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镇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越过厚重的雕像,破碎的木门散落的碎片撒在周围,里面是一座旋转楼梯,灯光慢慢蜿蜒着下去。

  “原来这里是有灯的吗?可能是我忘记打开了。”我顺着楼梯慢慢的向下走,地下室肯定偏阴冷一些,在旋转楼梯的下面,有一个长长的通道,不知道通向哪儿,另一边则有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房子,怎么说呢?它的门比较诡异,上面好像有一层干不掉的红漆似的。

  我想打开这扇门,但是很显然这扇门被锁住了,可能是很久没有人用了,地下室整体也比较冷清,只要发出声音就会狠狠地回荡起来。

  没办法,只能用刀慢慢刮开,经过了漫长的敲砸打翘,锁已经面目全非了,但还是差一点,最后只能去壁炉找了一根比较厚的没有烧完的木棍拿来砸开。

  当门被我狠狠的踹开时,两边的风顿时如鱼贯而入般涌入了房间内。门内的气压似乎比较小,可能是没有通风管道,风瞬间就吸了进去,但同时,一股血腥的味道从里面飘荡出来,一眼望过去,地面上一片血红,难道门是被他们的血给浸湿了吗?

  室内似乎是像阁楼一般的大小,长方形的面积,门的对面就是一架白花花的电视机,不知道现在播的是什么频道,魔法阵样式的地毯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具看穿着像是女仆的尸体,我又向周围看了看,看来是没有通风口的,不然就不会有这种气压的效果。

  此时我还站在屋外面,经过之前的洗礼,我已经对血腥味有了些许免疫,我又推了推门,门后面好像被什么卡着,我走了过去,有些讥讽的望着门后面的尸体,这是一位穿着红色袍子的女性尸体,与其他的尸体间隔比较远,好像是她干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做出这样的判断,但根据伤痕的判断确实是这样的,女仆们的尸体已经开始糜烂了,有些已经尸首分离,肢体也零零散散的,看来这个女人的手段很狠毒阿。

  但看来是她无法出去了,然后死在了门前,难怪那么难推开。那么,我甩了甩手,径直走向了白花花的电视机旁,电视机下面的柜子里应该会有东西,面向着柜子,身后的尸体旁好像动了一声,我以为是气压的缘故动了一下吧,就没有理会。

  但就在这电视机的底下,我却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柜里里先摆着的是一本厚厚的日记。

  与恩人相遇第一天

  今天,是我诞生的日子,恩人说我忘记了很多事,恩人说我之前喜欢穿着红袍,也就喜欢这样叫我了,我之前很多事都忘了,不过哦,我忘记了的事都会告诉恩人,恩人也很开怀,都告诉了我,我很开心

  与恩人相遇的第二天

  我会写字了,之前的字都是恩人写的,所以很好看,我的字相比恩人还是需要进步阿。我会努力的。

  与恩人相遇的第三天

  恩人说我在记流水账,感觉没太必要说让我停了,才不要,明明才,刚记一天呢。还有哦,恩人据说在其他地方做什么实验,但内容我肯定是不允许知道的啦..但我还是想帮助恩人做实验,但恩人却说什么,你愿意这样想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真是气死我了

  ...

  与恩人相遇的第二十天

  好久没记日记了,在那之后恩人重用了我,而且之后他说什么,等我完成后,就带你去很远的地方一起生活,一起活着,虽然我肯定会同意,但在这儿会有什么不妥吗..

  ...

  与恩人相遇的第五个月

  我们搬到了一座小镇,这里的人性格都好好,环境也很好,我们的家在悬崖灯塔的下面,是不是很有美感,对吧!听说这就是别墅哦,当然这里对我来说来说应该也会很特别!

  ...

  与恩人相遇的第一年

  我们的孩子出生了,是个女孩,和他的父亲很像,她的房间我们准备在二楼,那儿充满着阳光,肯定能让她好好成长的。

  ...

  与恩人相遇的第十年

  孩子长大了,也马上就要从镇上的小学毕业了,但为何在这个时候,恩人说要把孩子带回去,他说他也不忍心..我也只好照做

  随后日记变得潦草

  第十四年,孩子带着几个女仆经过了三年回来了,但他好像和不认识我一样,我这么多年的付出都白费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一定要查出来原因...

  恩人说出了一些我不懂的事情,但我只认为他们是想毁了我们的孩子,绝对不可能这样

  明天我计划把监视孩子的女仆引到地下室全杀了,恩人就这样拜托你沟通好孩子吧

  日记就到了这里

  我合上日记,深深的吸了一口带着血腥味的气,慢慢的想着,然后慢慢的呼出一口气。

旅极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