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芯觉醒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91 不按牌理出牌

  徐振差点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你说什么?给我们制造战舰?”

  他指着自己的胸口,语气了全是难以置信。

  “对!”五号重重点头,“黑潮就要来了,我们必须赶在黑潮淹没秋原之前撤走……你们也是。”

  “黑潮是什么?”徐振马上追问。

  他的心底波涛汹涌,自打知道黑潮,就一直搞不清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今天终于逮到了机会。

  本以为能得到答案,不料五号摇了摇头:“我出生在舰队远离黑潮之后,不知道黑潮究竟是什么。”

  徐振有点不耐烦了:“那你知道什么?”

  从五号话里透露的意思推测,黑潮似乎是一种能淹没行星的东西,可什么东西能淹没行星?

  既然能淹没行星,那是不是也能淹没恒星?再进一步,是不是能淹没星系?

  五号似乎是听到了什么,目光脱离徐振看向一边,过了一会儿才转回来:“我们对黑潮的了解很少,目前,只知道黑潮是一种非常可怕的宇宙灾难,我们最初以及最根本的目的,一直都是躲避黑潮,而不是占领你们的行星,今天以前及以后的所有行动,也都是为了对抗黑潮。”

  徐振气得咬牙切齿:“我不知道黑潮是什么我只知道,你们入侵我们的行星,杀害我们的将士,劫掠我们的民众!你们可以杀掉我,可以杀掉我们所有人,但是我,以及我们所有人,在任何时候都绝不会向你们低头!”

  五号面无表情,就好像徐振的话不是对她说的:“徐长官,请你冷静一点,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态度,继续打下去只有两败俱伤,停火对你我双方都更有利!”

  徐振挺直了腰板:“抱歉,我不知道什么是有利什么是无利,我只知道,不能让你们称心如意!”

  说罢,再也不听五号的说辞,转身大步走回矿洞。

  五号忽然提高了声音:“徐长官,请你再考虑一下,停战对你我双方都有好处,包括月球上那艘战舰。”

  徐振心底大吃一惊,脚下却没有半点停顿。

  五号一语不发,在沉默中目送徐振,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矿洞里,才面无表情地吐出一句话:“自然人为什么都这么固执?”

  没人回应,更没人回答。

  徐振顺利返回矿洞,众人忽拉一下全都围上去,用各自不同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关心。

  徐振摆手示意众人安静:“那个五号的话,你们都听见了吧?”

  众人陷入沉默,徐振幽幽长叹:“咱们的麻烦大了!”

  据守矿区不算麻烦,大家早就有心理准备,可敌人的转变却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特别是五号明确点明雷霆号的位置,更是让徐振有种被敌人扒掉底裤,再也保留不住半点秘密的感觉。

  当天晚些时候,徐振找了个机会和雷霆号通讯,沈鸣知道这个消息之后,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徐振忍不住问:“沈舰长,雷霆号怎么样了?能起飞作战吗?”

  沈鸣犹豫再三,才吐出一个字:“不能……徐振,你不用考虑我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话是这么说,可徐振真能不顾雷霆号的安危吗?那可是己方在秋原附近唯一的战舰,五号指出这一点,不就是拿雷霆号的安危威胁铁岩纵队吗?

  徐振不想屈从于敌,可他同样不想看到雷霆号陨落。

  最后,他只能做出以不变应万变的决定,明面上虽然没答应克隆人的条件,可私下里再也没进行针对敌人的军事行动。

  “除非有把握解决敌人的战舰,否则我们绝不能轻举妄动!”徐振在会上这样对大家说。

  言外之意,就算激光炮阵完成也不能马上行动。

  若是一举摧毁敌人的战舰还好,万一没能达成目标,雷霆号必然成为敌人发泄怒火的目标。

  徐振这边投鼠忌器,一号那里同样不敢大意。

  他主动撤回了围剿守军的部队,只留少量人员监视守军的动向。

  渐渐的,徐振发现五号说的似乎是真话,因为敌人把部分灰甲人集中到兵工厂,他们甚至等不及新船坞落成,直接就在空地上摆开阵势,开始制造新的战舰。

  剩余的灰甲人则出没于铁岩的大街小巷,把所有可以用来制造战舰的物资全都收集起来,包括但不限于各种生活用品。

  克隆人造的,都是三百米以上的中型飞船,每一艘都比废墟下的战舰还要长,而且对方的造舰速度快得惊人,每一艘飞船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型!

  观察发现,他们造的不是钢铁外壳的战舰,而是以钢铁为内衬,塑性材料为外层的复合船壳。

  简单点说,就是钢铁外面覆盖一层塑料或者其他类似的材料,只在船尾和其他需要更高强度的地方,使用全金属结构。

  这种造舰方式,曾一度盛行于人类的历史之中,时至今日,仍有大量民用飞船采用这种方式,以达到降低成本,提高建造速度的目的。

  问题在于,这种外壳强度不佳,搁在民用船上问题不大,搁在战舰上,就是一炮死的货。

  而且敌人不仅在铁岩搜刮材料,还用飞船把其他城市收集而来的材料送到铁岩,变成一艘艘建造中的飞船。

  说句不中听的,这种飞船就是一层船壳再加最基础的设备,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不能和战舰相提并论。

  徐振也看出来了,敌人就是以肥船为模板建造新舰。

  克隆人的造舰规模越来越大,同时一时间建造的飞船足有十几艘,搜刮的原料渐渐赶不上消耗,于是一号又一次把五号派出来,和守军商量原料的问题。

  克隆人提出的条件既简单又粗暴:“我给你飞船,你给我原料,行或者不行,给个痛快话!”

  “行怎么说?不行又怎么说?”

  “行就一切照常,不行就算了!”

  五号说的云淡风轻,可徐振却不敢放松警惕,这个时候,不都是放狠话,说“不行就打到行为止”么?

  这些克隆人,怎么都不按牌理出牌?

金属裂纹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