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镇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混沌又混沌的异色空间中,我仿佛看见五颜六色的奇异色彩漂浮在空中,但又好似模糊般什么也看不清,这里没有重力。

  我一直飘在这儿,什么也记不清,到底是我属于这,还是我不属于这。说到底,我为什么会想这些呢?

  “我想不清......”我叹了口气,在这儿感官似乎都是模糊的,但刚刚的叹气却无比真实......吗?似乎是错觉吗?但就是因为这样的错觉,我便再细细的感受了一下,慢慢的,我好像感受到了下坠的重力,我感受到本能的眼瞳开始放大了,随即,我的身体开始迅速往下掉。

  “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好像在曾经无比真实!”不知名的记忆从身边飞逝而过。如同光阴辗转千年。这种感觉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我的整条身体,摔入了清凉的水中。

  沉浸在水中,静静的感受着身体下沉的速度,我只是呆呆的望着水面。慢慢的沉入水底,光线开始慢慢变淡,我的身体也开始坠入黑暗中,渐渐,当身体接触到似乎是水底的地方时,一切都在瞬息间彻底地黑了下来,曾经还能能感觉到事物,全部都被无声的切断了...只有意识还在提醒自己还存在着。

  ......

  不知过了多久......“我”似乎醒来了,迷糊的睁开双眼,身体开始苏醒,我听见了哗啦啦的雨声,我深吸了一口气,这口气带着泥土和雨的芳香,但好像还有一股别样的味道...

  我细细感受着周围的一切,仿佛我好似重生过一遍般呼吸着,这里是一间阁楼,据能闻到泥土的味道来说并不是离地很高,窗外只能看到黑漆漆的幕布中垂下几点雨水,房间里也很黯淡,只有一盏亮度很低的灯泡悬挂在房梁上,只能靠着不知何时来的雷声才能看清楚外部的景色。

  此时我还躺在地上,我靠着的好像是楼梯的扶手,身后就是下去的空间,这阁楼里遍布着许多箱子,可能是因为一直在下雨的原因...感觉都挂上了一层薄薄的湿层,我试着站起来,可能是还不适应身体的原因,突然感觉掌控不了平衡,便径直从蹲姿缓缓倒了下去。

  我趴在地面上,似乎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但在转瞬之间都消散了。轰鸣的雷声从四处袭来,灯泡早已在雷声到来之前熄灭了,一切瞬间遁入黑暗中,我靠着感觉慢慢起身,摸到窗边,淋漓的雨声让我十分惬意,但当下的处境却所知甚少,雷光闪过,窗外的景色让我为之一撼。

  窗外正中央有一座直立的灯塔,它伫立在一座断崖之上,海水拍击着断崖的底部,荡出的浪花映射出月光的痕迹,飘摇在崖尖之上,波光粼粼的海面一望无际,黑暗的背景仿佛为反射在海水的月光做了陪衬,这转瞬即逝的景色,是我苏醒时遇见最美丽的光彩。

  望着已经熄灭的窗外,我似乎还不知道为何身处此处,仔细回想,但并没有相关的记忆,我似乎忘记了很多重要的事情,但好像关于常识的事物还是明白一些。但这些都并不重要,我的直觉告诉我,先了解身处的情况才最为重要。

  房间内鸦雀无声,现在只剩下屋顶滴下来的小水滴,屋外的雨已经停了,混杂在空气中的不光是清新的雨香,其中似乎还有一种...血腥味。

  此前居然没有察觉...在房间的右墙上,居然被钉着一具尸体,尸体的四肢被死死的钉在墙上,似乎是刚死不久。马上,浓烈的血腥味和呕吐感随即而来,它的血已经被放干了,地板上,稍微潮湿的木板上染上了一大块血,似乎是吸收之后再次受潮的,所以才不会那么明显。

  望着这具未知的尸体,再望向右边的楼梯口,我知道这下面应该会得到我的答案,此时记忆消逝,也并有恐惧可言,走到楼梯之上,楼梯旁有一套配套的雨衣鞋铲子,似乎是给园丁用的。映着月亮的光,望着向下的楼道,黑漆漆的,尸体流出的血似乎也染红了楼道几分。

  我拿上那一套东西,小心翼翼的往下踏步,木楼梯咯吱咯吱的响,虽然失去了记忆,但身体还是忍不住本能的紧张了起来,依稀记得从窗外看的时候,离地面似乎是有三四层之高。缓缓走下,靠在L型的楼梯后,向内悄悄的看去,一样是四处漆黑,可能是把电闸给打坏了...

  我在房屋内四处寻找,听不到任何人走动的声音,也难以察觉到一丝的光亮,向下的楼梯,似乎在别处...摸索了许久,也没有任何收获,但靠着长期在黑暗的环境下观察,慢慢也能看清楚一些东西了,这里似乎是一个宽敞的客厅,但太过于空旷了..

  这里也安静的让人可怕,顺着客厅摸索到了走廊,走廊的尽头有月光照映下来,走到尽头,望见了一块许大的窗户,下面连接着的是螺旋状的阶梯。顺着阶梯向下,就是一副标准的豪宅大厅了,大门口上一排的玻璃透出许多月色,两架螺旋式阶梯分布在两旁,中间则是空荡荡的,只摆着一座雕像,还有一架钢琴。

  我心想,这么大的房子,居然空荡荡的,然后慢慢走向大门边,但好像听见,门外有一阵阵嘈杂的声音传来......

  我躲在大门后面,准备看看到底是来者何人,听见了燃烧的火把的声音,外面传来几句话...“团长,真不怕他们会报复我们吗?”“少废话,我们自己也是穷途末路了,早死不如早超生,不如碰碰运气,反正...这个世界都变成这样了。”

  随即,好像是外面的人做了几个手势,大门便开始接受外面的人的敲打,经过他们的不懈努力,巨大的门从中央被大开,敞开后的门扉刚好够我藏下。他们仿佛一只训练有素的军队,闯进来后丝毫没有发出多余的声音,便开始进行属于他们自己的抢夺了。

  而我,就悄无声息的消失在门扉中的阴影里了,“门外的空气就是清新。”我这样想着,外面居然是一座巨大的花园,晚上的花香虽然不是很浓郁,但细细的微香还是存在,但经过细细一看,就发现花已经很久没有人打理了,有些甚至已经开始腐烂了...

  越过花园后的大门,走在泥泞的路上,我也不知道要去往何方,把铲子别在腰间,雨衣帽子戴上,踏着橡胶鞋的痕迹,我便走向了黑暗中的远方。

旅极 · 作家说

友想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