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剑孤风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一章 成名的快感

  许风又往其他口袋摸了摸,但是除了几个断裂的线头,他什么也没有摸到。

  这些线头明显是付不了账的。

  酒馆老板好像已经看出了什么,他在问:“这位大侠难道是出来的太急,连付账的钱都忘了带?”

  许风只能承认,昨晚那些人不仅给自己留下了一身疼痛,还夺去了他仅剩的一些银碎。

  老板在问:“还不知大侠贵姓。”

  “许风。”

  “莫不是临江城的许风?”

  许风沉默,看来公孙辗迟的死讯已经传遍了长沙,很快又要传遍整个江湖。

  老板接着又问:“像许大侠这种剑客,在江湖上一定有些朋友的,何不让人去找他们?”

  “他们现在可能并不太想见我。”

  “这又是为何?”

  许风已经无法回答。

  老板叹道:“不是小贾不给许大侠面子,只是人人都像许大侠这样,那我们小店还怎么开的下去。”

  许风摇头:“我也不想赖账,但是我现在确实没钱。”

  老板皱起了眉毛:“那这可如何是好?难道这点事还要惹来捕快?”

  许风不想招来捕快,他硬着头皮道:“十数两银子,许风这个名号难道还不够?”

  老板好像也很无奈:“可是小店概不赊账,就算是惊涛剑来了、君子剑来了,这个规矩也不会变。”

  许风只能沉默,可是他忽然发现这老板正盯着自己,正盯着自己手中的这柄金剑。

  老板看得很仔细:“看得出来,这柄剑对于许大侠来说非常重要?”

  许风突然开始紧张,这柄剑是他父亲交给他的,陪伴了他整整十年,已经和他的生命密不可分。

  许风忍不住的问:“你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老板笑了笑:“小店只做些酒水买卖,对许大侠这柄剑并没有什么想法。”

  许风盯着他,老板继续道:“不过小贾却知道一个地方,一定能让这柄剑派上些用处。”

  “什么地方?什么用处?”

  老板带着他来到窗边,往远处指了指。

  “许大侠出了酒馆,一路往东走,再往北转过一个街道,就能看到一家‘兴隆当’,许大侠只用迈迈脚,把这剑往柜台上一放,就自然有了用处。”

  许风皱眉:“你让我去当了这柄剑?”

  老板摊摊手:“这只是小贾的建议,许大侠若是有其他办法能弄来钱,可权当小贾是在放屁。”

  “再者说,这典当只是解一时之需,等许大侠有了钱,再去续回来就是了。”

  老板说的很有道理,许风虽然不愿,但这好像已经成了他唯一的出路。

  许风来到酒馆的门口,他回头,老板站在身后,脸上带着笑容。

  “许大侠既然想通了,为何还不动身?”

  “你就不怕我跑了?”

  老板笑道:“许大侠战胜惊涛剑,已经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一位名剑客,这样的一位大人物,应该不至于作出这种行径。”

  许风盯着他:“可是我现在已经有了这种想法。”

  老板依然在笑:“若是许大侠真的跑了,那小贾也只好去一趟公孙家,让蒋大侠来买单了。”

  许风无法反驳,许风只能去当,至于后面再用什么来赎,他还没有想好。

  他走出酒馆,一路往东,再往北转过一个街道,果然就看到了一家“兴隆当铺”。

  现在是早上,太阳不高不低,气温不冷不热,正该是热闹的时候,可这间当铺却空荡荡的没有一个客人。

  只有柜台后站着一个伙计:“客官是当是赎?”

  “当。”

  “客官要当什么?”

  “当这柄金剑。”

  伙计接过剑,仔细瞅了瞅,却不住的摇头:“这不是纯金,而且也用了很久。”

  这柄剑起码已用了十年,已经过数十次的修理,许风亲自动手,一点一点的修理。

  “我知道。”

  “那客官要当多少?”

  “当一百两现银。”

  一百两已经很不少了,一百两就是一百石大米,足够一个五口之家吃上十年。

  小伙计已经笑出了声:“客官这柄剑可不值这个价钱。”

  许风看着他:“这是临江城许风的剑。”

  这柄剑刚刚才战胜公孙辗迟,他已经是一柄很出名的剑,他当然值得这个价钱。

  许风第一次体验到了成名后的快感,仅仅只是一个名字,却让一柄剑的价值翻了几十倍。

  他从当铺里出来的时候,口袋里也装满了沉甸甸的现银。

  除去老板的账单,剩下的钱还有很多,足够他好好的吃一顿饭,好好的洗一个澡,再好好的换一身衣服,找一个能够赚钱赎剑的营生。

  凭借他的剑法,他的名声,这些都不算太难。

  他本应该立刻赶回酒馆,可是他却又停下了脚步,因为就在当铺的旁边,还开着一家赌场。

  赌场和当铺,这本就是密不可分的两个行业。

  这家赌场很大,却没有招牌,两扇大门好像两个乌洞洞、深不见底的黑色眼睛,不停诱惑着过往的行人。

  等许风再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走了进去,鬼使神差一般,握着刚当来的银子,站在了赌桌之前。

  也已经有人认出了他:“这位莫非就是临江城的许风、许大侠?”

  许风从公孙家离开时,曾在大门前出现过,虽然只是短短的一次露面,却让很多人留下了印象。

  尤其在惊涛剑死后,很多人立刻想起了他,年轻、俊朗,还有一身白衣,这些都对得上。

  关于他的形容几乎传遍了长沙,也很快就要传遍江湖,就像惊涛剑的死讯一样。

  许风很快又体验到了那种快感,那种因成名而带来的奇特快感。

  已经有人在喊:“来来来,让许大侠上座!”

  “恭喜许大侠啊!恭喜、恭喜......”

  “许大侠接下来要去哪儿?听说公孙家的蒋琨要和你决一死战?”

  “蒋琨算得什么,顶多在袁州城摆摆威风,那里比得上许大侠!”

  许风被按在最上座,他连话都没说,就有一大堆银子落到了面前。

  “许大侠莫得顾忌,这些银子权当玩乐。”

  许风只能下注,他下大,一圈人都吆喝着跟他下大,他下小,一圈人又吆喝着跟他下小。

  只是他下大的时候,庄家掀开盖子,里面二二三三的凑不成整数,他下小,那骰子又滴溜溜的转成了五六。

  许风本来就没有什么经验,更何况,赌博又哪来的什么经验。

  所以他很快就把这些银子输了个精光。

  旁边的声音已经小了很多,有些人正在身上摸索,甚至脱下衣服,准备去兴隆当铺碰碰运气。

  许风不想再赌,他想走,但一圈人围在旁边不让他走。

  “这骰子没什么意思,许大侠挪个座换换风水,来玩玩其他的。”

  他们将一大把银子塞进许风的怀里,他们实在太热情了,许风只能再次坐下。

  好像真的是换了风水、换了运气,许风一抓就是万万贯,再抓,又是一张千万贯。

  他的牌简直大到没边。

窥麒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