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箫迷影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章 特务处

  中央军校内的气氛非常严肃紧张,外出的学生纷纷而归,却也不敢多谈,而军校政治处的人员则在学校内四处而动,对于未及时归校的学员列名登记。很明显事后这些学员都要经过政治处的审查,甚至交由中统进行甄别审问,部分无法说明原因的恐怕会被勒令退学乃至秘密消失。

  此时学校办公大楼右侧二楼的一间房内,一人说道:“处长,具体的事情就是这样。”被唤为处长之人乃是复兴社核心组织力行社“十三太保”之一的特务处处长戴笠。戴笠乃是蒋介石的浙江老乡,表字雨农,在蒋介石还没发迹之时便在上海与蒋介石相熟,后来进入黄埔军校第六期学习,目前戴笠的官方身份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第二处处长。

  此时的军委会调查统计局与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统计局,虽然一个是行政机关,一个是党务机关,但实际上只不过是中统组织的一体两面而已,都属于陈立夫的管辖之下。只是因为复兴社特务处是一个政治性的秘密组织不能公开,而“军委会调统局”第二处则是正式的政府机构,可以堂而皇之地列编支费。也就是说,蒋介石将戴笠的特务处编入陈立夫手下,就是为了解决其经费供给问题。但是陈立夫对于戴笠在做什么,完全不知情。

  南京今天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戴笠的特务处乃至于整个国府的情报系统全部没有提前得到消息,这不但让戴笠感到心慌,就是徐恩曾、陈立夫等人也是焦头烂额,很明显迎接他们的将会是来自委员长的腥风血雨。戴笠理了理思绪说道:“王梁的情况要立即调查清楚,尤其是关于这个‘赵先生’一定要仔细探查,可以通过我们安插在一处的人员查询陕西省党部和西安站近几年关于共党分子的情况汇报。”

  “是,处长!”应声这人是军校政治处上尉参谋,是特务处在军校内的负责人冯梓,同时他也是戴笠的浙江老乡。

  戴笠随后又说道:“除此之外,还要对军校内的激进分子予以密切监视,也要加紧对三民主义和校长无比坚定之人的招揽。”说完戴笠也不等冯梓的回答,就起身离开了这间办公室,今天也有的他忙了,一想到此处,戴笠也是一阵叹气:力量还太弱小啊!

  “一二九运动”的风潮还在持续,12月18日全天,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6所大学的校长,联名要求释放被捕学生。同日,中华全国总工会向全国工人紧急呼吁援助学生救国运动,各地工人纷纷举行罢工,支持学生斗争。鲁迅于12月18日至19日夜,撰文热情赞扬爱国学生的英勇斗争精神,并寄以“石在,火种是不会绝的”的殷切希望,宋庆龄、马相伯、沈钧儒、王造时、邹韬奋、陶行知、章乃器、李公朴、史良等爱国知名人士纷纷表示支持。宋庆龄从上海寄给北平学联100多元钱,作为开展抗日救国工作的费用。一时间,在黄河两岸,大江南北,到处响彻抗日救亡的号角。

  相比于街市中的慷慨激昂,军校却加紧了各项训练,以使这些热血沸腾的青年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去思考学习和训练以外的事情。王梁他们作为新生也结束了第一阶段的新兵教育,开始了第二阶段的学习。

  这一天正准备去图书馆中看书的王梁在路上遇到了军校政治处的参谋冯梓,只见冯梓说道:“王梁同学,麻烦你跟我来一下。”

  “是!”王梁虽然立即回答,但是他的心里却是七上八下。自从那天在街上遇到张琦玉被他说出“赵先生”一事,他就一直在提心吊胆,只是后来军校内的审查并没有牵连到他,才让他心安不少,只是这突如其来的召唤却让他再一次将心提到了嗓子眼。

  王梁跟着冯梓一路来到军校办公楼左侧的一处办公室外,只听冯梓在门口喊道:“报告!”

  “进来!”门内传来低沉的应答声,冯梓推开门示意王梁自己进去,待王梁进去后,他却将门关了起来。

  王梁入内就看到一人穿着军装笔直的站在窗户边,似乎外面有别样的风景吸引着所立之人的目光。“王梁,男,祖籍陕西长武县下王庄,现居陕西长安县梁家牌楼甲4号,民国五年腊月初六生,民国二十三年八月加入中国国民党,民国二十四年经陕西省党部特别推荐入中央军校第十二期入伍生队二区队。

  父亲王昱笙,字耀和,西安同盟会会员,西安府中学堂毕业后参与西安反清起义,民国成立后任陕军排长、陕西督军府参谋,民国三年因督军张凤翙擅杀邹子良、马开臣二人而回乡,民国十八年被土匪杀害;

  母亲王氏郭翠,故长武县参议郭公世图长女,民国四年与王昱笙成亲,民国十八年携子避难至西安;

  堂兄王枢,字德见,现为西安绥靖公署上校参谋,民国十八年娶陕西省参议郑公之女静怡为妻,生子禹铨,年四岁。不知道我上面所说情况,可属实?”

  王梁听着这个人将自己的来临娓娓道来有些震惊,知道他现住何地,家中有谁这些很简单,因为入学的个人资料中这些都有,可是将整个家族人物的来龙去脉调查的这么清楚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尤其是父亲的来历,他也是从郑师的口中得知的。

  只是还没等他回复,那人就接着说道:“赵骏,字维岳,陕西咸阳人,民国十七年自陕西省第一甲种工业学校毕业,同年入陕西省立第一中学担任算学老师。拒查:其人于民国十五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任中共陕西省委工业学校特支委员、组织部长、省委委员等职,民国二十二年陕西省党部破获重大共谍案,赵骏牵涉其中,但脱逃不知所踪。王梁同学,麻烦解释一下,你与赵骏的关系。”

  果然,该来的总会来的。王梁此时的心已经平静了下来,这些事情只要是有心人就可以调查的清清楚楚,正如表哥所说南京是老虎窝,中统的特务更是无孔不入,那么面前之人的身份也很好判定,肯定是中统派来甄别调查的特务。于是回答道:“禀长官,赵骏是我的老师,在校期间我与他关系良好!”

  “就这些,没有其他了吗?”那人听后转过身来看着王梁然后说道,“仅仅只是关系良好吗?据我所知,你在一中读书之时常与其交往,相从甚密。”

  王梁回复道:“禀长官,我自幼乃私塾启蒙,学的是经传,于算学乃至西学一道不甚了解。后举家迁入西安方才学习。赵骏是算学老师,故经常拜访求取学问,如是而已。”

  “如你所说,只是正常的学习交流,他没有乘机想你传输邪说?”那人继续问道。

  王梁回道:“有的!但那个时候学生尚小,不懂他说的那些。后来得知其人乃是反对政府、反对三民主义、反对校长之人,便将其所赠书籍予以焚毁。况且先父、堂兄、郑师等人都是三民主义之信徒,学生也常常从长辈之中学习先总理和校长之关于三民主义之精神,也愿为实现三民主义奉献自己的一切。”

  那人盯着王梁的眼睛然后微微一笑说道:“是啊!如果你背弃了三民主义,也对不起令尊让你‘活下去’的遗愿。”然后指了指椅子说道:“坐下吧,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第二处处长,同时也是复兴社核心组织力行社特务处处长戴笠。听说过复兴社吗?”

  坐了三分之一椅子的王梁听到对方说起“父亲”的遗言,心中更是忐忑,这种私密的事情怎么会被探查到?只是那人的问话接踵而来,王梁下意识的连忙摇头。

  戴笠见后于是解释道:“复兴社,是黄埔精英军人的大本营,我们强调‘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一个主任即三民主义,一个政党即中国国民党,一个领袖也就是校长。我们要将松散的党,经过我们的努力变成一个以校长为中心的紧密团结的党,要消灭一切敢于同校长作斗争的人,包括各地的新军阀、列强和共党。你有没有兴趣,加入这个组织?”

  “我可以吗?”王梁有些犹豫道。他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并且自己还有一些历史问题,怎么可能加入这个组织呢?

  戴笠说道:“从你入学开始,军校内的青年革命同志会就对你开始了观察。你虽然各方面并不是十分出色,但胜在均衡,加之你对三民主义的忠贞以及家世清白,青年革命同志会便将你的材料上报上来。我们也对你进行了调查和了解,今天是我代表复兴社同你交流,希望你能加入我们的组织。”

  “我愿意加入其中,为实现‘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的理想而奋斗!”王梁听后起身答道。

  戴笠听后站起来伸出右手说道:“欢迎您王梁同志加入我们力行社特务处!”

  王梁也伸出自己的右手与戴笠相握,只是心中泛起了嘀咕:不应该是欢迎加入复兴社吗?怎么成了特务处?自己也成了特务?

天淡星稀少 · 作家说

感谢大家的支持~继续跪求推荐和收藏!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