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有座不周山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十四章:故技重施

  晌午的时候,靳小楼跟在朱七七的身后来到了蕴尘司。

  这才几日不见的功夫,赵丰年发现这小子竟憔悴了不少,通红的眼睛,满脸的胡茬,已然是没了当初的那副玉树临风的模样,估摸着,最近因为君山岛重建一事压力很大。

  “是拓跋英嘛?”

  赵丰年心里跟明镜似的,一边使眼色让朱七七先行离开,一边走到茶桌边给靳小楼倒上了一杯茶水。

  “是!”做到客椅上的靳小楼双手捧过了茶杯,仰头冲着赵丰年露出了一丝苦笑道:“在我下山之前,他是帮中的外门总管,独自掌控着从天宝二年起至今十二连环坞的所有生意!”

  “十五年!”

  赵丰年点了点头,神情陷入了思索道:“按理说,他应该也算是替卧龙山赚了个盆满钵满……为什么要把他换掉?”

  “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沧海境,再进一步便是超脱!”靳小楼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依照帮中的规矩,他必须卸掉俗事,全心全意的筹备迎接即将到来的破境之劫!”

  “他的账簿呢?”

  “早先听说蕴尘司要来晋州查杨文广被灭门的案子,为安全起见,他拒绝将账簿交到我的手里!”

  “那就更加可以确定,他也参与过贩私!”

  赵丰年坐在自己的太师椅上再次撩起了二郎腿,不断颔首道:“所以,他派人给张崇善送银子,想借州府衙门之手,弄我?”

  “可不可以不要查下去了?”

  正沉默间,靳小楼抬起头来,面带着祈求道:“你斗不过他们的……”

  “不行!”

  赵丰年眼中闪过了一抹狠厉,果断摇头拒绝道:“他们已经对我进行过两次暗杀,不能就这样算了,我这个人历来睚眦必报,若不把他们搞一把狠的,我睡不着!”

  “我当你是朋友,所以才好心劝你,你就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靳小楼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当即便放下了茶杯,瞪着眼睛冲赵丰年没好气道:“我知道你背后有庞太师撑腰,可是他们的能量远超你我的想象,庞太师保的了你一时,保不了你一世,总有一天,你会为此付出代价!”

  “那你认为,我现在停手,他们能放过我?”

  “……”

  “没有退路了,兄弟!”见靳小楼被自己一句话就问得哑口无言,赵丰年随即故技重施,凑上去趁热打铁道:“自从你陪我一起踏上了君山岛,杀掉孔玖的那一刻起,事情就已经无法善了了,不把这群狗曰的私贩都给杀干净咯,你我的结局都得死!”

  “……”

  “哪怕你祖父是烲空天尊又能怎样?”不等靳小楼开口反驳,赵丰年话不停道:“他们的能量,远超你我想象,真要是拼起命来,别说你祖父了,先帝都保不住你!”

  “你当时只是给我说,在拿下鱼化寨以后,重新开辟航道做生意……你没说过要私设关卡,对漕运进行清查!”靳小楼憋红了脸,勃然大怒道:“你一直都在骗我!”

  “哪有!”

  对于靳小楼的愤怒,赵丰年硬是心里一点愧疚都没有,仍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漫不经心的耸了耸肩道:“你做你的买路生意,我干我的漕运清查,有冲突嘛?”

  “没冲突吗?”

  靳小楼站起身来,逼近了赵丰年的身边,几欲歇斯底里道:“你知道下面的兄弟怎么骂我的吗?他们说我吃里爬外,端起碗来砸锅,放下碗来骂娘……再这样下去,我这外门总管的位子算是坐到头了!”

  “到头就到头呗!”赵丰年貌似无所谓道:“赶明儿你就辞了那总管的活计,来蕴尘司,我保你一个总旗!”

  “你以为蕴尘司是你家开的?”靳小楼不禁被赵丰年的话给逗乐了,气急反笑道:“说给总旗就能给总旗?”

  “还真被你说中了,蕴尘司就是我家开的!”

  赵丰年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十分诡异道:“不信,你可以试试!”

  “……”

  “大人!”

  就在靳小楼恨不得暴起掐死赵丰年的时候,朱七七来了,面带着熟悉的兴奋,一脸鬼精鬼精的凑到了赵丰年的身边,抱拳娇笑道:“吴亮挨不住您发明的老虎凳,哭着喊着,全招了!”

  “七七呀!”

  赵丰年顿时心情大好,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来拍上了小姑娘的肩膀,貌似老怀欣慰道:“赶明儿你家老爷我高升了,这晋州百户的位子还得是你!”

  “多谢老爷提携!”

  朱七七也随之大喜过望,连忙单膝跪倒在地上抱紧了赵丰年的大腿,顺便把脑袋蹭进了他的掌心,眼里更是写满了崇拜。

  瞧着眼前的这副“父慈女孝”的景象,靳小楼不由得脑门子一黑,直接被恶心坏了。

  “去,派人把张大人请过来喝茶!”

  赵丰年随手写了个便笺递到了朱七七面前,一脸阴恻恻道:“他要是不来,你把这个给他,就说……机会只有一次,过时不候!”

  “喏!”

  朱七七捡起了便笺往怀里一揣,接着便眉开眼笑的跑出了签房。

  “老虎凳是什么?”

  等到朱七七走了以后,靳小楼终于开口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就是一上不得台面的小玩意儿!”

  赵丰年浑不在意的笑了笑,继而重新端起了桌上的茶水,轻抿了一口道:“蕴尘司的刑讯手段太过简单了,我闲来无事便稍稍改进了一下……你还别说,效果还挺不错的,基本不存在有屈打成招之说!”

  靳小楼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旋即深深的看了赵丰年一眼,便不再开口说话,自顾垂下头来,逐渐陷入了沉思。

  时值初夏,正午的阳光稍显火辣的洒满了门外的天井。

  透过那洞开的花窗,依稀能看到来往于走廊里行色匆匆的侦候们,时不时还能听到街对面的清律司传来了严春霖的怒吼,在这山雨欲来的季节里,似乎没有人能保持内心的平静。

  赵丰年说得没错,自始至终,蕴尘司都没有当众表示过想要清查晋州漕运的意愿,完全是那群做贼心虚的私贩们一个接着一个的自己跳了出来。

  当然这也不能怪他们沉不住气,谁也想不到区区一个杨文广的案子,竟也能被蕴尘司扯到了鱼化寨的头上,结果拔除了萝卜带出了泥,闹得双方都没了缓和的余地,只能光着膀子上场,开局就拼了个你死我活……

  说到你死我活,靳小楼其实很想知道赵丰年的底气来自于哪里,以他的直觉来看,其背后绝对不止一个庞太师那么简单。

  甚至,赵丰年和庞太师到底是怎么扯上关系的,这也很是值得推敲。

  但可以确定的是,自家祖父肯定是知道其中的秘密,但他并没有要告诉自己的意思,所以,自己也就没办法忤逆犯上,做出过多的追问。

  天宝十八年六月初十,夏至未至,山雨欲来,风满楼。

李沅昊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