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伊柏带之枢星之役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章 回去吧,回来了

  舱门外的空气温度有点高了,微微轻风挟着温度涌动着。

  左右是壁。

  前后是壁。

  怎么办呢。

  为什么外星种族还不现身啊。

  汗死。

  一把汗。

  又一把汗。

  我几利儿真是谢谢你外星人全种族了,烹我玩呢。

  快快现身啊,再这么下去我就熟了。

  “你瞎啊。”

  四周空无一人,这声音是从哪里来的。

  不会吧。

  这么矮。

  “基拉,谁矮。”

  不要啊。

  太快了。

  这生长速度也太离谱了,你不要过来啊。

  我倒了。

  躺下了。

  装个死。

  “基拉,再不起来就踩死你。”

  算了。

  我起来,我起来。

  “我基拉拍了你了,我矮,我矮。”

  “基拉,靠近一点,我看,看你。”

  别。

  可别。

  千万别。

  这算是什么种族,蹿蹿地就升长的看不清轮廓。

  扩展的空间,无解的周壁。

  前后是壁,左右是壁,可上下之间却无限边幅。

  高低拉长拉短。

  升落高格低格。

  我几利儿服了,该死的拉扯型外星种族。

  正常人顶多能变个姿态,高低拉扯不能。

  没逻辑。

  没道理。

  没意思。

  “有什么好看的。”

  妖兽啦。

  又矮了。

  矮了。

  弹性这么大的,不会吧,离谱了。

  “基拉,这整艘飞船都是我的。”

  “是啊,我没说不是。”

  等等。

  算了,这意思连我也是你的了。

  是就是了。

  这什么眼神。

  幽暗。

  空洞。

  这什么面孔。

  涨缩。

  胀缩。

  这什么体态。

  中空。

  双尾。

  这什么肢体。

  曲张。

  肢展。

  “我要谢谢你啊,不然我就完蛋了。”

  “叫碌六。”

  “碌六,谢谢你啊。”

  “收耳朵。”

  别这么离谱好不好,我活半辈子也不知道怎么收耳朵。

  倒是提得理直气壮,有本事你收个耳朵给我来看一看。

  真行啊。

  该死的蝶耳,收得自然而不失风趣。

  我又没蝶耳,凭什么也让我收耳朵。

  “我试一试。”

  不行。

  不得行。

  不能得行。

  看到了吧,我真收不了耳朵。

  明白了吧,我真的没有蝶耳。

  我几利儿都这样疯狂暗示了,你怎么还这样看着我。

  玩我。

  服了。

  一分一秒过去了,一来二去不了。

  胶着,僵持。

  汗。

  狂汗。

  “基拉,你说你来了两次,两次,这次是我救了你吧。”

  “我谢过了啊。”

  真是头大。

  哪门子救。

  明明是你把我击落的,还搞得我欠不小似的。

  “基拉,看看这个。”

  妖兽啦。

  那么大块板骨,说摘就摘。

  板骨两边有槽,应该是后天进化的外骨骼。

  表面有交互口,闪着电光,明显是电子功能。

  “信盘里面的卷轴内容关于遥远的囱星人远征舰队的。”

  囱星人。

  没听过。

  柯伊柏带域内外的事情我倒是了解,囱星人远征舰队要来了吗。

  神秘的外星人种族,另一个神秘的外星人种族。

  这个外星人总算是带有善意的,这么来只是为了送信。

  那就太好了。

  枢星在柯伊柏带驻守那么久,沉眠的力量终于可以苏醒了。

  好极,好极。

  好极。

  “给我看看。”

  沉重。

  炙热。

  难怪,原来这个外星人种族的生物体征偏于高温环境。

  没白来。

  没白忍受。

  汗一点还算可以接受。

  这么重要的信盘带回去给达里奥桥长的话,岂不是个大成就。

  “那你还要去哪。”

  特殊的外星种族,哪里来呢,哪里去呢。

  看样子是没得谈了,变化到这矮度,是要离开了。

  “回去吧。”

  这就太好了。

  那我走。

  信盘安放在舱内,心里一阵喜悦。

  在幽寂的太空中,十分难得遇到这么好的外星人了。

  “唤醒。”

  点亮的舱内浮现一片数据,残损的右翼使数据有些隔应。

  “铁1,返航。”

  “返航任务执行中。”

  亮起的左翼,闪烁的右翼。

  尴尬了,这平衡。

  铁5,铁6两个子机双尾展合着,撑在右翼残损处。

  勇敢,倔强的双子星。

  过出长颈飞船变形的通道,凄凉背影的机载机群飞出小星体。

  域外太空虽然冰寒,但却是相比于草原,雪地,森林更优秀。

  庞然的长颈飞船掠过,顺飞差点把机载机群带歪。

  神秘的外星人种族,我几利儿好好谢谢你全族啊。

  临走了还不忘坑我。

  算了。

  不必了。

  见不到了。

  机载机群颤颤巍巍的跟了一会儿,与长颈飞船分道扬镳。

  有点远了。

  越来越远了。

  真的看不见了。

  “桥长,我回来了。”

  炙热的信盘,桥长肯定没见过。

  没见过吧。

  看你一幅惊喜的样子。

  “几利儿,完成的任务给我交待一下。”

  达里奥枨长啊,不好吧。

  不好交待。

  不容易交待。

  星体暴旋事件怎么交待,从发生到结束都是长颈飞船主导的。

  长颈飞船又该怎么交待,来了去了我都不知道是什么结构。

  神秘的外星人种族呢,高低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外星人种族。

  “外星人以基拉之名称乎我们。”

  基拉是什么意思,基什么基,拉什么拉,外星人就这么叫的。

  达里奥桥长,你别拿了信盘就走啊。

  “回枢星吧。”

  帘幕里的间室多了些东西,悬浮的珠,星图上的标记,光线。

  达里奥桥长的背影在墙角的工作台止,炙热的信盘旁边伫立。

  有什么好研究的,交给枢星大间太空人不就得了。

  达里奥桥长每天都这么严谨,较真,亲力亲为多幸苦啊。

  桥长啊,你在为什么而坚持。

  桥长,加油。

  桥长,YYDS。

  我也想找点事打理一下,左右也无事,就看看星图吧。

  全息星图。

  源炬星图。

  很多源炬。

  只有源炬。

  多年侍从达里奥六桥长,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类星图。

  珠子悬浮的位置有些远,光年之外。

  光线投射的点有些离谱,七星折射。

  起点从本源炬系连接到另一个源炬系,另一个,到第七个。

  七个源炬系在光线的交接中以雁形阵略微移动,鲜明的移动。

  在漫无边际的星图之中,这光线将七个源炬连成了区中的一体。

  达里奥桥长有不少秘密,或许这只是其中一个吧。

  算了。

  看到就是赚到了。

  枢星千万太空人里面,估计也只有六位桥长和历任侍从看到过。

舒百氏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