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伊柏带之枢星之役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 铁憨憨觉得我憨

    抑制不住兴奋,简直是飞一般的感觉。

  终于有幸纳用机载机群了。

  太刺激了。

  那段常常在梦中的时光就要实现了,机载机群,我来啦。

  铁1,铁2,铁3,铁4,铁5,铁6,铁7.我的机载机群。

  梦中常伴我途的小机群。

  这次我要大大的秀一波娴熟的机群运动。

  我来啦。

  达里奥桥长你拦我干什么?

  “几利儿,别大意。”

  “OK。”

  坐在铁1首机舱内的感觉和模拟训练的一模一样啊。

  “唤醒。”

  撞铢般的铁1首机机翼亮起了白光。

  一枚枚三角体从翼体根部间滑落。

  1枚,2枚,3枚,4枚,5枚,6枚。

  小于首机的六枚三角体探出双尾,以自然且风趣的规律躲在首机后。

  别样心情总是建立在别样环境之中。

  “我野蛮的铁1,出仓。”

  出仓啊。

  怎么突然和模拟训练中的感觉不一样?

  铁1?

  “无法执行模糊指令。”

  不会吧,我都说得这么清楚明白了。

  模糊指令?

  “铁1?出仓?”

  “出仓任务执行中。”

  怎么与模拟训练的时候完全不一样,机载机群不是军武天职型的?

  竟然会装糊涂。

  这也太有意思了吧,一股从未有过的恶趣味涌上心头。

  “铁憨憨,达里奥桥长怎么会用上你这么蠢的铁憨机群首机啊?”

  “模糊指令,请重复指令。”

  铁憨憨就是铁憨憨。

  笑死了,笑死了。

  笑死。

  铁憨憨,达里奥桥长的铁憨憨。

  所有的机载机群都是这类铁憨憨吗?

  不会吧,战令发动时所有的机载机群都是这样的铁憨憨那不坑死。

  枢星里的每位太空人在苏醒时都会签下一份文件,战令文件。

  内容复杂的要素太空战令。

  有一条便是机载机群的必要任务,千万太空人的千万机载机群。

  那一刻十分令人梦想,每位枢星太太空人生来最高光的梦想。

  谁都知道枢星螺旋阵列体中休眠着枢星拓冲战斗军队,录像永铭。

  几乎是闭眼就能回忆起来的录像。

  深刻,震撼。

  铁序列,银序列...煤序列之类的机载搭配,就算是待机状态也骇人。

  起时看到那样凌驾于本体力量的机载搭配,心里还有些茫然。

  多看两眼又突然觉得熟悉。

  没来由的感到这种搭配型的战斗军队很合心意。

  就像从休眠舱苏醒之初那下意识的捂住聚烈狂跳的心口一样自然。

  这是生命的一部分。

  这是命运的一部分。

  只有拥有过才能够意识到的一部分。

  除了枢星里的六位桥长,其它太空人之间都享有这一部分的天性。

  “憨憨铁1,重复一遍模糊指令。”

  “无法执行模糊指令。”

  “笑死,憨憨铁1,你是要把我笑死好给达里奥桥长换新侍从?”

  “无法执行模糊指令。”

  “憨憨铁1,你这意思是我傻?”

  “请重复,无法执行模糊指令。”

  “憨憨铁1,我就是人傻,你是铁定傻。”

  “模糊指令,请重复,无法执行模糊指令。”

  “笑死,我已经放弃对铁序列机载搭配的梦了。”

  “危险警报!”

  有没有搞错,我又没有做错什么,怎么会这么倒霉啊。

  突兀在机载首机前方发生的爆炸,突然炸开的铁2,铁3,铁4。

  域外执行说明书里都是骗人的!

  什么犹如天国净土的外域太空,全是骗人的!

  给碎陨击穿的3个铁序列子机在冰冷的太空爆炸中一片稀碎。

  其它2个铁序列子机还躲在铁1首机后面。

  算了,好歹憨憨铁1没给我同归于尽。

  “铁1,计算航程。”

  “已刷新航程数据,间距星体暴旋3分/660k,高危值渐进度...”

  数据窗口里轮廓渐清晰的暴旋狂卷着,旋眼中心里的是...长颈飞船。

  不会吧。

  这冲击范围达到300K的暴旋竟是由一艘飞船引发的。

  这我该回去怎么给达里奥桥长交待?

  这样子的飞船怎么会出现的?

  真是头大。

  忒不近常理了。

  长颈飞船一点儿也不给我接近的机会啊。

  想我几利儿佼尖六桥新秀从无所怯,到底还是给这老离谱的镇住了。

  退一步越想越气。

  “铁1,让铁5,铁6执行近距任务。”

  “已启动子机任务进度。”

  铁5,铁6两个带双尾的勇敢倔强双子星组合太洒脱了。

  暴旋深处刮着撕扯一切的风。

  暴旋接地处不断把小星体表面本就坚若磐石的表面剥离出粉尘碎片。

  暴旋旋眼中心的长颈飞船似在嘲讽着,怕了吧,快回去吧。

  显示的高危渐进数值越来越大。

  “铁1,记录任务数据。”

  “任务进度值正常。”

  奇迹啊。

  机群首机的抗性已经够强了,没想到机群分机的抗性更强。

  暴旋边缘处不断试探的铁5,铁6愣是完美表演一翻绝伦的双子舞。

  横跳左右。

  翻飞上下。

  闪烁前后。

  飞翔的一对双子星是如何做到逆风狂乱,顺风漂移的。

  显示出来的近距数据已经足够完整了。

  长颈飞船的各项观测数据都表明里面的角十分不好惹。

  已经失去再也要不回来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珍惜。

  “铁1,快让铁5,铁6回来。”

  “已结束任务。”

  两个小三郎还真是够拼的,终于回来了。

  “铁1,返航。”

  “返航任务已启动。”

  机载机群在序列搭配中向来都是侦察任务的完美鹰部落。

  临机遭遇任何困境都能高效应对,来去自如,可战,可守。

  优秀。

  “憨憨铁1,你永远都是我的铁憨憨。”

  “无法执行模糊指令。”

  “憨憨铁1,我永远都会想念你的。”

  “请重复,指令模糊。”

  “笑死,憨憨铁1别这样,我会叉气的。”

  “无法执行模糊指令。”

  “不谈这个,憨憨铁1,其它元素序列机载搭配也和你一样蠢吗?”

  “指令模糊,请重复。”

  “我野蛮的憨憨铁1,你又把我给逗笑了,重复模糊指令。”

  “无法执行模糊指令。”

  “憨憨铁1,再重复模糊指令。”

  “请重复,指令模糊。”

  “真要笑叉气了,憨憨铁1,再重复一遍。”

  “无法执行模糊指令。”

  “铁1,重复模糊指令。”

  “重复模糊指令。”

舒百氏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