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路寒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12 亡者临世诛神祇

  伴随着尉迟天罡此刻的这一开口,【西江月】上的三大高手几乎已经崩溃当场。

  这是一种足以令人窒息的绝望……

  对于尉迟天罡的这一存在,若说之前还存有争议,将他称之为“最接近神的人”,又或者说是“神祇般的存在”,那么从此刻开始,就再也不会有任何争议了

  ——尉迟天罡,就是神祇!

  哪怕强如慕沉云、江浊浪和拓跋无锋,终究还是无法以凡人之力弑神……

  得出这一结论,绝望中的拓跋无锋不禁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

  事到如今,这位【魔将】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用尽他残存的所有力量,不惜一切代价,竭力锁死尉迟天罡的四肢

  ——他恨不得将自己的血肉骨骼,甚至连同他身上这件【麒麟紫金甲】,尽数嵌入尉迟天罡的身体之中!

  与此同时,慕沉云和江浊浪也同样没有放弃

  ——慕沉云右掌之上【焚云功】炽烈的阳刚,以及他左掌之上【水击三千里】透骨的阴柔,相生相克的两股力量并未消停,而是源源不断地注入尉迟天罡体内!

  尽管他们三人都很清楚,这些举止不过是在白费力气,根本就不足以弑神,最多也就是和尉迟天罡继续僵持一段时间……

  正如逐日的夸父、填海的精卫、移山的愚公,从古至今,总会有那么一些不自量力的凡人,要去挑战不可能被战胜的神祇,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只为发出自己的呐喊……

  现在,慕沉云、江浊浪和拓跋无锋三个凡人,就是在向神祇发出他们最后的呐喊!

  暗沉的天空中乌云密布,肆虐的寒风飞沙走石,一场将至未至的暴雪,即将覆盖整片荒漠。

  远处,是拓跋无锋麾下的数万北漠将士,便如自古以来世间那些愚昧且无知的看客,只能默默观望着这一场向神祇发起的抗争,等待最后的结果。

  场中,抗争还未结束,凡人依然还在做无谓的僵持。

  然而就在这一刻,众人所在的这一整片荒漠,突然有了一种诡异的变化。

  恍然间,所有人眼中的各种颜色,已在不知不觉中悄然褪去;天地万物,最后只剩下了黑白二色……

  显然,这只是刹那间的一种错觉,又或者说是幻觉。

  但是这一种诡异的感觉,却绝对不会有错

  ——如果一定要形容这种感觉,就仿佛是传说中那亡者聚集的地狱,突然降临在了这一片荒漠之上。

  没错,就是地狱降临人世!

  而这一种诡异的感觉,就是死亡的气息!

  死亡的气息,自然是源于一具尸体

  ——那是马车后方的乱石岗中,被【天华剑】钉死在一块巨石之上的小雨的尸体。

  这一刻,小雨的尸体居然睁开了眼睛!

  这是……诈尸?

  已经被【天华剑】洞穿了心脏的小雨,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存活。所以除了诈尸,似乎再也没有其他的解释

  ——而且,小雨此刻睁开的两只眼睛里面,瞳孔已经变成了灰白之色,再不见丝毫神采,只有无穷无尽的迷茫。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止是睁开双眼,小雨的尸体甚至还开始动了

  ——她似乎想从那块巨石上面下来,却被透体而出的【天换剑】牢牢钉在岩壁之上,完全无法动弹。

  小雨的右手,此刻还紧紧握着胸前的剑柄,而且还是用衣襟将剑柄牢牢绑缚在了她的右掌之中。

  但她并没有拔出自己身上的这柄【天华剑】

  ——她将左手探到自己背后,捏住剑身用力一拧,伴随着“啪”的一声轻响,【天华剑】已从中断裂,她的身子也随之落到了地上。

  接着,小雨已迈开僵硬双腿,在这片荒漠之上茫然行走

  ——她还是没有选择拔出剩下的半截【天华剑】,只是解开了绑缚在右手上的衣襟,从而令她的右手松开剑柄,就这么任由半截断剑继续插在自己胸前。

  小雨脚步不停,迷茫的眼神和迟疑的步伐,似乎正在寻找什么

  ——又或者,是她听到了冥冥之中的某种召唤,所以正在努力追寻。

  小雨要寻找的答案,很快就出现了。

  另一股死亡的气息,已从远处的荒漠之中传来

  ——那是一柄战阵上所用的长刀,如今已然从中断裂,掉落在了地面上的砂石之中;三尺长短的乌黑色刀身之下,只剩尺许长的一截刀柄。

  “嗡——”

  砂石之中的那半截长刀,突然间无故长鸣。

  然后这柄刀居然自行从地上飞了起来,在半空中划出一道乌黑色的光华,落向二十余丈开外的小雨!

  小雨下意识地伸出双手,稳稳接住了这柄刀!

  顷刻之间,伴随着这半截乌黑色的长刀入手,小雨那灰白色的瞳孔之中,已经重新恢复了神采,再不见迷茫之色!

  与此同时,笼罩在整片荒漠之上那种诡异的死亡气息,也随之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充盈于天地之间、足以毁天灭地的杀气!

  杀气源自小雨手中那半截乌黑色的长刀,也源自小雨自己!

  这一刻,小雨似乎已经想起了自己要做什么……

  她提着这半截乌黑色的长刀,缓缓走向场中的尉迟天罡

  ——她要弑神!

  白云剑派的第一高手、【西江月】上的【神剑】陈公望曾经说过,小雨的剑法早已入了魔道,也便是俗称的“走火入魔”。

  因为她的剑法杀气太重,离也死亡太近,所以终有一日,必将沦为死亡本身。

  换句话说,就是待到小雨所练的这路剑法大成之际,也便是她的毙命之时

  ——因为没有任何一种存在,能够比死亡本身更能赋予死亡!

  所以陈公望当年才会斩断了她的右手拇指,禁止她继续用剑。

  可是现在,小雨已经死了

  ——她已然成为了死亡本身!

  剑法大成之际,就是小雨死亡之时;

  反过来也是一样的道理,小雨死亡之时,就是她剑法大成之际!

  至于剑,已经不再重要

  ——只要她的人在,天地万物,都是她的剑!

  更何况,此刻她的手里,分明还有一柄刀,一柄曾经屠戮过数十万乃至上百万人的刀!

  小雨已持刀来到尉迟天罡的面前!

  而此刻的尉迟天罡,还在与慕沉云、江浊浪和拓跋无锋这三大高手僵持,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于是小雨双手握住刀柄,将这半截乌黑色的长刀高举过头。

  她此刻的这一架势,是刀法之中广为流传的一招,名为【独劈华山】。

  这是刀法之中最简单、最普通、最常见的一招;只要是学过刀法之人、甚至是没有学过刀法之人,一定都会这一招。

  然而因为这招【独劈华山】最简单、最普通、最常见,所以也是世间所有刀法之中,被用得最多的一招,更是世间所有刀法之中,杀人最多的一招

  ——所以这一招所蕴含的杀气,世上没有任何一记招式能够与之相提并论!

  至于小雨手中这半截乌黑色的长刀,乃是本朝开创之初一位名将的佩刀,后来又几经辗转,落到【军刀】叶帅的手里。

  在当中这一百多年的光阴里,死在这柄乌黑色长刀之下的北漠亡魂,可谓不计其数,甚至是以百万计数

  ——所以这柄刀所蕴含的杀气,世上没有任何一件兵刃能够与之相提并论!

  最后则是被一剑洞穿心脏、已经沦为死亡本身的小雨

  ——可想而知,此刻她身上所蕴含的杀气,世上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与之相提并论!

  杀气最强之刀,杀气最强之招,杀气最强之人

  ——刀、招、人三者的杀气,如今已在小雨身上融为一体,无坚不摧,其无所不破!

  即便是诸天神佛,也势必要陨落于她即将出手的这一刀之下!

  这一刻,仍在僵持之中尉迟天罡,突然开口了。

  他缓缓问道:“姓名?”

  尉迟天罡是在询问小雨的姓名

  ——一只蚂蚁,一株野草,当然不配拥有姓名;就算有,尉迟天罡也不屑知道,更不可能开口询问。

  可是面对一只即将杀死自己的蚂蚁、一株即将杀死自己的野草,即便是至高无上的神祇,也一定很想知道对方究竟是谁。

  小雨回答了尉迟天罡的这个问题。

  她用僵硬而且虚弱的声音说道:“你记听清楚了……他叫南宫珏,江湖人称【花醉三千门客,剑寒十三使司】……是南宫世家家主南宫笑之孙、【金衣铁算糊涂账】南宫骄之子……”

  这个答案,显然不是尉迟天罡所要的答案。

  他再次开口,问道:“姓名,你的。”

  小雨的全名,是“简如雨”。

  但是她似乎不太喜欢自己的这个名字,只是让人称她为“小雨”。

  我叫小雨——“天街小雨润如酥”的那个小雨

  ——这是小雨一贯的回答,她也一直都是这么介绍自己的。

  但是这一次面对尉迟天罡询问,她并没有这么回答。

  她的回答是:

  “我是你姑奶奶……”

  话音落处,小雨已使出了那招【独劈华山】,半截乌黑色的长刀,径直朝尉迟天罡的头顶劈落……

长桴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