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镇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重新站在昔日的宅邸前,花园外的铁门果然留有被撬开的痕迹,没有错!这座中心高度如城堡一般的宅邸,应该就是我曾经的家。

  四周依旧是荒无人烟,按照花园的生长情况来看这里荒废的时间还不是挺久。昔日的阴雨已然消散,今日的阳光仿佛将一切洗去。

  但应该存在的记忆我还是浑然不知,虽然在找寻他的道路上我背负了不少,但...寻找它可能也是我的宿命吧。我手里拿着走之前带着的干粮,慢条斯理的吃着。

  我经过凌乱的花园,经过那日被撬开的大门,然后。回到了苏醒时的那具尸体旁,可能是当时的湿气遮盖了味道,在阳光下它的腐臭味格外令人难以接受。

  但我还是想观察着他,他到底是因何而死,又是因何在这呢?我捏住鼻子,虽然效果只有半分,我仔细的观察着这具尸体。

  按性别来说很容易区分,应该是一位男性,但脸已经模糊的看不清是什么年龄段了。他穿着白色的薄衣,但与血水交融在了一起,然后现在干掉了又与皮肤粘在一起。躯体上有着许队段刀痕,但都不是致命伤,我翻找着尸体,试图寻找着真正的死因应该是什么。

  但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浓烈的呕吐感,在尸体的旁边把刚刚吃下的东西都吐了出来。但在浓烈的虚脱感中,我好像又感觉到什么,随之开始翻找他全身上下的口袋。从里面找到了一颗颗子弹,塑料袋包装上却写着纪念两个字。

  “这难道是纪念品吗?”但线索往往都是碎片化的,接下来只能在旁边看看了。我便抬头看起周围的情况,从窗边的抽屉中找到了一把带血的刀,望着这把陌生的刀,脑袋空空的,随后便抬起头,望向海边。

  太阳挂在高高的海平面上,这座地方确实是一个好地方,海风悠悠的吹过我的耳边,虽然离海不是很近,坐落在这里海风的咸腥度也把握的很好。

  瞭望塔依旧伫立在断崖边,似乎那是在塔刚建好时然后前边塌了一大块吧,不清楚还有没有在运作,但现在...就算有人也无济于事了。

  发了一下呆后,我决定去其他地方看下,这地方一时半会应该也不会像那时一样拥有许多的外来之人。我在上下楼之间四处寻找,但这里就像鬼屋一般,明明每座房间里都有人生活过的痕迹,但就是见不到一个活人,以至于最后我的胆子与动作由于有刀和寂寞都变得大与聒噪了起来。

  这里的柜子里只有零零散散的能吃的东西了,感觉被抢走了很多,但比没有好,这里好像并没有被破坏,可能是第一次来玩(探索)吧,并没有破坏什么东西。

  我站在二楼的护栏上,望着下面旋转楼梯旁边的钢琴与石像,这样的设计我好像不是第一次见了,感觉,这个样式应用的很广泛。

  ......

  我随便找了一个舒服的床,在上面休息了会,一觉醒来,天已经黑了,“这里太大了,太难找到什么线索了。”我心想,又回到了那个阁楼,吹着海边过来的风,又转头望了望后面那局尸体,又看向外面的灯塔。

  “为什么这种事会发生在我身上阿...”我感慨的对外面的天空吐出这句话。自从从这里醒来所有的事情都变得莫名其妙,真的...完全搞不懂阿,出去见到的人一个个都不认识,说到底我到底是谁啊?我原来应该生活在哪啊?

  一想到认识的人,就一片空白,地上那个人也是,虽然他是我现在最熟悉的人了,但是,真的好寂寞阿。而且这里没有多少食物,说不定过不了多少天就会饿死吧。

  我从阁楼走了下来,“就算现在回去那儿他们也应该把食物消耗的差不多了吧。”窗外的月光照在走廊上,虽然明亮,但是温度却聊胜于无。

  希望能在这最后的时间里找到关于自己的事吧,这里的秩序早就很乱了,按他们说的来看,我是比他们晚醒很多天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肯定是比较特别的,应该还有我没观察到的地方!

  我猛的下楼,好像想起来什么,坐在楼下的钢琴上,随后身体便好像想起什么似的弹奏起了乐章,虽然听不懂我在弹什么,但能听出来我根本是在没有节奏的敲击,声响发出来犹如刺耳的猫叫。

  这到底,是为什么?

  真的很诡异,在自身记忆不全的情况下,难道身体记忆在慢慢扩大自己的感知力的潜移默化中,慢慢替代我的本体吗?我现在根本控制不了自己。但我却并不抗拒,我好像对我的身体完全相信。

  终于,“乐章”弹完了。我的身心好像充实了起来,仿佛在这儿弹钢琴是我的享受,接着又有种感觉在指引着我,我便望向钢琴与石像中的地方,两物中间赫然有一丝门缝的光亮挂在墙上。

  是有人弹奏就会发出光亮吗?我慢慢靠近了那个门缝,眼睛靠着门缝,刚想望进去就有一股阴冷的风从里面吹来。

  我抱着好奇心准备打开这扇所谓的门,门显然是打不开的,反正没有人,我就用我的刀打算破坏掉它,但是没有办法,于是我把那座雕像推向门,“打开”了它。

旅极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