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行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瓶女骨登仙长太极(四)

  再等沈员外无用之后,借以身份夺舍,搜刮小孩,掏空了用以作为储存魔气的载体。

  一个小孩盛装的魔气甚至可以与魔气袋媲美!

  两名术士早在沈员外出门的一瞬间布置了一个传送阵法和魔气爆炸阵法。

  只等外面两人进入,继而一击致命!顺便将沈员外也一除后快。

  如今看来确实有用,周纪自身没多少灵力,承受不住强大的爆炸冲击波。

  而妖祸将心思全放在周纪身上,自然而然就对环境不那么敏感。

  两人被冲击波震晕了,屋梁压着,半分动弹不得。

  周纪只依稀记得当时魔气太重,烦躁充斥着毫无保护的大脑,忽而又想起了百年前的那件事。

  孤独感同烦躁一道袭来,八十八人的声音在脑海盘旋,百年前的场景在眼前浮现,挥之不去。

  还没跨进门槛,冲击袭来,周纪顺着感觉晕了过去,以为这样就能逃离那场梦魇。

  再次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灰黑的蚊帐以及四处漏着光的茅草屋。

  屋外传来脚步声,周纪警觉地翻身下床,待看清来人是妖祸后,不自觉松了口气。

  “玉宁,你醒了!”妖祸兜着一兜带着泥的草,看到周纪,眼中突然亮了起来。

  “嗯!这里是哪里?”周纪尽量抑制自己不去看他的眼睛,又不能失礼不看他,故而一直盯着他眼角的泪痣,忽而发现这泪痣怎的如此魅惑人心?

  妖祸将兜着的草堆在一张破烂的矮桌上,道:“那天你我被房梁压倒,晕了过去,这边的农户听见响声便看到我们了,便将你我救了出来。”

  “那魔族真是下了血本,整个阵法里面除了宅子全是魔气幻化的!”妖祸道:“玉宁你晕了三日,见你迟迟不醒,实在担心不已,我又去山上摘了些草药,你瞧!都是些好的!”

  周纪拿起桌上的草药,只一眼就叫出了名字:“嘉荣、忘忧、葶苎、櫰木、你觉得毫无灵气的山上能长满了极品仙草?”

  “怎么不能?我那座山上就长满了这些草!”

  长…长满了极品仙草的山?这得多大的灵脉才能培育出这么多仙草?!

  周纪压抑住自己内心的激动,淡淡问到:“你的哪座山?”

  “额,忘了。”

  “忘……忘了!”周纪无声抽笑,妖神差距这么大吗?

  妖祸见他思考人生,无声笑到。

  “玉宁,把手给我!”

  周纪不解,但还是将手递给他。

  忽感觉从指尖传来一股温润灵力流入身体。

  周纪想抽回手,却不料被捏得更紧。

  “玉宁,经此一遭,我算是明白了,无论我如何时时注意保护你,可最终还是不能避免你受伤,所以,送你些灵力,即便我不在,你也能保护好你自己。”

  周纪:喂!我堂堂天师执位,这样我会很没面子的诶!

  “嗯,啊,这样不太好吧?”

  “怎么不好?你是我要照顾的人,便是将命都给你又有何妨!”

  “咳咳咳……”

  这情话来的措不及防。

  周纪故作正经:“你的命是你的命,皆是父母给予,自己又有什么权利将命给别人?”

  “那玉宁觉得我能将命给你吗?”

  周纪:怎么办?好像这口子封不住了!

  “我……你……自去问你父母去!”

  “我父母自我出生时便死了,你……是我的再生父母,所以我来问你了!”妖祸极其正经地看着周纪的眼睛道。

  周纪避之不及,只得正面迎上他的眼睛。

  妖祸的眼睛似是有钩子,能勾起人心里最深的欲望,又似是一道深渊,漆黑无底,一眼望去便会万劫不复。

  突然间,周纪想到了他还未飞升时在城郊遇上的那只狗。

  同样漆黑深邃的眼睛,一个充满了绝望痛苦,一个满眼看不透的恋慕神情。

  周纪未说的是:你是那年树下的无毛狗的孩子!

  忽而周纪心里一暖,似是相隔百年的故人,蹉跎半生,在错误的时刻,遇见了最对的人。

  酸意冲上鼻头,周纪忍了忍,又被妖祸看得认真,实在不好意思流下泪来。

  周纪被他看得浑身燥热,不自在的说:“那个……你的性命是你自己的,何故让别人来做主!”

  这话就是将刚刚的事情做了个了结。妖祸缓了缓神情,灵气渡了大半,又从脖子上取下一个挂坠。

  是用红绳串起来的一颗尖长牙齿,牙齿被盘得包了浆。

  “你收好!”

  周纪莫名其妙接过,在手中摩擦半晌,温润如玉。

  没从上面感受到半点灵力“这是?”

  “一件旧物,可以保平安,还请玉宁保管好。”

  一件凡物,可周纪还是将它真真切切地挂在胸前,冰冰凉凉的,消去了些刚刚的燥热。

  见他收好,妖祸道:“我再去探查瓶女及魔族去向,玉宁你先好好休息。”

  见他走出房门,周纪转身将桌上的仙草收入乾坤袋,甩着袖子小跑着追上去:“七郎,等我一起!”

鸽飞阁不飞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