可以助人长生,而你,恰恰就是瓶女!”

  “沈员外,这是什么意思?”宝衬一愣,不由来一慌,挣扎着想逃走。

  沈员外哪里会给她这个机会,转过身同正在整理器具的术士道:“直接剔了吧!”

  两个术士从刀鞘里抽出一把光亮的尖刀,刀柄处还残留着干涸的血。

  “啊!别过来!不要过来啊!”

  “轰隆隆!”响声一阵盖过一阵。

  三人对视一眼“该死!有人来闯阵法了!”

  沈员外:“你二人在这里剔骨,我去会会外面的家伙!”

  说罢头也不回地走了。

  外面的人正是周纪与妖祸。

  见到从屋里出来一人,妖祸不再扔灵力球。

  沈员外看着外面倒了一地的下人,黑着脸道:“二位是何人,为什么来我府上捣乱!”

  “沈员外,还请将人交出来!”周纪抢在妖祸前面微行一礼,坚定地说。

  “什么人!瓶女?早做成羽化丸吞进肚子里了!”

  “他身上确实有死人气息!”

  妖祸气急:“那就该死!”

  周纪来不及阻止,一个灵力球砸向沈员外。

  却被沈员外身上的气壁弹开,在院中炸开。

  周纪没由来心里一慌,烦闷情绪突然而来,意识到不妙,大喊:

  “七郎!快些用催发灵力保护自己,他身上有魔气!”

  妖祸一听,忙挽手给自己度了层灵力。

  “冥顽不灵!玉宁,容我上去会会他!”

  沈员外先也在疑惑,眼看着灵力球打过来,差点用袖子遮住了脸,可那灵力球突然遇到了屏障给弹开了。

  自己还没吃羽化丸啊!已经有灵气护体了吗?

  再然后反应过来吓傻了!

  这两个人不是仙就是妖,不然哪里来的灵力球?

  糟了!自己区区一介凡人,哪里斗得过他们?

  还没等妖祸冲上去,沈员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声音之响亮,周纪都觉得膝盖疼。

  “两位大仙手下留情!不知大仙大驾光临,小子有失远迎啊!还请大仙莫要怪我,实在是近来诸事烦心,以为又是哪家的小屁孩子来捣乱来了!我……”

  突顿了一下,继续又道:

  “还请大仙饶我一命,至于那瓶女,如今正好好的放在屋里八仙桌上,还请大仙跟我来!”

  说罢又跟无事人一样从地上站起来,朝里屋走去。

  妖祸转身扯过周纪一起跟在沈员外身后。

  一打开门,黑气尽往外冒,而沈员外似是看不见一样,径直走了进去。

  妖祸跨过门槛,挥了挥眼前凝成雾的黑气,突向后转,一把将周纪扑倒在地。

  “砰!”

  顷刻间地动山摇,屋子倒了一大半,恰将二人的后肢压住了,而屋里哪里还有沈员外的踪迹?!

  原来,那两名术士皆是魔族在人界的间谍!

  先是借沈员外欲登仙之梦,在背地里收集瓶女骨的时候收集瓶女的极阴之血。

  这血对魔主可是大滋补的东西啊!

鸽飞阁不飞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