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龙开始的瘸子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三章 终到秘府

  木杖翻飞,湖畔的茶花早已被荼毒的一干二净。

  看着满目疮痍的湖畔,段庆漏出了满意的笑容,段氏剑法果然犀利,只是手里的家伙什儿不称手。

  掂了掂手里的木杖,无奈的摇了摇头。

  又练了许久,段庆这才停下,准备了几支火把,晚上好一谈究竟。

  躺在岩边又小睡片刻,直至天色渐暗,段庆才醒来。

  抱膝坐下,静等湖上月色,四下里清冷幽绝,段庆不由得紧了紧破烂的衣服。

  月上中天,月光照在湖面上便如镀了一层白银一般,段庆顺着湖面一路看了过去,突然之间全身一震,只见对面玉壁上赫然有个人影。

  “出来了,出来了”段庆激动万分。

  只见那道身影端坐地上,长剑横在膝前。

  段庆连忙睁大眼睛,死死的盯着那玉璧上的人影,不知过了多久,那影子依旧无半点动弹的迹象,段庆不用的傻眼了。

  人影不动,哪里知道剑尖指那呀,段庆越看越烦躁,抬起手中的木杖,狠狠的戳向人影。

  可自己刚刚起身,那人影也随即站了起来,段庆仔细看了半晌,一脸无奈,这不就是自己的影子么。

  这般想来,那无量剑派的那些憨憨,不就是看见湖边的无崖子练剑么,也辛亏无崖子还算规矩,不然,那不就是现场直播呀。

  想及于此,越想越有趣,忍不住莞尔一笑。

  坐在湖边,思如走马,不觉时光已过许久,一瞥眼间,忽见身畔石壁上隐隐似有彩色流动,凝神瞧去,赫然有一把长剑的影子,剑影清晰异常,剑柄、剑护、剑身、剑尖,清晰异常,剑尖斜指向下,而剑影中更发出彩虹一般的晕光,闪烁流动,游走不定。

  段庆不由得欣喜,剑影终于找到了。

  抬头向月亮瞧去,却已见不到月亮,原来皓月西沉,已落到了西首峭壁之后,峭壁上有一洞孔,月光自洞孔彼端照射过来,洞孔中隐隐有光彩流动。

  原来无崖子当日突发奇想在峭壁中悬挂一柄长剑,剑上镶嵌这各色宝石,月光将剑影与宝石映到玉壁之上,才有这般奇观。

  段庆顺着剑尖所指,目光看向前方的巨石,不由得一整傻眼,巨石镶嵌在绝壁之上,哪里能撼动半分,顺着石头兜了半天,依旧没有找到任何洞穴所在。

  折腾到四更时分,月亮透过峭壁洞孔,又将那彩色缤纷的剑影映到小石壁上。只见壁上的剑影斜指向北,剑尖对准了又一块大岩石,段庆连忙跑到岩石前面,伸手推去,手掌沾到岩上青苔,但觉滑腻腻地,可这块岩石竟似微微摇晃,段庆大喜。

  连忙用力推动大岩石,大岩石怕是有千斤之重,按理肯定推不动的,想到这里,段庆伸手到岩石底下摸去,原来巨岩是凌空置于一块小岩石之上。

  想罢,段庆换了个角度,从岩石右侧猛推岩石,岩石又晃了一下,石底发出藤萝断绝的声音,段庆连忙加大力量,岩石缓缓转动,便如一扇大门一般,只转到一半,便见岩石露出一个三尺来高的洞穴。

  段庆连忙点起火把,察看那大岩周遭情景,俯身将藤蔓尽数除去,拨净了泥沙,大喜之下,也没去多想,便弯腰走进洞。

  借着火把的亮光,看见一条平整的通道蜿蜒而去,段庆杵着木杖,一步一探的往洞内探去,道路不住向下倾斜,越走越低。

  突然之间,前方出现了一道铁门,门上一排排碗大的门钉,显得格外气派,段庆用力推动铁门,甚是沉重,但里面并未闩上,手劲使将上去,那门便缓缓打开。

  一股霉气扑鼻而来,灰扑扑的一阵烟尘自门缝落下,段庆立刻闭眼,以防烟尘落入眼中。

  烟尘落下,段庆缓缓睁开双眼,只见所处之地是座圆形石室,从左边透来闪烁的光亮,朦朦胧胧中似有游鱼游动。

  顺着光亮看去,原来石壁之上镶着一块脸盆大的水晶,光亮便从水晶中透入。水晶中只见碧绿水流不住幌动,鱼虾来回游动,极目所至,炫彩非凡。

  无崖子本就是天纵奇才,对于建筑之道更是奇思妙想,竟然在湖底之下,建起硕大的石屋。

  段庆看着炫彩的水晶,暗叹可惜,若是旁人看他这般表情,一定要嫌弃他一脸,这死瘸子估计正在寻思这块水晶得值多少钱呢。

  东面石壁上刻着数十行字,都是“庄子”中的句子,笔法飘逸,似以极强腕力用利器刻成,每一笔都深入石壁几近半寸。文末还题有一行字:“逍遥子为秋水妹书。洞中无日月,人间至乐也。”

  段庆满脸嫌弃的转了转头,无崖子这个老直男,太酸了。

  回过身来,只见室中放着一只石桌,桌上坚着一铜镜,镜旁放着些梳子钗钏之类,看来十有八九是哪个李秋水闺房所在。

  段庆看了看,将这些许钗钏随手揣在怀里,如无其事的打量着整个石室。

  忽见东面石壁上似有一道石缝,忙抢将过去,用力推动石壁,果然是一道门,缓缓移开,露出一洞来。

  向洞内望去,却见有一道石阶蜿蜒而下,段庆顺着石阶走了下去,前方又出现了一道门,伸手推门,将门打开,径直入内。

  看见眼前一个宫装美女,手持长剑,身上一件淡黄色绸衫微微飘动,一对眸子莹然有光,神彩飞扬,段庆看罢,那还顾得再看,到地方了,连忙查看石像前的蒲团。

  玉像前有两个蒲团,似是供人跪拜之用,段庆蹲在身子看向玉像双脚的鞋子内侧。凝目看去,果然绣有字样,右足鞋上绣的是“磕首千遍,供我驱策”八字,左足鞋上绣的是“遵行我命,百死无悔”八个字。

  段庆欣喜若狂,平静了许久,这才拿起一个蒲团,用力一拉扯,蒲团面上一层薄薄的蒲草破裂,一个绸包从蒲团之中掉落了下来。

  段庆拾起绸包,这绸包一尺来长,白绸上写着几行小字:“汝既磕首千遍,自当供我驱策,终身无悔。此卷为我逍遥派武功精要,每日卯午酉三时,务须用心修习一次,若稍有懈惰,余将蹙眉痛心矣。神功既成,可至琅嬛福地遍阅诸般典籍,天下各门派武功家数尽集于斯,亦即尽为汝用。勉之勉之,学成下山,为余杀尽逍遥派弟子,有一遗漏,余于天上地下耿耿长恨也。”

  他捧着绸包的双手不禁剧烈颤抖,终于找到了。

  千辛万苦来到此处,如今得偿所愿,段庆忽然有种怅然若失。

  段庆拿起绸包揣在怀中刚要起身,忽然心中一片凛然,猛然一惊,似乎自己若是把绸包拿着,必有危险降临,身死当场。

  段庆连忙将绸包放下,那危险的感觉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熄火二踢脚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