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风起汉中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十九章 宽厚并不适合

  ...

  翌日,清晨。

  卯时。

  还有斜月的清早,着宽博、锦绣褐黄的衣袍,怔怔的落在卧房门槛边上杨景。

  就好似还未完全转醒的朦胧清晨一般,灰蒙蒙的。

  直到。

  卧房院落的小鬟们逐渐多了起来,准备开始收拾新一天的活计之时。

  双手藏在宽厚的袖袍中取暖的杨景,才逐渐缓过神来。

  ...

  他现在倚靠的门,是卧房的门;而,视线不及的远处府邸院门,是家门。

  它还是家。

  家的内部有它伦理的法则,有它道德的价值。

  ...

  而扰乱自己一晚上都没休息好的忧心事。

  其实,也没什么好想的,也更没什么好忧虑的。

  他杨景,现在又有什么好忧虑的呢。

  有祖翁在,什么事儿都不用杨景操心。

  ......

  待重新收拾好心神,杨景就开始渡步前往自己的书房,打算拿上昨夜誊抄好的麻黄纸,就往祖翁赵祐所居的那边去。

  要是去晚了,杨景怕是就得再等好几个时辰了,这段日子,他的祖翁赵祐非常忙的,经常外出,也就下午晚上的时候在家的时间多些。

  ...

  而十一月的旭日升起的很晚,于蒙蒙亮的清晨,杨景慢慢的来到了祖翁赵祐的书房。

  书房里,瞧见祖翁赵祐于案几之上翻看竹简的杨景,徒步来到跟前,拱手行礼:

  “祖翁!”

  赵祐放下了手上的竹简,面带微笑的朝着杨景招着手:

  “来,到祖翁这来。”

  说着,就把其景孙招到案几对面的坐垫之上,对视而坐。

  杨景也知道自家祖翁很忙,于是,就从宽厚的袖袍里,拿出了那俩张麻桑纸,递给了赵祐,并轻喊着:“祖翁。”

  “呵呵...善,翁这就看看某景孙,对屯田策有何见解。”

  摊开麻桑纸后,心情还算不错的赵祐,眉头本是舒展的,但,越看越开始凝眉,直到,看到第二张的时候,眉头又开始舒张。

  直到完全看完后,赵祐立起身子,从盘坐的坐垫之上起身,逐步走到了,离坐垫的不远处的青铜油灯跟前。

  将第二张的麻桑纸放在了摇曳的烛火下点燃,焚烧。

  赵祐将烧为灰烬的麻桑纸轻轻的松下、飘落,然后偏转的身子,对着还落在坐垫之上的杨景笑着说道:

  “呵呵......孙儿啊!汝,还是太宽厚、仁善!”

  “先说第一张屯田策。汝论的有可取之道也亦有不可取之道;无条件征兵这点,汝说:暂且可以搁置,或,过一些日子再征召。”

  “这点,对也不对。对,是因为汉中就这么点大,虽然也可以屯田,但,屯田所养之兵也不过五万之数,所以不用再征召多少兵卒。”

  “而不对的,是因为,翁等人还得征讨韩遂贼,须带好几万人入凉,这就导致,军中会很缺辎重与民夫,故,翁招的不是兵卒,而是运送辎重的民夫。”

  “并且,翁若是带走了精锐,那汉中就还需甲胄留防驻守,屯田的户籍也需军队留守。

  “同时,客籍屯田的人数,是不够的,还需本地的户籍入屯田,然,征兵是必然的,只是,在翁入凉州之前,征役的不会太多。”

  “而,景孙所改的屯田策抚恤这条,可行。”

  “至于,翁刚刚烧掉的第二张,汝处理的赵淳之事,翁,不聋不瞎,其实早就知道了。”

  “汝能如此宽厚的对待赵氏族人,翁是高兴的。但,汝还没一眼看到头,一眼看到老的能力,赵淳就像他的那个淳字一般。风风雨雨,日子久了,汝就能知道汝那些族人的毛病。就这样,赵淳就按汝写的来吧,也算有个活干,不容易疲废。”

  看着祖翁赵祐模样神情,杨景有些复杂,但又想到了昨晚之事,略微斟酌,张口问道:

  “孙儿明白了,但祖翁,那陈彰、张恪他们俩人,到底该给否?”

  “呵呵......”赵祐当听闻其孙问到陈樟、张恪那俩小辈,感觉有些好笑的慢慢从青铜油灯下,落回坐垫盘坐,摇着头道絮:

  “欲壑难填,该给的翁早就给了,只是有些人想要的更多罢了,不过,既然那俩昨夜找到汝,那就给,毕竟其二人跟汝同辈,以后汝还得要这俩人帮汝做事,但,其二人年岁都小,给小点就可。”

  而此其实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张氏跟陈氏与其赵祐算得上是世交了。

  更何况,那张氏还是赵祐老丈人的家族,不给都难说得过去。

  外加,其二家也打定了赵祐肯定会暗中允许的,毕竟其二家中小辈是跟在杨景身边的,其赵使君赵祐年五十有九,是个老家伙了,肯定是会扶持杨景慢慢成长,以承家业的。

  其实什么都没有变,都是这样。

  杨景听到了祖翁教导的话语,有些泛苦的应着:

  “孙晓矣,亦明乎!”

  见其孙了然,赵祐笑着抚着下巴下的长须。

  不过,赵祐略微一思绪,好像时间也差不多了,于是就又跟面前对坐的景孙道言:

  “孙儿,回头,家中庄园、果林、仆役汝都需去留意整顿一下,该扩的扩该改的改,先前所开垦的自家荒地,也需多家顾及,现今家中口子多矣,归附的客将也是重乎,然则,家中内钱,要多要足。而那些屯田的田,虽名义上属府,但那些是要养兵奖卒的,晓否?”

  杨景:“孙儿,了然明悟!”

  赵祐颔首:“...善矣,那走乎,先同起去食朝食,晚些翁可有的要忙咯,荒地可急着开垦矣,不然等落雪,就难矣。”

惜搞掉了 · 作家说

卯时=5点至7点这一时间段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