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路寒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11 破阵一曲云水激

  小雨的必杀一剑非但没能击杀尉迟天罡,反而杀死了她自己?

  甚至,她的尸体还被透体而出的【天华剑】,钉死在了马车后方的一块巨石之上……

  这一结局,显然出人意料。

  而且这一结局,未免也发生得太过突然

  ——突然到就连江浊浪都来不及阻止……

  然而对于场中的慕沉云和拓跋无锋来说,却是全无反应,甚至根本无暇关注小雨出手的这一剑

  ——因为他们此刻的对手,是近乎神祇般存在的尉迟天罡。

  【西江月】上的【沉云】、【魔将】,已然施展浑身解数,却只能在尉迟天罡的手下艰难抗衡,哪还有半点心思顾及其它?

  所以对于小雨之死,唯一能够有所感受的,就只有马车上的江浊浪。

  然而这一刻的江浊浪,却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甚至整个人都安静得出奇。

  难过、失落、抱怨、悲恸、愤怒、疯狂……这些本该存在的情绪,通通没有出现在这位江三公子的身上。

  因为有一种情绪,叫做哀莫大于心死……

  从杭州的钱塘镇外,到如今这一片北漠疆域的荒漠之中,这一趟北上出关的远行,对于江浊浪而言,就是不停地失去……

  人之一生,又何尝不是如此?

  两手空空而来,孑然一身而去,万般带不去,唯有孽随身……

  看了一眼身旁仍在熟睡中的开欣,江浊浪已默默取过马车上的一个长条形包袱。

  【长歌剑】虽然已经遗失,但是他的身边还有一件武器

  ——武林十大神兵之一的【破阵】!

  包袱之中,那是一面深黑色的古木琵琶,琴颈以上却是白色;琴腹的面板和背板上已颇有磨损,还有几处新漆修补的痕迹,显是一件有不少年头的古物了。

  江浊浪怀抱琵琶,正襟危坐。左手五指按定四弦,揉、吟、按、推、挽,沉稳如巍峨高山;右手五指掠过四弦,弹、挑、分、抹、扫,轻盈如穿花蝴蝶。

  子弦、中弦、老弦和缠弦四根琴弦,已在他的十指之间不停颤动,却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没错,此刻【破阵】的这一奏响,既没有音符,也没有旋律。

  这是一支无声之曲,宛如江浊浪此刻心丧若死的心境……

  望着场中激战不停的三大高手,江浊浪十指不停,两只眼睛却已缓缓闭上……

  场中,尉迟天罡又是隔空一掌击出,“砰”的一声拍中拓跋无锋的脑袋,将他打得整个人原地翻转了好几圈。

  然而有【麒麟紫金甲】的头盔庇护,这位【魔将】定了定神,又再一次冲上前来,拼死缠住尉迟天罡的右手。

  趁着这一闲暇,不远处的慕沉云已将自身的【焚云功】催发到极致,方圆一丈之内,皆是棉花一般厚重的云雾。

  然而不等慕沉云将整团云雾焚灭,化为掌间汹涌的热浪攻出,他的左手突然一动,径直探入了这团云雾之中。

  云雾并未焚灭,也不曾化为热浪,而是在他左掌间的冰凉之中,凝聚成水!

  紧接着,慕沉云左掌一翻,由云雾凝聚而成之水,已势如飞奔的江河一泻千里,滔滔不绝,直取对面的尉迟天罡!

  这一击,显然是在尉迟天罡的意料之外

  ——已经和慕沉云交手数十招的尉迟天罡,不但已经摸透了【焚云功】的路数,而且对慕沉云掌间那股炽烈的阳刚之力,更是再熟悉不过。

  可是慕沉云的左掌此刻化云为水,继而发出惊涛骇浪般的一击,却是一股透骨的阴柔之力,与先前的路数分明截然不同!

  “哗——”

  尉迟天罡右手化解拓跋无锋的纠缠,以左掌去接慕沉云突如其来的这一击,两股巨力在半空中碰撞,顿时发出激荡的水声。

  水声之中,尉迟天罡的左掌竟然微微一颤,似乎惊讶不小。

  然而比起尉迟天罡此刻的惊讶,慕沉云自己更是惊讶。

  因为他认识自己的左手化云为水的这一击

  ——这是【水击三千里】!

  虽然这门神通是他三师弟的成名绝技,但是慕沉云这个二师兄却并未修炼过!

  惊讶之中,慕沉云已抽空望向马车上怀抱琵琶的江浊浪,顿时醒悟过来,脱口问道:“身外化身?”

  江浊浪没有回应,只是双眼紧闭,继续弹奏他怀里的那面【破阵】

  ——因为伴随着这一支无声之曲的奏响,江浊浪此刻所有的神识,已经不在他的这副残躯之中了……

  与此同时,场中慕沉云左手的动作不停,继续化云为水,施展出【水击三千里】的神通,再一次攻向对面的尉迟天罡。

  慕沉云不禁怒道:“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但他话虽如此,周身真气流转之际,已将自身的【焚云功】毫无保留地施展开来,生出遮天蔽日般的大团云雾,好让自己的左手源源不断地化云为水。

  与此同时,他的右手并未停歇,继续焚灭云雾,化为热浪攻出,以【焚云功】炽烈的阳刚之力,配合他左手【水击三千里】透骨的阴柔之力!

  转眼之间,水火不容的阴阳二力,已同时出现在了慕沉云的双掌之间。

  而且,相生相克的这两股力量,居然还阴阳互济,融为一体,生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威力

  ——这一威力,仿佛是源自化生出阴阳二气的太极,又仿佛是源自太极初生之前的无极!

  这,就是【焚云功】和【水击三千里】的云水合击!

  显而易见,江浊浪此刻以【破阵】奏响的这一支无声之曲,已然将他的神识注入了慕沉云体内,从而借用自己这位二师兄的一只左手,施展出了他【水击三千里】的神通!

  至于【水击三千里】,非水不可为之

  ——在这片一滴水都看不见的荒漠之上,本该是一筹莫展、全无用武之地的【水击三千里】,却凑巧遇到了能够凭空生出云雾的【焚云功】。

  这并非偶然,而是【焚云功】和【水击三千里】两门神通天生的相辅相成。

  不仅如此,【焚云功】炽烈的阳刚之力和【水击三千里】透骨的阴柔之力,两者一经交融、阴阳互济,还能在相生相克之际,凭空产生数倍于之前的威力!

  所以早在将这两门神通分别传授给门下的慕沉云、江浊浪两名弟子之时,少保便曾说过一句话:

  “倘若你们师兄弟联手,以【焚云功】和【水击三千里】发出云水合击,便是天下无敌。”

  但是在这句话之后,少保还补充说了一句:

  “除非是碰上那个人……”

  所谓的“那个人”,少保当时并未提及他的名字

  ——因为那个人独一无二的存在,世人已不可直呼其名;而且那个人的名字,更是少保门下一直以来的禁忌……

  显然,这些都已经是很多年前的往事了。

  此刻的慕沉云和江浊浪,也已无暇回顾这些往事

  ——这是他们师兄弟二人自技成以来,首次联手对敌。

  同样,这也是【焚云功】和【水击三千里】这两门神通自创立以来,首次形成云水合击,展现人间!

  云,不知从何而起;

  水,不知因何而击。

  面对云水之中这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即便是近乎神祇般存在的尉迟天罡,也已有些抵挡不住!

  终于,在强行接下【焚云功】和【水击三千里】的三次合击之后,尉迟天罡身形一晃,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

  这是尉迟天罡的一小步,却是世间所有习武之人的一大步!

  因为尉迟天罡此刻的这一退却,也就意味着纵然是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神祇,也一样能够被击败!

  趁此机会,拓跋无锋犹如一只浴血的猛兽,用尽全身劲力,狠狠一拳攻向尉迟天罡的后背!

  “砰——”

  正在全力对抗慕沉云双掌之间阴阳二力的尉迟天罡,居然被拓跋无锋的这一拳突破护体气劲,结结实实地打在了他的背上!

  先后挨了尉迟天罡数十记重击的拓跋无锋,直到此刻,才终于有机会还了对方一拳!

  蚂蚁急了,尚且要咬人;野草怒了,尚且要割人

  ——又何况是名列【西江月】上的【魔将】!

  受此一拳,尉迟天罡的身形再次一晃。

  这一刻,场中的三大高手都能清楚地感受到,尉迟天罡已经受伤了!

  凌驾于凡人之上的神祇,居然也会被凡人所伤?

  这一刹那,在慕沉云和江浊浪这种层次的高手眼中,当然不可能错过这个稍纵即逝机会

  ——【焚云功】和【水击三千里】再次合力击出,于慕沉云的左右双掌之上,正中尉迟天罡的胸口!

  一拳双掌几乎不分先后,在同一时刻命中尉迟天罡的后背和胸口

  ——这是【西江月】上三大绝世高手的合力一击!

  受此重创,尉迟天罡却只做了一件事。

  他没有理会背上拓跋无锋的拳头,也没有理会胸前慕沉云的双掌,而是解下了一直悬挂在他腰间的那只皮囊。

  “啪——”

  皮囊上的木塞弹落,顿时酒香四溢,可见里面装的分明是产自关外的烈酒。

  尉迟天罡高举皮囊,一道清澈的酒线随之倾泄而下,一滴不落地流淌进了他的嘴里。

  他这是在……喝酒?

  话说【西江月】上关于尉迟天罡的那一句描述,是为“塞上煮酒饮天罡”。

  “塞上”固然很好理解,乃是指他身在北漠;“天罡”也很好理解,乃是他的名讳。

  但是当中的“煮酒”二字,所有人都不明所以,不知道诸葛阴阳在填写这阙【西江月】时,为什么要用这两个字来形容尉迟天罡。

  难道是因为他喜欢喝酒?

  没有人知道其中缘由,就连身为北漠将帅的拓跋无锋,也同样不知

  ——对于近乎神祇般存在的尉迟天罡,世人所知本就微乎其微,又怎么可能知道他平日里有什么嗜好?

  但是现在,至少慕沉云、江浊浪和拓跋无锋三人,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会是“塞上煮酒饮天罡”……

  伴随着皮囊里的烈酒尽数入喉,眼前的这一道灰色身影,似乎已经有了某种变化。

  那是一种不可名状的变化,既说不清,也道不明。

  但是慕沉云、江浊浪和拓跋无锋三人,都能够清楚地感受到这一变化所产生的结果

  ——尉迟天罡变强了!

  又或者说,直到此刻饮下皮囊里盛装的烈酒,尉迟天罡才终于打算使出自己真正的实力?

  一时间,【西江月】上的三大高手,已同时震惊当场。

  但是他们并没有惊骇太久

  ——尉迟天罡身形不动,体内突然有一股无形力道激射而出,顿时震开了他面前的慕沉云和他身后的拓跋无锋!

  完了……

  今日这一战,显然已经没法往下打了,也没有必要再往下打。

  慕沉云、江浊浪和拓跋无锋三人拼尽全力,到底还是无法击败这个近乎神祇般存在的尉迟天罡。

  甚至,他们之前所面对的,还只是喝下烈酒之前的尉迟天罡,也就是未尽全力的尉迟天罡。

  而此刻他们即将要面对的,是终于要使出自己真正实力的尉迟天罡!

  蚂蚁终究只是蚂蚁,野草也终究还是野草

  ——凡人和神祇之间的鸿沟,终究不可逾越……

  但是至始至终,这位北漠太师帐下的第一猛将、【西江月】上的【魔将】拓跋无锋,一直没有妥协,也绝不可能认命!

  哪怕还有一线希望,又或者根本没有任何希望,他也要全力一试!

  就在被尉迟天罡体内那股无形气劲震开的同时,拓跋无锋陡然怒喝一声。

  然后,他在半空中强行折返身形,重新回到尉迟天罡的背后,将自己的两条手臂穿过尉迟天罡腋下,死死扣住对方的双臂;

  同时,他的双腿也从尉迟天罡胯下穿过,一左一右缠住对方的双腿!

  这是草原上广为流传的摔跤之术,拓跋无锋已经从背后彻底锁死了尉迟天罡的四肢

  ——若非脸上戴着面具,按照拓跋无锋此刻近乎疯狂的举止,只怕他还要一口咬在尉迟天罡的后颈上!

  绝不能让尉迟天罡施展出他真正的实力……

  反正今日也是一死,不如拼死一搏!

  这一刻,用尽全力锁死尉迟天罡的拓跋无锋,已经豁出了自己的性命,把最后的一线希望寄托在了对面的慕沉云身上

  ——因为他很清楚,只有慕沉云双掌之间那一股阴阳互济的强大力量,才有击杀尉迟天罡的一线希望!

  慕沉云和江浊浪当然明白他的意思

  ——尽管是不共戴天的敌对双方,但是历经今日这场血战,双方已然惺惺相惜。

  不管怎么说,【魔将】拓跋无锋,都是一条铁骨铮铮的硬汉!

  慕沉云的左右双掌继续攻出,全力施展的【焚云功】和【水击三千里】,依然是攻向尉迟天罡的胸口!

  “砰——”

  一声巨响之后,天地万物,似乎都已就此静止……

  场中,拓跋无锋继续从后面锁死尉迟天罡的四肢;慕沉云那两只肥厚的手掌,也已结结实实地打中了尉迟天罡的胸口。

  可见却又不可见的灰色身影中,没有人能够看见尉迟天罡此刻的神情。

  但是,慕沉云、江浊浪和拓跋无锋三人,突然听见了一阵笑声

  ——这是尉迟天罡的笑声!

  笑声落处,尉迟天罡已用生涩的汉语叹道:“可惜,还差些。”

长桴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