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镇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我检查了一下拥有的东西,除了在阁楼里拿到的园丁套装,雨衣袋子里还有一张不明所以的油纸,但看着它精致的程度来看似乎应该会有用,走出房子十几步后,我好像走进了一座坟墓,泥泞路的周围陆陆续续冒出来一座座坟头。

  我也不多于久留,加快脚步就速速冲出了,走出墓园,看见远处有探照灯在亮,借着探照灯的光照,发现四周有一片片金黄的麦田,麦田中央有一座小房子,应该是拿来放道具和一些粮草的,那今晚先到那去落脚吧...

  缓缓的走向小房子,雨点又开始低落,还好看起来房子的顶部并不会漏雨。房子顶部是由草盖着的,下面则是一座水泥房,内部的空间好像只有两平米,但看起来应该是私人的应该会上锁吧...我想着便靠近了门边,门上的锁悬空挂着。

  可能是忘记锁了吧...我礼貌的敲了敲门后便推开门,钻了进去。房中潮湿空气并不多,里面的干草与农具整整齐齐的摆在那儿,我迎着草堆就是飞扑

  过去,“阿~虽然是干巴巴的草堆,但还是比潮湿的地面要好啊...”我趴在草堆上,半闭着眼睛享受着这片刻的安宁。

  我刚想转过身来,但却感觉有一个冷冰冰的东西正在对着我,靠着我在黑暗中微弱的感知,后面好像还有两个中等形状的物体...是,人吗?突然有一个重重的物体坐在了我身上,然后他手里的东西好像..伸向了我的脖子,因为我是趴着的状态,被这样挟持了也使不上力,真是难堪阿...

  我就这样默默的僵持着,这个姿势,我也成为了钉板上的鱼肉,只能委委叹息,但此时我的手好像也被抓住了,触感就像...稚嫩的小手...然后又过了许久,后面的人终于说话了。

  “你...你是谁?”带着一声奶味的小女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听到声音后,发现是这样一位不具威胁的小女孩,我便从容起来了。

  〝我是,我的名字是...”说着说着,我瞪大了黑暗中的双眼,虽然什么都看不到,但是我居然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到底是怎么了。

  “抱歉呀...我忘了我叫什么名字了,能叫我...”话还没说完,后面令一位的声音传来:“可能...她也忘记了属于自己的记忆了吧,姐姐。”冰冷的寒意从脖颈处传来,这种感觉再也不想尝到了...

  “居然在这种狭小的房间里没注意,被两个女孩子得手了...太大意了...虽然忘了之前的事情,但现状如何考虑才是应该做的事。”我这样想着,说:“你们好呀..小,朋友,初次见面,为何要这样刀刃相向捏...”我紧张的噎了噎口水。

  后背上传来一道声音:“还说为什么!你们这群流浪的人!还有脸问我们这些受害者吗?!”听着后面的声音,好像带着一点哭腔..但我也感觉很莫名其妙。俗话说得好,强加的标签就和随地吐的口香糖一样一一真粘人。看来我真是惹上一条麻烦事了...

  “真是麻烦阿...”总之先得找办法套出话来...我也感觉到很莫名其妙。“抱歉阿...我,我没有做那种事阿,我才刚从那边的地方出来,我只是想落个脚而已..至于你说的那些情况,我也是完全不懂阿。”我只能道出事实。

  毕竟还是心智没有成熟的小孩,听我说出我并不是他们要针对的人后,感觉就好似就放下了警惕。但他们也没说话,你们就静静的僵持在这儿。

  一段时间的沉寂后,我实在是不喜欢这种僵局..便发出一言试图打破僵局:“那...能不能放开我了阿..我有点难受..”脖颈处的刀似乎离开了些,但他们还是没有一个人发话..

  又过了一段时间,背上的小女孩撒开了贴在脖颈处的东西..随后便从我背后慢慢开始离开了。我也不敢做大动作..就慢慢的躺在旁边靠着墙的地方,回想起刚刚的对峙,真是又心悸又搞笑..但还是忍不住喘了几口气。

  我用余光看向他们,也不知道他们在搞鼓什么,过了一段时间后,擦的一声,火光从那边传来,她们用火柴点燃了蜡烛,虽然感觉在都是干草的地方点燃不好,但也只好注意点了..

  “那个..附近有村庄吗,或者小城镇?话说这里是哪里阿?”我的求知欲感觉比我的求生欲还要胜过几分,就算要死,也要所得为止嘛..

  蜡烛的火光从星光到飘摇不定再到熊熊燃烧,照应出来她们两个的脸,都是清清秀秀的少女..看衣装感觉好像是一般家庭的,但衣品很好,看起来都很漂亮,稚嫩中带着一丝丝可爱。但稍大一点的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镰刀,我噎了噎口水,刚刚应该就是这个靠着我的脖子吧..真可怕啊..

  火光映出少女的半边脸,她注视着你,说道:“我只知道旁边有一座小镇,我们就是从那里过来的。”说完便抱着旁边的妹妹,看起来很爱惜她的样子。

  “这里是哪里不知道吗?那为什么你们会从那边过来?”

  “不知道,至于为什么我们会来这......”姐姐把头沉了下去,沉沉的念出了接下来的事情。

  我们醒来的时候是在一家裁缝店里,当时我们睡在店中的一间小卧房里,醒来的时候我的怀中就抱着她。但我们出去问这样裁缝店的主人时,他说我们却不是他的孩子,我们是他几天前在店外面见到的。

  他说他只记得他是这个裁缝店的老板,除此之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过了几天后他就不想再收留我们了,然后就把我们赶了出去。虽然给了几件看上去很精致的衣服,但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在外面的世界上活下去...直到......

  我们遇到了由一个黄毛所率领的小团队,他说他们建立的时间也在最近,正在急需招人手。于是我们把老板给的衣服交给了他后,我们就被带到了他们的据点。

  刚开始一个月还好,他们的食物都是一些馒头包子什么的,有时候还有加餐,团长平时也待我们很好,但我们吃了一个月的饭之后...

  其实我们也感觉我们索要的太多了,但我们把衣服给了他们后就没有什么可以拿出的东西了,用衣服抵了一个月的食物对我们来说已经是很大的福分了,虽然团长说了让我们放心,他会保证食物的供给的,但我们也知道这里的食物已经越来越不够所有人饱腹了。

  大家其实都知道,他给我们的比我们给他的都要多,其他人还会去帮他干活,但我还要照顾我妹妹,我还不能丢下她。但这里的收支已经不平衡了,我们一直待着也不是个事...

  “于是你们,离开了那里?”我有些惆怅

  “是的,我们乘着今晚上离开了那里,不知道在哪里隔駭捡了什么东西吃后,我们就找到了这个地方睡觉,然后你打开了门,我就拿起那把刀接近你...”她垂下了头,似乎是对刚刚做的事情有些愧疚。

  “没事的,你们也做的没错..我来这里...也是打算来休息的,所以不用自责。”我靠近了她,打算摸摸她的头,但旁边的妹妹其实也有点吃醋,刚想拿手拦住我,发现手的长度不够,就支楞在那里。

  这位姐姐的头软软的,飘飘的发丝仿佛在反客为主,抚摸着我的手掌,映着烛光的背景,真的十分漂亮。

  我们之间的隔阂似乎就在此刻消失了,我的肚子打了咕噜,他们说有一点剩下来的馒头,之后我们一起将草细心整理成了一片大大的床,我们在烛光之下讲了很多的话,但最关键的名字还是想不起来...

  夜深了,我把我的雨衣挂在墙上,听着外面的雨声渐渐减小,便吹灭了蜡烛准备让大家睡觉了,睡之前,他们对着我说着晚安,我觉得那真是最美好的时刻。沙沙的雨渐渐的下着,我们便也沉沉的睡去。但我知道,明天我们该怎么办才是最难办的。

旅极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