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龙开始的瘸子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四章 陈抟传书

  段庆又拿起绸包,那心悸的感觉又浮现在心底。

  忽然灵光一现,莫非是留给我那便宜儿子的,段庆越想越笃定心中的想法。

  当日看见八颗巨星,如今看来江湖之外定然有大能在操控这片天地。

  段庆看着秘籍一脸不甘,能看不能吃,这什么操作。

  段庆想了许久,一咬牙,用手杖慢慢打开绸包,那心悸的感觉没有出现。

  段庆狂喜,战战兢兢的打开绸包,将里面卷成一卷的帛卷展开来。

  第一行写着《北冥神功》。字迹娟秀有力,与绸包外所书的笔致相同。其后写道:

  “庄子《逍遥游》有云: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也。又云: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是故本派武功,以积蓄内力为第一要义。内力既厚,天下武功无不为我所用,犹之北冥,大舟小舟无不载,大鱼小鱼无不容。是故内力为本,招数为末。以下诸图,务须用心修习。”

  段庆连忙快速背诵起来,生怕那背后的大能反应过来,那就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随即翻动卷轴,但见帛卷上赫然出现一个横卧的裸女画像,全身一丝不挂,面貌竟与那玉像一般无异。

  段庆再后世众多老师的教导之下,早已习以为常,也不多瞅,急忙忙的记录着后续内容。

  看那裸女身上,一条条绿色细线以及沿途穴位,段庆不敢有半点马虎,仔仔细细的背诵起来。

  当背到“北冥神功系引世人之内力而为我有。北冥大水,非由自生。语云:百川汇海,大海之水以容百川而得。汪洋巨浸,端在积聚。此‘手太阴肺经’为北冥神功之第一课。”

  “世人练功,皆自云门而至少商,我逍遥派则反其道而行之,自少商而至云门,拇指与人相接,彼之内力即入我身,贮于云门等诸穴。然敌之内力若胜于我,则海水倒灌而入江河,凶险莫甚,慎之,慎之。本派旁支,未窥要道,惟能消敌内力,不能引而为我用,犹日取千金而复弃之于地,暴殄珍物,殊可哂也。”

  段庆也心惊不已,前世只看电视剧,无法真切体会,如今看到,才觉得这功法的霸道之处。

  段庆也暗暗提醒自己,这功夫虽然厉害,可后患无穷,切不可贪图一时,而坏了根基。

  段庆展开长卷上后面皆是裸女画像,或立或卧,或现前胸,或见后背,人像的面容都是一般,但或喜或愁,或含情凝眸,或轻嗔薄怒,神情各异。一共有三十六幅图像,每幅像上均有颜色细线,注明穴道部位及练功法诀。帛卷尽处题着“凌波微步”四字,其后绘的是无数足印,最后写着一行字道:“猝遇强敌,以此保身,更积内力,再取敌命。”

  段庆忘我的背诵,不知不觉已到正午,阳光透过水晶,将石室照耀的无比光亮。

  这才意犹未尽的将绸包重新塞在蒲团之内,坐在另一个蒲团之上休息调息。

  段庆本想借此机会,修炼一番,奈何五脏庙早已空空如也,那小小的一只鸟儿哪经得起这般消化。

  这才走出洞穴,用之前搜寻到的金钗弯成鱼钩,从李秋水的闺房内找了些丝线,做了个简易的渔具。

  来到湖畔,用那鸟儿内脏做饵,装填好饵料,轻轻将鱼钩一抛,准备大干一场。

  天随人愿,寒冷的冬日,正是钓鱼的好时节,片刻功夫,就已经钓起好几条巴掌大的鱼儿。

  看着岸边活蹦乱跳的鱼儿,段庆也坐不住了,随手把鱼竿插在松软的泥土之中。

  利落的处理着鱼儿,清洗干净,折了几根茶花树枝,将鱼儿团团插在火塘周围,用火塘的热量将鱼儿烤熟。

  慢慢的鱼儿散发着诱人香味,段庆随手拿起一条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盏茶功夫,就着甘甜的湖水,几条鱼儿全须全尾的祭了段庆的五脏庙。

  懒洋洋的躺在岩石上,就着温暖的太阳,沉沉睡去。

  日渐西下,段庆才醒来,伸了个懒腰,看着宁静的深谷,一阵轻松。

  可一想起,前日的遭遇,段庆恨意十足,想到此处,哪能放松,随即又到湖边,准备钓几尾鱼儿,似乎白日已经把运气用光了一般,捣鼓了许久,动静全无。

  段庆无奈,随手丢下鱼竿,准备再探一探。

  段庆拾起木杖,再次钻进洞穴,来到了石像前。

  看着恢复原样的蒲团,段庆若有所思的端详了许久,为何会放着两只蒲团呢,莫非另外一个也有秘密物件么。

  段庆抬手往另一个蒲团探去,反复端详揉捏观察了许久,蒲团面下面竟然比另一个多了一块灰蒙蒙的兽皮。

  双手用力把整块兽皮拽了下来,反复端详,兽皮上光溜溜的啥也没有,段庆用力拉拽,兽皮纹丝不动,顿时段庆好奇心起。

  拿起怀着的钗簪用力的戳在兽皮上,依旧无济于事。

  段庆一怔,莫非又有奇缘不成,一咬牙,用簪子戳破手指,狠狠的挤了几滴血在兽皮上,血迹滴在兽皮上,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段庆欣喜,连忙又滴了数滴,依旧消失的无影无踪,似乎被兽皮吸收了一般。

  段庆也不疑它,疯狂的滴血在兽皮之上,不知滴了多少,兽皮依旧光溜溜的,好不讽刺。

  “我都快贫血了,还不出来”段庆欲哭无泪的嘬着手指。

  随即水泡、火烤各种前世小说电影里面出现的桥段都试了一圈,无济于事。

  段庆生无可恋的看着这块破布,随手一丢,实在不愿再试了。

  段庆盘腿坐在蒲团上,开始修炼起来,准备将今日一阳指修炼完毕后,研习那北冥神功。

  一阳指功法运转,游走在周身穴窍之前,忽然内力似乎受到什么东西吸引。

  段庆立即切断功法,睁开双眼,看见丢在一旁的兽皮,竟被自己的内力吸引,发出盈盈光泽。

  段庆连忙运转一阳指内力,将内力传输到兽皮之上,兽皮上光泽也亮了些许,可依旧五任何反应。

  百思不得其解,忽然想到一种可能,怕是自己的一阳指内力沾染了生生之气的气息,才引得兽皮反应。

  随即拿起兽皮来到湖畔,运起一阳指戳在茶花之上,一股生生之气流入脉中,段庆随即将生生之气引入兽皮之中,果然光洁的兽皮上,渐渐显露出了些许墨迹。

  只见兽皮之上,画着一个面目慈祥,仙风道骨老者,侧卧在木榻上,木榻下隐约写着陈抟祖师像。

  段庆猛然跳起,陈抟老祖?陈抟传书,赚大发了。

  那北冥神功就是个弟弟。

熄火二踢脚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