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伊柏带之枢星之役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章 感动,动容

  不舍的离开首机舱,脚下一个没注意磕到硬物。

  滚动着的子机铁6在铁5旁边微微晃动着,之间悄悄共呜着。

  原来是我倔强勇敢的小双子星啊,得亏还保住了这两个子机。

  心急了,记录盒子还没拿下来。

  “达里奥桥长,我回来啦。”

  好厉害。

  达里奥桥长竟然会飘移。

  艇穹上原来还有着暗格啊。

  达里奥桥长啊,你在找什么?

  “几利儿,接住这个圆盘。”

  左左,右右。

  好彩接住了。

  冰凉。

  寒彻。

  “达里奥桥长,给我冰盘没用啊。”

  就这样漂移过来了。

  我的了个神啊。

  达里奥桥长神了。

  过来了,过来了。

  过来了。

  “麻烦你再跑一趟,去吧,冰盘会保护你进入星体暴旋中。”

  可是我刚刚回来还没走两步啊,这就又要出发了。

  算了。

  那我走。

  “OK,我把记录盒子留下了。”

  熟悉的首机舱内的凹槽刚刚好可以与圆盘无缝对接,完美。

  冷清中的达里奥桥长眸目亮着光,琉疏之斟的眼睛就是了不起。

  见过就会知道,那是源矩之瞳。

  源矩这样的恒星有很多,恒星系里拥有源矩之瞳的算有极拟之态的。

  恒星系里面的每个星球都有极拟之态,所以那也算是星光的力量。

  星光永恒,冥照宇宙。

  之中的奥妙,也只有拥有者才能够明白。

  明白了之中的奥妙,就会拥有六桥桥长这样的奇迹之态了。

  我要是也有这样的力量就好了。

  幽远的。

  深遂的。

  即是星光,也是时间。

  也许是我不配。

  算了。

  “几利儿,一定要回来。”

  “OK,等我的好消息吧。”

  载机机群现在就只剩下铁1主机残存的铁5,铁6子机了。

  那段时间里,铁2,铁3,铁4子机做的选择...感动。

  过去了。

  时间会给铁2,铁3,铁4一个个交待。

  过去了。

  星光会带着铁2,铁3,铁4回归源矩。

  因为这是达里奥桥长说的。

  铁5,铁6子机仍然躲在首机尾后。

  发亮的机翼。

  撞珠般的首机。

  “铁1,激活冷盘能量。”

  “已激活,能量覆盖率100%,防御预设沸点700度,恒旋...”

  “铁1,执行突进任务。”

  “已启动任务进程,已进入星体暴旋。”

  “铁1,计算能量消耗。”

  “已生成计算数据,能量差两百度,恒旋周期弱减值正常,流失..”

  “铁1,极限时间能持续多久?”

  “进程持续极限:1H。”

  “憨憨铁1,再哄我一下好不好。”

  “请重复,无法执行模糊指令。”

  “铁1,执行模糊指令。”

  “危险警报。”

  这是什么攻击!

  刺眼。

  致盲。

  迷然。

  “铁1,汇报情况。”

  “能量覆盖率100%,能量差弹性差400,恒旋周期弱减...”

  “铁1,说人话?”

  “右翼破损,正在坠落。”

  舱压变高了。

  空气也变得冰凉。

  是我错了。

  回不去了。

  完儿蛋了。

  “铁1,没想到我会和你一起完蛋。”

  “你想多了。”

  妖兽啦。

  铁1竟然说人话了。

  素要机载搭配说明全是骗人的。

  不会吧。

  “请系好安全带。”

  勇敢的铁5,铁6两个子机撑起了闪烁微光的右翼。

  双尾撑开收缩着的铁5,铁6紧贴着右翼闪烁火花的残损处。

  旋眼中的长颈飞船高格未动。

  表面平滑却自有凸形。

  光泽朴亮重重增影。

  越来越近。

  庞大。

  壮阔。

  与枢星六舰相当大。

  终于到了。

  到了。

  顶着旋眼口的长颈犹如小星体之巅。

  压在星体表面的船体超过了目视可及的极限。

  “铁1,启动雷达信号。”

  “已启动。”

  等待。

  一分一秒过去了。

  活动时间即将到达极限。

  再不回去能量就用光了。

  总不能就此放弃希望吧。

  铁1,我们...

  “雷达信号对接中,调试频度HZ成功,信号强度稳定,传输...”

  好激动。

  这就太好了。

  果然没有白来。

  长颈飞船里的太空种族总不算过于傲慢与偏见了。

  快一点,快一点。

  快一点。

  能量快见底了。

  赶紧的。

  倒是赶紧的啊。

  “信号数据交互已结束。”

  正合我意。

  能量不多了。

  “铁1,返航。”

  “已开始返航任务进程。”

  来得及吗。

  能量够吗。

  “铁1,加油。”

  右翼动力基础受损的程度挺麻烦的,能量从残损处流失,动能断续续。

  接连摇晃。

  频频旋转。

  动能尚好的左翼不得不为残损的右翼作出平衡运动的变化,尴尬。

  子机铁5,铁6所支撑的右翼拉升运动总是会产生许多的变量。

  舱内的冷盘圈纹回缩着,挤压尚存的少得可怜的能量。

  能量条到底了。

  覆盖能量不足。

  漏风的能量罩昏昏欲散。

  暴旋嘲讽着。

  穷途了,铁憨憨1。

  算了,也许我注定要葬身于星光之下,举动左右无能。

  弥消的能量。

  破碎的冷盘。

  拍击撕扯的风。

  随风而去的铁5,铁6子机。

  欲断魂的铁1首机。

  “铁1,这次完蛋了。”

  “赖我?”

  “铁1,意思是赖我?”

  “不该是赖你吗?”

  “铁1,该怎么赖我?”

  “怎么都赖你。”

  “铁1,扎心了。”

  “突发异常。”

  可见异常变量状况竟产生一束束风穴,阵列于整个星体暴旋下。

  这是什么阵,竟刹那化解了600K的暴旋。

  自长颈飞船顶部投射至地表,接地穴眼散射生成同等阵列穴眼。

  阵列穴眼形成阵列风穴,强大的暴旋分裂着纳入阵列穴眼中。

  首机着陆。

  恍然间,世界清静了。

  “铁1,启动雷达信号。”

  “启动中。”

  不可思议,外星种族亲手结束了一手生成的星体暴旋。

  不至于是为了给我解围吧。

  不会是有什么事吧。

  “铁1,发送求救信号。”

  “发送中。”

  切换过角度,擎天长颈飞船软了。

  趴下的长颈如巨峦般横在面前。

  轰轰烈烈之中出乎意料的巧合最为感动,动容。

  我几利儿谢谢你啊。

  这么一来,更麻烦了。

  人为刀殂,我为鱼肉。

  外星种族,岂是同心。

  这个坑我栽定了,快来俘虏我吧。

  鼓凸结形化为巨道一口连着首机子机吞没,超级的变形飞船。

  液态金属变形不稀奇,这该死的K米级液态金属变形飞船。

  麻溜的。

  顺滑的。

  给一口闷的感觉意外的舒畅。

舒百氏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