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软小农女:呆萌悍夫宠妻忙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百七十九章 生根

  他的悔恨宋安是不知道了,至少目前是不知道的。他撒了欢的从田埂上跑过,奔跑的速度加上风的作用,本就宽松的衣服被吹得往后鼓成一个口袋。

  宋安双手撑开,仿佛要好好拥抱这个世界。炯炯有神的双眼紧盯前方的路,乌黑的星瞳里蕴含着无尽的忐忑与期待。

  少年的步伐不大不小,他竭力奔跑,身后的风乌拉乌拉,似要与他一决高下。

  在这斗争中,最终还是他获得了胜利。耳边的呼呼声消弭,只余他自己那吁吁的喘气声。

  宋沅见他面颊泛红,又心疼又无奈:“你慢点走不行啊!我们又不是不等你!”

  宋安自觉提起自己的小行李袋,嘿嘿傻笑:“我这不是怕耽误时间吗?”

  说实在的,他到目前为止都还不知道此行的目的地在哪,因而也无法估算大致时间与距离。但都说赶早赶早,早点出门总是没问题的。

  容祁见他兴致盎然的模样,唇角慢慢上扬。手顺其自然地拿过板凳上剩余的两个行李袋。对着宋安道:“说得有道理,走着!”

  宋安步伐紧凑地跟在容祁身后。宋沅见状,拿起桌上的锁头和钥匙,追了上去。

  一大一小两人提着行李站在台阶上,等着锁门的宋沅。

  隔壁的马招娣扛着锄头出门,见三人大包小包的,便顺口问了一句:“要出门啊?”

  宋沅礼貌打招呼:“出去走走,大娘上工啊?”

  宋沅这几年的明媚马招娣看在眼里,她有些羡慕宋沅此时的洒脱,不像自己除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便不知能做什么!但她不嫉妒宋沅拥有的一切,她只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自己的女儿也能走得更远一些。

  梅兰已经出嫁,如今跟在她身边的竹菊还小。她听人说,社会只会越来越好,出路也会越来越多,她得创造条件,让孩子有更多的选择。至于大的两个,怪她开窍太晚,终究是对不住了。

  “对,上工!大娘先走了!晚了得扣公分了!”马招娣小跑着,原本年纪不算大的她跑起来双腿却有些“颠簸。”

  小插曲过去,一行三人踏上了旅途。从松桥大队到公社,再从公社到县城,便是宋安所到过最远之处。

  从县城到省城这一段。他们乘坐的是大巴。宋安看着沿途的风景,心中有些东西慢慢生根发芽。

  大巴招手就停,临近省城时,一个慌慌张张的女孩拦停了大巴车。

  宋安见她惊慌的模样,只当是怕赶不及上车。岂料车门刚刚关合,一群男男女女挡在公路之上。

  刚刚慌张的女孩身体颤抖地往车尾走,宋安不明就里,眼睛跟随着女孩的足迹移动。

  到宋安身侧时,她颤抖的双腿一顿,一个趔趄往前栽去。宋安刚要伸手扶她,女孩却蓄足了力半站起来,虽依旧酿酿跄跄,却总算走到了车尾。

  大巴终究还是开了门,宋安目睹了女孩绝望的泪水。

  一个嘴唇干裂的女人走上车,伸手去拉女孩的手。“我说你这妮子。怎么一点事都不懂”

  女孩倔强地看着女人,扑通跪了下去。“娘,你放过我吧!我求求你了,放我走吧!”

  女人铁石心肠,大力拖拽着她的双手,声音冰冷:“你这说得什么话?成婚生子是人之常情,我会害了你吗?”

  背过身的瞬间,宋安看见她左侧眼角一滴泪珠滑落。

  女孩右手用力去掰目前的双手,“娘,我不想成婚,我不想嫁给瘸子!毛主席说了,不能搞包办婚姻,提倡恋爱自由,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女人看了看外面的男男女女,闭了闭眼:“妮子,认命吧!”

  她何尝不想自己的孩子过得好!可现实面前,她不得不低头!

  女孩的手由掰到打,情绪十分激动。在座的人看着一切,却无人开口。

  宋安看着那无声的泪,仿佛看见了当初的姐姐,那种无助绝望的情绪一下袭来,刺得他骨头发麻。他正要伸手帮忙,却有人先了一步。

  容祁一把拽住女人的手,把女孩解救了出来。女人错愕扭头,看着杀出来的程咬金,眼色戒备。“你要做什么?”

  容祁没有回答,反倒是宋沅一把扶住了女孩。

  “她不想跟你走!”

  女人没理容祁,只定定地看着宋沅身旁的女孩。“妮子,娘知道你觉得苦。但你想想,没了家你能去哪呢?你现在只想逃,你想过后路吗?你若不情愿,咱们回家再谈。”

  宋沅皱眉,这是打感情牌?她刚想开口,却被身旁的女孩拂开了手,“我跟你回去!”

  女孩如同行尸走肉往前走去,宋沅伸手去拉,却被她干净利落的甩开了。

  随着她的脚步,宋沅仿佛看见了她的精气神慢慢消磨殆尽。看见了车外头那群男男女女中麻木,嘲讽,愤怒的眼神。

  宋沅三两步追出去了,一把拉着姑娘的手。“姑娘,若是你不愿意,我帮你报公安!”

  周边的人眼神一下凶狠,宋沅却无暇顾及。她定定看着女孩。只见姑娘的眼角一下泛红,眼眸之中呈满晶莹,“谢谢,不用了!”

  她朝着宋沅鞠了一躬,转身头也不回地往来时的路走了!宋沅不甘想上前去,却被那群人拦住了去路。

  眼见姑娘消失在庄稼地里,宋沅还失落地望着她离开的方向。既然生出勇气反抗,为什么不再勇敢一点,坚持下去呢?

  司机不耐烦地催促着宋沅上车,宋沅恍若未闻,心头酸涩无比。

  容祁轻轻拉着宋沅的胳膊,把人带上了车。轻声安慰道:“你试图提供帮助,她拒绝了,这不怪你!”

  宋沅摇头:“我只是觉得,不能坚持下去好遗憾。”

  她能感觉到那女孩回头时的决绝。可她不能轻易评价她的行为,不知他人苦,她便没有发言权。

  一路上几人的兴致都不高,在省城简单吃了饭后,容祁把姐弟两人安置在招待所,只身去火车站买票去了。

  容祁不在,宋安躺在硬邦邦的铁床之上,脑中不时闪现女孩绝望的眼泪以及最后妥协时的无力。

  他不知怎么了,就是觉得那样的场景不对。

是黎子啊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