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镇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走去城镇的路上,我仿佛听见后方传来一阵声响。

  “可能是错觉吧。”

  我走过金黄的稻谷之路,再走一小段平野,远远望去就见着了镇子的一角,这儿的屋子大多带有红红的屋顶,直耸的烟囱。但有些屋子却也如刚刚那件平房一般破旧。

  我游荡在大街上,大街上的人很少,遇见的很少的人几乎都趴在路边,似乎已经奄奄一息。但我也顾不及他们,只能漫无目的的寻找着能给我带来讯息的人。

  一直沿着镇中道路,直至快到道路尽头的7型道路时,我的肚子发出饥饿的声音,往左撇去,有一群人分散的围在一间木房边上,一股包子的香味从中传来。我拖着疲惫的身躯被香味所吸引去。

  这,好像是一个包子铺,在贩卖包子的人是一位带着高高的厨师帽的人,旁边则站着一位黄色头发的人,摆着臂架在厨师身上。自从我站在那儿观察的那时候起,那位黄色毛发的人就一直在盯着我,我也只能盯着这里的食物。随后便只能转身坐下,背对着他们想着接下来的对策......

  包子铺的外面有做拱桥状的木桥,铺子的水平位置也比较高。我坐在中间,把腿垂了下去,中间并没有护栏。我望着对面街坊空寂的房子,其中的人烟或许是看不见,还是已经消逝了呢?

  在我望着对面思考的时候,我的肩好像被谁拍了拍,然后身边就坐下来一个黄毛,“感觉他要放出很多话”这是我心中的想法。

  “你好啊,好久没有看到你这样的生面孔了。”我随即震了一下,虽然我戴着雨衣的帽子,但他说的话还是让我难受了。

  初来此地什么都不知道就在大街上游走,而且还轻易的就被食物的香味吸引而去,什么都调查不清楚就被人发现不是本地人了这件事...太大意了,但我肚里的粮食让我不能再思考下去接下来的对策,只能慢慢的听着他的话。

  “这儿一般不会有人来的,你是从哪来的?”又一个问题传来。我心想可能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孩,看着他岁数也不大,我原本不想搭理,便回头问那老板能不能用雨衣换几个包子。

  得到的回答为否时,我本想离开这里。但没想那小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是不是没有钱,这老板是我父亲,如果你能加入我的团的话,我可以考虑让你吃几顿饭。”我自知天下没有掉下的馅饼,但。

  ......

  我大口大口的吃着包子,坐在店铺的门前,小孩从后面走了过来,用杯子给我递了一杯水,随后也慢慢坐了下来,慢慢说道:“你...知道失忆症吗?我好像生在这里,但我也不太清楚,我们大多都有这种情况,我身后那所谓的父亲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真正的父亲,我是靠语言才让他当了我父亲的。”

  随后便叹了一口气,又说道:“我也只知道他以前是做这个事情的人,似乎得了这种病的人只是失去了对于同类,也就是认识的所有人的记忆,我身后的父亲就只记得天天卖包子,好像也忘却了为什么才要卖包子。除了这件事外其他一片都是空白的。”

  然后他又指向了街道“这里,乍一看还是有人的吧,但只要仔细的看就知道只是无意识的行动而已,失去了社会行为的人类只是无意识的野兽罢了。这句话是我从那边警局里的电视听来的,这里虽然已经人烟稀少,但也还是能收听一些外界的信息的。”

  我思考着,如今自己忘记事情的原因便是这种病,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便继续吃着边与他聊了下去。

  “对了,你没有地方住吧,要不,加入我的团,让我们一起解决这个问题,让这里变好吧,我设想过,只要找到了招致灾祸的源头,这件事也一定会解决,到那时,我们失去,忘却的一切,都会想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心想,我刚刚不是默认加了团吗?难道...他还有健忘症?算了,待会吃完找个理由就跑吧。

  我咽下了最后一口包子,对着那位小孩说道:“你是不是看我身无分文,就想着一顿饭让我走了,你这些话说了很多遍了吧!就和你身后所谓的“父亲”一样,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些,但我可不会如你的愿,我走了”

  那小孩坐在那,直愣愣的坐住了。虽然他说的话很有感染力,很正确,但我真的很讨厌这种无论如何都很正确的人阿。虽然在起身的这一刻,下一顿饭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但我也并没有后悔。

  自己本也无依无求,只想知道自己的身世等等东西而已,更何况失去了记忆,本应该是对生活没什么期望的,但却为什么那孩子,会有那么高的对未来的憧憬。他好像不一样,这样想着,我在街头左转的拐弯处又忘了他一眼。是一个比较清秀的小青年了,可能是声音还比较幼,所以我才认为是小孩吗?

  看着他愣在原来的地方,他这眼中似乎蕴含着一丝复杂的神情,但接着我便离开了那儿。走向了拐角处。

旅极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