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伊柏带之枢星之役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章 为六桥桥长而往

  枢星银白色的一处舰桥上。

  凄凉的背影格外引人注目,推开的门,径直而来的身影。

  达里奥又在兀自悲落了,一整天都在凝望着源炬。

  身影放慢脚步,悄悄的等待着。

  太空生活是件容易令人迷醉的漫长历程,枢星里的太空人都得习惯。

  达里奥是枢星六桥桥长,也是最最早的枢星成员。

  枢星六桥六位桥长都是最最早的枢星成员,枢星运作的主要核心者。

  回想起在休眠仓苏醒的一片空白迷茫之际,达里奥的笑容格外亲切。

  一年又一年,达里奥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消失。

  六位桥长们的联系也变得越来越稀少了。

  与桥长不同,每一位枢星太空人对关于枢星之外的记忆一片空白。

  桥长们总是日复一日,夜复一夜的安排分配着训练任务。

  在训练蜂室里所发生的打架斗殴司空见惯。

  由于训练失误所导致的太空人死亡事故也鲜有发生。

  达里奥桥长总是有令太空人们绝对服从这种生活的行动表达。

  没有一位太空人能够将桥长打倒,这是每位枢星成员们公认的事实。

  达里奥桥长他强大啊,每次到训练蜂室里实练总是能引起一片哀嚎。

  枢星六桥舰体空间里的每一位太空人都有被达里奥桥长支配的恐惧。

  由此可想而之,五桥,四桥,三桥,二桥,一桥舰体空间里的情况。

  今天是例常报告训练蜂室日常损耗的时间。

  久等于此的达里奥舰长似乎并没有怎么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漆黑的背影依然深遂,以至于给人一种看到重影的错觉。

  透视镜里的五维数据在达里奥桥长划动的手下不断切换转移着。

  放大的源炬在五维成像中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这个画面并不少见,在内宿蜂室里每一个房间的彩屏都能够见到。

  再美的东西看久了也会觉得疲倦,但源炬之光永远是枢星里的唯一。

  唯一的艺术,唯一的奇迹,永不重复,永不消亡。

  这次,达里奥六桥桥长比以往更加的静谧,像门边的雕塑纺丝不动。

  透视镜里的五维彩色数据出现的异常信号,一个连续的警报。

  破天荒的有这种好事?

  在枢星训练的两百年间最大的新闻也就训练事故,这撇警报有大条!

  历经百个常年,第一次发现有比训练更加刺激的事情。

  达里奥摘下连续警报的信号电体贴在晶体腕上。

  “几利儿,打开舰桥侦察艇。”

  这好差事来得太突然了,想起多年前去外太空演习经历就很激动。

  “是,桥长。”

  舰桥侦察艇是方便桥长进行伊柯柏带域外活动的太空器。

  侍从达里奥多年,从未有幸乘坐过。

  几利儿晃身一闪至舰桥林蛋处,按记忆里的操作说明压下一颗黑蛋。

  有点儿小激动,用力过猛一按到底感觉差点就把黑蛋下动机制损坏。

  隐藏于下动机制中的黑蛋应激活链而响动,催化太空合金变形。

  直刺出口子的细丝金属链长长曲曲汇向模体中心,混浑的全息模体。

  变形的过程的完结中,达里奥最后与透明镜里五维展现的源矩昔别。

  飘浮出模体中心的侦察艇展开了多层窗体,投射出蓝色的重力射线。

  真是尴尬,达里奥桥长怎么还感觉不到我的疯狂暗示?

  我也要去域外空间看看!

  达里奥桥长!

  可恶,竟然无视我!

  我可是侍从你多年的小几利儿啊!

  绝不能错过!这多年难得的机会!

  先前一步走到重力射线之中。

  “桥长,让我来为你开路吧。”

  重力射线略微渐变的重力场之中,几利儿位移入侦察艇中。

  声控灯点亮的空间里有许多障碍体,说明书里没有提及过这些东西。

  漆黑身影从眼前掠过,达里奥无视障碍体而进入后面的帘幕中。

  等等我啊。

  磕过一个障碍体,几利儿拨开帘幕而入。

  域外星图一片空白,偶有几分黑障,几点黑团。

  脱离源矩引力控制的怪异太空物,重复着离而不得的运动。

  伊柯柏带深处到伊柯柏带远处,引力的变化更加离奇。

  侦察艇正在向伊柯柏带远处而去,驶向更黑暗的虚空。

  达里奥桥长对这片更黑暗的虚空有着天生的直觉性,依然在忙碌着。

  看到忙碌的人,闲着的人总会感觉不自在。

  几利儿想做点什么,又想说点什么。

  看着达里奥桥长的身影小半天,愣是越来越恍惚。

  算了,还是看看星图吧。

  枢星太空人的普通成员一般不看星图的,只有桥长和历任侍从会看。

  多年来的研究,已经使几利儿能够轻易判断出星图中的数据内容。

  这份域外星图的比例是10:70000的。

  相比于域内星图而言,域外星图已经算是一片净土了。

  黑障是由最初冲破伊柯柏带引力而止步于更强引力束牵的移动陨带。

  移动陨带里的通常都是表面布满碎纹的重元素陨,之前经历过狂暴。

  充满破碎颗粒的陨带比想象中的更大,与比例反映的实际尺度略大。

  侦察艇没有向黑障而去。

  侦察艇向黑团而去。

  与常见情况不同的黑团赫然点在星图的几处,随意的几点黑团。

  判别起来异常的一点黑团正掀着暴旋,这是一起小星体事件。

  幽灵般的域外小星体正常情况不该是寂凉的么?

  好端端的怎么会这样?

  不会吧?

  在这种外域里会有什么条件使一个小星体发生暴旋事件?

  监察信号中的暴旋反应产生过于剧烈,以至于在星图中非常显眼。

  “达里奥桥长,那颗小星体怎么了?”

  漆黑的背影只顾着忙碌。

  一点儿也不近人情啊。

  就算是不知道,好歹也说一声。

  搞得好像我这位多年相伴的侍从者一无是处。

  真不知道前几十任侍从是怎么同达里奥六桥长相处的。

  想必就是因为六桥长天生古怪才换了几十任侍从者吧,我懂了。

  好在六桥长的脾气好,不然这样轮廓的身影就不可爱了。

  不过总算是跟上了六桥长的域外任务,不然就赶不上这等事了。

  好极,好极。

  达里奥桥长转身了,要给我下指令了吗?

  过来了,过来了。

  真的要过来了。

  “几利儿,载机机群会用吧?”

  “会!”

  太棒了,模拟训练了半生载机机群演习,终于在今天可以大展身手。

舒百氏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