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克苏鲁世界科普神明囧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二章 兼职小丑

  同学们中还潜藏着一个邪神信徒!

  ——在李盒突然从白雾中消失后,同学们突然看清了这一事实。

  他们面面相觑,可是谁也不知道,那名隐藏的邪神信徒到底是谁?

  “好了大家,今晚没事了,早点回去歇着吧。”林然面上保持着镇定。

  这个时候,她甚至比一些大人看上去还要冷静一些。

  不过,表面的冷静下,是一颗扑通扑通跳动的心。

  她想起神秘主播的摸头杀、想起突然出现救下江碗的小萝莉、想起他们相互偎依着离开的背影……

  这一切如电影循环放映,在她的脑海里一幕一幕播放。

  她这时才深刻的意识到,这个世界,真的和原来不一样了。

  以前她只在新闻、电视、网络上接触过邪神信徒,得到神明的有关消息,除了世间比过去更加绝望,人们比以前更加疯狂,但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太大变化,照样上学,只不过书本学的东西也有了一些改变,增加了关于神明的知识。

  但是现在,她成了亲历者。

  差点被邪神信徒杀死,又被一位神秘主播救下来的亲历者。

  她渴望那些力量。

  ——林然眼睛亮晶晶的,闪出一丝憧憬的光芒。

  ……

  回到家中。

  房间里的一切依旧井井有条。

  虽然江月说家中进了贼,她害怕,但显然那些贼并没有对他们的家造成什么破坏,甚至,连装饰都没有弄乱。

  “贼呢?”江碗环顾四周,没看到江月口中的那个倒霉蛋。

  江月指了指洗手间。

  江碗这才注意到,洗手间里确实传来一些声音。

  他走过去,看到一个黄毛正在拿着马桶刷,卖力的刷着马桶——脸上,带着一幅“我为主人效命,我开心”的笑容。

  俗称舔狗笑。

  “主子好!”看到江月过来,黄毛立马丢下马桶刷,四肢着地,想去亲吻江月的鞋子。

  结果江月一脚踩在黄毛的脸上:“继续刷!”

  原本因为房子老旧,导致天花板经常漏水的卫生间,经过黄毛的一番辛勤劳动,此刻跟搬新家也差不了多少了。

  大概两个小时后,黄毛终于搞完卫生走了。

  临走前,还在茶几的书本上,压下两百元钱。

  他注意到,屋子里的两位主人已经睡着了。

  他留下钱后,轻轻的带上门,走到马路上。清冷的晚风一吹,黄毛感觉之前浑浑噩噩的脑子,似乎清醒了不少。

  他雀跃的快步走了一会儿,突然迟疑的停下脚步——他刚才,为什么要称呼那个小萝莉作主人?为什么要帮忙打扫卫生间?为什么要留下零花钱?

  他,明明是个小偷啊!

  ……

  翌日,

  江碗被早晨八点钟的闹钟闹醒。

  因为今天还要做小丑兼职,赚取生活费养家,不得不早起。

  将妹妹早就做好,放冰箱里的包子热一热,再泡一杯牛奶,对于江碗来说,就是一顿丰盛的早餐了。

  可今天——他在茶几啥发现了摆放的整整齐齐的两百元钱。

  甚至,根据这两百元钱,摆放的形态,能体会到当时摆放者神圣的心情。

  只是,当时有多郑重,事后大概有多后悔。

  江碗轻车熟路的无视了这两百元钱。

  吃完早餐,江碗来到广场上。

  因为是周日,广场上人流还是蛮大的。

  江碗从之前兼职的店里,领了小丑服,然后抓着一串气球,在广场上哟呵。

  “卖气球了~五元一个~”

  “妈妈,那里有个小丑卖气球,我想去看一看!”不远处,传来儿童清脆的嗓音。

  不一会儿,有三个人走到江碗的面前。

  江碗抬眼一看,是一位保养得极好、看起来只有三十岁的阿姨。

  可她的一左一右,却分别站着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和一个六岁的小男孩。

  他穿着小丑妆,将他本来的模样遮得严严实实,所以在那三人看来,他不过就是一名普通的小丑。

  可是江碗却一眼就认出来,那名十六岁的少女,正是他的班长林然。

  不同于在学校时,穿的千篇一律的校服。

  今天的林然是出来游玩的,穿着一席浅蓝色的水手服,发尾也帮着一根浅蓝色的发带,将少女的元气和可爱展露得淋漓尽致。

  这母女两的颜值都很高,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

  像是早就习惯了这种目光,林然落落大方地浅笑道:“给,五元,麻烦给我弟弟拿一个。”

  看着三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眼前。

  江碗注意到,她们去的地方,似乎是一个临时搭建起来的舞台。

  而舞台上,已经簇拥了不少人。

  紧接着,舞台后面的荧屏上,开始播放着一段视频。

  ——视频里,竟然是江碗那些同学们的脸。

  是昨晚他们经历过的那惊心动魄的那一夜。

  “这是我们从网吧老板那采集到的监控,可惜只能看到网吧内和网吧门口的画面……可惜没有拍到昨晚也来过这的神秘主播。”

  当主持人提到神秘主播时,底下瞬间响起一片欢呼声。

  江碗明白了,这是因为神秘主播的热度,以及同学们曾接触过窥神俱乐部的邪神信徒,这才得到了一个接受采访的机会。

  而外貌优异的林然,妥妥的站到了C位,一向自持天之骄子的李盒,则站在林然旁边,只不过他的左袖一直揣在兜里——这是为了不被人发现,他的左臂其实空荡荡的。

  林然拿着话筒,用甜美好听的嗓音道:“我们的班主任,不知何时成了邪神信徒的傀儡,然后她提出要去我们每一个同学家里家访。”

  “她最后家访的人,是我们班级一个很内敛的同学——江碗。在江碗同学之前,已经有四名同学遭遇不测,但幸好,江碗同学凭借自己的本事,活了下来。”

  李盒听到这句话,立马打断林然的话:“凭借自己的本事?他明明是走了狗屎运,得到了邪神贝尔芬格的信徒的帮助,才活下来的!“

  ”甚至!他还准备坑同学们!要不是他提议要感染脚气,才能获得贝尔芬格的邪神信徒帮助,我们才不会一整个班级都感染脚气!“

  ”结果,那邪神信徒根本就不愿意帮助我们!我看!这其实是江碗故意在耍我们!他看不惯我们在班级里,一直没有注意到他,他的内心就开始扭曲……“

  ”要不是我……你们所有人都会被他戏弄着玩,然后困死在网吧里!“

  李盒说得义愤填膺!

  而底下的观众,却有很大一部分不领他的情:“我看网吧的监控视频里,贝尔芬格的邪神信徒明明说的是你不够资格得到他帮助!”

  “而且,神秘主播也不愿救你,但是宁愿冒着得罪窥神俱乐部的风险,也要救下站你们中央的那个可爱小女孩!”

  “是不是除了中央最好看的那个黑长直,你们班级在台上的同学都有问题!”

  “不然为什么邪神信徒不愿意帮你们,神秘主播也不愿意帮你们?”

  李盒显然没想到观众们是这个态度,一时间哑口无言……

  而且,广场上的人越来越多。

  有些是为了看曾经在神秘主播视频中出现过,被网友们惊为天人的黑长直女孩。

  有些则是好奇有关邪神信徒的事件。

  ……而这些人,毫无意外,都和李盒在同一座城市。

  他们纷纷开始指责李盒。

  “况且,趁同学不在,在这么多人面前诋毁自己同学,也是小人行为吧?”

  “如果那名同学真像你说的那么坏,为什么中央的黑长直比你先说话,但对那名同学的评价,和你完全不一样?”

  “年纪轻轻,要学好啊小朋友!”

  李盒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他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了。

  在昨晚之前,他还是天之骄子,同学眼里的学神,家长眼里的别人家孩子,老师眼里最骄傲的学生。

  可是昨晚,在亲历邪神信徒的事件后……他能感觉到,曾经属于他的光荣和地位,在一点一点消失了。

  他好像正在接触另一个世界。

  另一个,不会因为他的成绩和家世,就将他捧为天之骄子,而是唯实力论的残酷的世界。

提线木偶qvq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