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可名状的世界寻求真爱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书的开端

  在朦胧中,仿佛已经苏醒,走出七十阶浅眠,步入七百阶沉睡,狭缝中,已然窥见诸神。

  李煜在一阵麻木中回过神来,抬眼确认了一下四周,确实在爸妈留下的房子里,而它原本的主人,李煜的爸妈已经由于车祸离去一个多月了,这期间李煜并没有好好打扫一下它的念头。

  在大学的时候李煜便已经较为懒散了,如今变故之下大概步入自暴自弃的范畴了。

  在方才李煜极其不易的打扫中途,却又不由得想起了昨夜的梦境,使得李煜露出了苦涩又无奈的笑容,看来思维已经涣散了啊,自己的精神终于还是出现毛病了吗?

  不过如此变故,大抵该这样才对。李煜揉了揉眼睛,继续打扫起来。

  爸妈的房间堆了很多东西,并不是李煜偷懒,李煜的父亲是一位初中历史老师,虽然不需要阅览群书,但终归是一个喜欢阅读的知识分子,而且爱好比较强烈,陆陆续续收集了许多奇奇怪怪的小东西和书籍,李煜背地里一直认为都是父亲在别的地方淘的假货,一直不敢说出来,也说不出来了。

  李煜忍不住皱了皱眉,将那些物件一个个捡起来,按照大小分类放好,看着遍地的东西却觉得有些头疼,着实是有点多了,李煜一向是懒散的,不过这么特殊的情况,李煜还是默默的收拾了起来。恐怕迟早也会读完这些书。

  于人顶重要的亲情,李煜已经失去了啊,刚得知消息时,李煜并没有很好的收拾好心情,甚至连悲伤和痛苦也没准备好,只剩下身体自己掉眼泪了,如今过去一些时日了,李煜已经没什么放不下的了,毕竟发生了就是发生了,虽然如此可悲,可面对至亲的离去,更多的确实是迷茫与麻木。

  李煜原本的人生是要老老实实的找工作的,然后普普通通的过完一生。然而现在既然孑然一身了,那向人生妥协也就失去意义了,李煜决定活的不一样一些,去追求些什么,人生,是要两个人在一起的对吧。

  李煜不相信什么浪漫,但是他肯定爱情的存在是一个客观事实,这大概与李煜母胎单身有很大的关系。总之,李煜决定去寻找所谓的“真爱”了,在死之前,大概没有别的目标了,或许自己已经不正常了吧,李煜这么想着。

  随着李煜的劳动,父母的卧室逐渐整洁清晰,竟有剥开乌云见日出的意味了,出现了许多李煜从未见过的东西。

  随手拿起一个笔记本,还是比较新的,李煜的父亲李杰很重视这些,所以才会摆在卧室,也亏得李煜的母亲吴倩一个警察如此善解人意,一直没有一丝嫌弃。

  笔记本很薄,李煜打开扫了两眼,是父亲整理的笔记,大多是各种历史的碎片整合,没什么特别的,李煜将笔记本放下,准备继续打扫,一抬脚发现了一点粘滞感,低头瞧了一眼,是张照片,粗略看去是父亲的半个身子,好奇上来了,拿起细细端详起来,是和母亲的合照,而且相当年轻,也没有自己小时候的身影,两个人好似站在一座大山脚下,没多少表情在脸上,也看不出恋人之间的幸福,父亲上半身微躬,掩住手中的一本大的有些不真实的书籍,整个人的书生气很重,李煜这才发现照片李两个人的神情都好像有些隐隐的紧张和警惕。看着这张照片,李煜觉得有些不真实了。

  爸妈从没说过有过类似的经历,是在瞒着自己吗?李煜微妙的有些不安,仔细观察起那本书,在父亲的遮掩下,只能看到一部分外貌,质地坚硬,透着古朴,不知是不是眼睛酸了,李煜直觉得目光被莫名的吸引。

  “看来打扫的要更加仔细才行了”

  李煜要留意一下这本书还在不在父亲这里,因为父母的尸体并没有发现别的书籍。李煜开始搜索起来,那么大的书,应该很显眼才对,如果在这里的话,找起来不会很困难。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最终李煜将目标锁定在床下的一个大箱子上,这是唯一大小符合那本书的容器了,只是,连锁都没有,就连一般的比较重要的教材父亲都会锁在书柜里,看来不是才对了。

  李煜打开箱子,内里整齐的码着好几本厚重的书,都是些书名不知是哪国语言的著作。李煜挠挠脑袋,将书都取出来,不甘心的一一对比,大小都相去甚远……

  李煜有点心烦,把这无辜的箱子不断开合着泄愤,发出一点也不悦耳的声音,越发头大,只好停下不理智的行为,把箱子扔在一边,却突兀的发出了沉重的碰撞声,李煜有点蒙,书已经都拿出来了,怎么听上去还是这么沉?

  走过去抓住箱子随便拉了一下,重量的误判让李煜差点栽了一跟头。越发的诡异了,李煜打开箱子,是空的,打开时重量也不在失常,再将箱子关闭,又变得沉重起来,李煜直感觉皮肤起了鸡皮疙瘩。

  李煜肯定不可能将这个现象熟视无睹,把箱子翻来覆去的研究,这里抠抠,哪里敲敲,看上去好像与理智背离了道路。

  响声中,李煜眯起眼睛,打算再大胆一点,反正就一个人,死死的盯着箱子,酝酿了好一会儿,登时大喝一声,“芝麻开门!”这一声中气是如此的凝实,在这一方空间都泛起了回声,就在李煜挫败的时候,现实的幽默却悄然将黑色降临,四周的气氛骤然变得冲突起来,空气中的成分好似吵架一般和散落一地的书籍,和关闭的门扉,和懵逼的李煜争吵起来,李煜一时间仿佛被剥夺了呼吸的权利,也无从判断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无法呼吸,四周的争端与违和波浪般突兀的席卷了这一小块世界,最终汇聚向中心处,平稳的箱子那里……

  和失去时一样,身体的权利无端的还给了李煜,让他的惊悚的喘息声急促的提醒着世界这不是虚假。

  回过神时,面前的已然是那本书了,同那箱子一般大的书。

落旸月 · 作家说

不论如何,感谢您的阅读,希望可以给我一些建议。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