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龙开始的瘸子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二章 无量剑湖

  无量山峰的后山,只听得水声淙淙,月光下河水清澈异常,忽听得远处咯吱吱的声响,溪边悉率有声,一只野兔吓得猛然逃窜。

  段庆挣扎着睁开双眼,施施然醒了过来,查看当前情形,自己竟趴在河堤之上,手里紧紧的攥着岸边伸出的一截树枝。

  “这里有没有”一声懒散的声音传来,左千军一脸疲倦的说着。

  “师兄,都搜寻了许久了,那人多半死在暗河里面”李行孝有气无力的说着。

  “再找找,这也是和高家合作的好机会”左千军眼里放着光芒,回头对着几个心腹师兄弟说着。

  六扇面里好修行,无量剑派地处南蛮之地,本就势微,如今天赐良机,自然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不断的巴结着高家。

  众人连连点头称是。

  咔嚓一声断裂的声响惊动了众人,随后一声落水声响随即传来。

  “什么人,尽然悄咪咪的跑到我无量山来”李行孝厉声说道。

  “定时那人,快搜”左千军兴奋的说道。

  众人快步走到河边搜寻起来。

  段庆暗暗叫苦,适才听到众人谈话,心中大惊,手中一用力,手里抓着的树枝赫然断裂,扑通一声掉落在河中。

  “悄咪咪,大猩猩才敲咪咪呢”段庆恨恨的说着。

  还没等反应过来,段庆又随着湍急的水流席卷而去。

  “快快快,河里有人”后面急促的几声呼喊,几声长剑出鞘声音随即响起。

  段庆大惊,连忙借着水势,快速的逃命,后面急促的追逐声也越来越远。

  又过了一阵,段庆全身酸软,气喘吁吁,猛听得水声响亮,轰轰隆隆,便如潮水大至一般,抬头一看,只见水流上直泻下来,段庆大惊失色。

  自己原来在一条瀑布的顶端,若随水落下,定是十死无生啊。

  人力尚有穷尽时,段庆挣扎许久,可可河水太过湍急,双腿残疾,一时无能为力。

  段庆想着如今看来怕是死有葬地了,可转念一想,有无葬身之地,似乎也没多大分别。

  随着水流飞流而下,段庆急忙伸出双臂,猛然间看见下方有一古松,段庆大喜,拼命拽住一根树枝,登时挂在半空,不住摇幌。向下望去,只见深谷中云雾弥漫,兀自不见尽头。便在此时,身子一幌,已靠到了崖壁,连忙伸出左手,牢牢揪住了崖旁的短枝,双足也找到了站立之处,这才惊魂略定,慢慢的移身崖壁上,回头看着深不见底的深谷,暗自庆幸。

  段庆歇息了片刻,细看山崖中裂开了一条大缝,勉强可攀援而下,于是沿着崖缝,慢慢爬行。崖缝中尽多砂石草木,段庆不敢有丝毫分心,倒也不致一溜而下。只是山崖似乎无穷无尽,爬着爬着,衣衫早给荆刺扯得破烂不堪,手脚上更是到处受伤,呼啸的寒风,让段庆似乎游走在生死的边缘。

  也不知爬了多少久,仍然未到谷底,幸好这山崖越到底下越是倾斜,不再是危崖笔立,到得后来他伏在坡上,半滚半爬,慢慢溜下,便快得多了。

  又过了许久,这才到了谷底,段庆连忙坐直身子,九死一生,只靠着双手,得天保佑,终于算是逃出生天,不禁想长啸一声,可凄冷的谷底,只看到一个激动的瘸子,对着长空,猛然张着嘴吧,发泄着劫后余生的愤慨。

  段庆休息了许久,这才分神查看四周的情形,耳边轰隆轰隆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山谷。

  只见左边山崖上一条大瀑布如玉龙悬空,滚滚而下,倾入一座清澈异常的大湖之中。大瀑布不断注入,湖水却不满溢,想来另有泄水之处。瀑布注入处湖水翻滚,只离得瀑布十馀丈,湖水便一平如镜。月亮照入湖中,湖心也是一个皎洁的圆月。

  段庆大喜,这般景色,不就是前世小说中描述的无量剑湖下的那处隐秘了。

  段庆不敢相信眼前的场景,狠掐几下大腿,这才从狂喜中反应过来,艰难的爬着搜寻了一周,兜了个圈子,这才放下心中的戒备。

  段庆定了定神,爬到湖边,抄起几口湖水,灌了下去,入口清冽,直通入腹中。

  随即盘腿坐下,调息起来,体内运转一个周天,一阳指内力生如一丝,连忙运功,抬手一指,对着湖边的茶花而去,久违的生生之气缓慢的修复着段庆身上的伤痕。

  也辛亏如今的段誉还没成型,不然看见自己的老父亲这般糟蹋这少见的茶花,定然愤恨不已。

  疗伤完毕,段庆已是心力交瘁,草草找块光洁的石台,沉沉睡去。

  天下太平无一事,山中高卧已千秋。

  天已黎明,谷中静悄悄地,别说人迹,连兽踪也无半点,唯闻鸟语微啼,遥相和呼。

  几只调皮的鸟儿,落在段庆光溜溜的头顶上叽叽喳喳的叫着,不是用鸟嘴梳理着炫彩的羽毛。

  正当鸟儿得意的吟唱时,一只大手黑压压的一把抓住了一只,吓得其他几只落荒而逃。

  “早餐有了”段庆看着漂亮的鸟儿欣喜的说道。

  手指用力,终于闭嘴了,随意的丢朝一边,准备一会儿解决掉。

  抬眼看见瀑布之右一片石壁光润如玉,随即想起这里定是无崖子当年隐居之地了,那无量剑东宗、西宗的蠢货,还以为月明之时见到玉壁上舞剑的是仙人影子,不过是人家两口子在娱乐呢,段庆恶趣味的想着。

  想到高家和无量剑,段庆心中恨意四起,之前觉得那是前身的恩怨,如今新仇旧恨,定要高家血债血偿。

  此时段庆一夜逃亡,早饿得狠了,连忙从松树下拾起许多干松针,干松针,点起火来,顺手从湖边抓起一团泥,胡乱的将那只鸟包起来,丢在火中。

  盼了许久,急不可耐的从火堆中挑起泥土,三下五除二的剥开,囫囵的把少得可怜的鸟肉塞进口中,又猛灌了几口湖水,饥火少抑,这才舒了一口气。

  随即回忆起前世看过的小说电影,那无崖子开辟的洞穴在何处么。

  原来昨夜段庆搜寻了一圈,所有隐蔽之处都细细探寻了。但花树草丛后面都是坚岩巨石,每一块坚岩巨石都直插云霄,搜寻了许久一无所获。

  前世段誉是夜间看到身畔石壁上长剑影子的剑尖对准了一块大岩石,才发现隐秘所在。

  如今烈日当空,一时半会定难寻到,晚上再寻不迟,随即放松起来。

  寻找折取几根树枝,做个简易的拐杖。

熄火二踢脚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