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箫迷影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二章 相遇

  元日当天,军校组织师生一起在学校内欢聚一堂共度新年,作为教育长的张治中鼓励学生们多多学习杀敌本领,为国效力。第二天,军校也格外开恩给所有人放了三天假期,于是有些人就开启了自己耽搁了许久的外出计划,而王梁也打算去中央大学找寻张琦玉。

  中央大学,距离中央军校并不是很远,王梁依旧步行了过来,或许是新年的缘故,学校内比较空寂,好不容易王梁才遇到一个女学生,于是上前打招呼道:“同学!”

  他的一声让来人一惊,双眼警惕的望着他,很显然王梁被当成了不怀好意的登徒子。王梁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冒失,于是解释道:“同学,你不要担心!我只是想找你打听个人。”

  “果然是登徒子!肯定又是找我打听某个女同学的。”女孩心里戒备更甚,于是语气冷漠的说道:“你要找谁?”

  王梁说道:“我想找法学院的张琦玉同学,陕西人,你认识他吗?”

  “张琦玉?你说的是张伯圭吗?”女生一听联想到自己所认识的人里面确实有个张琦玉,也是从陕西来的,于是回答道。

  王梁一听竟然第一下就问对人了,于是说道:“是!你认识伯圭?我是他中学同学,现在中央军校读书。”说着为了更有说服力,王梁从口袋中拿出自己的学员证说道:“这是我的学员证。”

  “原来是你!”那女孩一听就好像想到了什么事情一般说道,“你就是伯圭口中那个思想落后分子?对了,你是叫王梁,对吧?”

  王梁突然有种想掐死张琦玉的冲动,这不是在贬低自己吗?于是不爽的说道:“我是王梁,字子栋。张琦玉是这么说我的?”

  “他说你思想落后,拒绝参加反日爱国游行,竟然还劝说他也不要参加,真是无可救药!”女子回答道。

  王梁似笑非笑的说道:“看来你和伯圭的关系很亲密啊?”

  女子听到王梁这句话瞬间脸上泛起了微红低下头不再接话,这时就听到张琦玉那大嗓门说道:“小羽!”

  只是迎接张琦玉的不是所谓小羽亲切的回应,而是一句经典的:“张琦玉,额日你先人!”张琦玉先是一愣,紧接着就看一个人向自己冲过来,然后一把将自己搂住说道:“伯圭,多年老友,你就这么在外人面前评价我?”

  “子栋,息怒,息怒!”张琦玉知道自己并不在理于是告饶道,“你看这是在学校里,我们都是文明人,要讲文明。”

  王梁听着张琦玉的话语说道:“你是文明人?在背后说人坏话的文明人?”

  “这不是……快,快松开……我错了,下次不会了。”被王梁微微锁喉的张琦玉只能继续求饶。

  王梁见张琦玉如此,他知道玩笑到这已经可以了,再下去恐怕就是真的出事了。于是松开了张琦玉继续问道:“说吧,解释解释。”

  “解释什么?”张琦玉揉了揉自己的脖子不解的说道,“我不是给你道歉了嘛。”

  王梁戏谑道:“你一口一个小羽,你不解释解释?”

  “你小声点!”张琦玉闻听先看了一眼在不远处羞涩的小羽,然后对王梁介绍道,“覃羽,山东烟台人,现就读于文学院中国文学系。”

  张琦玉的介绍让覃羽缓解了尴尬,只是王梁听完介绍后的一句话又让覃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你俩是在处对象吗?”

  其实张琦玉和覃羽还真没谈恋爱,只是两人的心中都有那么一点小心思,都没有捅破窗户纸,结果没想到被王梁这家伙三言两语给戳破了,从这一天之后这两人还就真谈起了恋爱,这当然就是后话了。

  时间来到中午,王梁、张琦玉和覃羽三人来到学校门外的一处小饭馆内,毕竟还属于新年范畴,三人坐定待菜上齐以茶代酒三人先相互恭祝“新年快乐”,然后边吃边谈。

  “子栋,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你那天是那种态度。”张琦玉率先开口问道。

  王梁听闻后回道:“伯圭,来南京之前,德见兄长告诫我,在南京要小心谨慎,不要做过激的事情,也不要说激进的话。这里是国府中央所在,不是可以肆意妄为的。有些话可能你和小羽觉得我说的不对,思想落后,但是我还是想说,激进的事情还是要注意些,你要多替张伯父想想。”

  “子栋,你说的是那些中统的‘特务’吧!”张琦玉似乎并不担心的说道,“我父亲不就是吗?什么组织部委员,他就是。我是爱国,难道爱国也有罪?”

  王梁听后说道:“所以,伯圭你要替伯父多考虑一些。他处在这个位置上,如果有人借你的事来对付他,他怎么办?不是说爱国有没有罪,而是很多人都盯着伯父现在那个位置。”

  王梁说的这些话倒是让张琦玉认真了起来,生长的官宦家庭,他原比普通人更了解政坛里的肮脏,有时候见到父亲回来沉默不语的一个人坐在书房,或者喝多了回来痛骂那些人,他还是有点清楚的,于是说道:“子栋,你放心,我会注意的。”

  一旁的覃羽是书香家庭出生,对于王梁和张琦玉所说的情况并不了解,她问道:“难道现今爱国也有罪吗?”

  “爱国当然无罪!政府也知道日寇的本性。”王梁知道眼前这个女孩就是个涉世未深的学生于是解释道,“政府也是忍辱负重。但是国家时局如此,我们同日寇的差距太大,加之红匪又在各地生事,如果不安内何以攘外呢?”

  覃羽不认同的说道:“共产党怎么能是土匪?他们也是爱国的,他们发表的那些言论提出要停止内战,一致对外,这难道不对吗?”

  “好了,我们今天不谈国事,好好吃顿饭!”张琦玉见有些剑拔弩张的氛围急忙出来打圆场说道,“子栋一直在军校里,很多事情他也不清楚。来,子栋,咱俩再以茶代酒碰一杯。”

  覃羽听到张琦玉的话语也不再纠结,只是心里还有些微微的不愉快;而王梁也看出来了这个女孩说话时的神情语态和赵先生是那么的相近,看来中央大学里面也有共党。对了,似乎自己的堂嫂曾经也是这样,难道……?王梁心里产生了巨大的疑问。

  三人继续闲谈,虽然王梁和覃羽心里都有些不愉,只是没了国事上的牵扯,三人聊起文学来却发现有很多相同的喜好。恰在这时,门口走过一人,覃羽看到后连忙打起了招呼:“晓雯,晓雯。”

  那人循声而来当看到是覃羽和张琦玉,于是走进门来笑问道:“琦玉、小羽你们怎么在这里?”显然她也是发现两个人关系不一般了。

  “我中学同学过来找不到我,刚好在校园内遇到了小羽询问了下。我们三人就过来一起吃饭了,也是感谢小羽。”张琦玉和覃羽也是看到来人进来便站起身来,只是听到对方的问话,覃羽不知所言,只好由张琦玉解释道。

  然后张琦玉同来人介绍道:“这是我中学同学王梁,字子栋,现在中央军校学习。”然后又对王梁介绍道:“吴晓雯,杭州人,和小羽是同班同学。”

  王梁起身伸出手来说道:“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你好!”吴晓雯淡定的伸出了手。两手微微相握,握着吴晓雯的柔荑让王梁感觉似乎触电了,虽然只是短短一瞬,而吴晓雯也有些微微的异样。

  覃羽见大家都认识且坐定后问道:“晓雯,你准备去干什么啊?中午吃了吗?”

  “我已经吃过了。我准备去书店买点书,然后给家里打份电报询问下双亲。”吴晓雯回道。

  覃羽一听说道:“太好了!我们也吃完了,一起去吧!我正好也想去书店看看。”

  “好啊!”吴晓雯回道,然后看了看张琦玉和王梁然后问道:“那他们呢?”

  覃羽看向张琦玉说道:“伯圭,你们准备去做什么?和我们一起去吗?”

  “子栋,你不用着急回学校吧?要不我们也去书店转转?”张琦玉向自己的好友边说边眨了眨眼睛。

  王梁收到传递的信号于是顺着说道:“没事!军校放了三天假,只要在晚上八点前回到学校就可以。我也想去书店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书。”

  “那我们就一起去吧!”覃羽说道。

  南京的大街上,覃羽和吴晓雯走在前面,而王梁和张琦玉则跟在两人身后。王梁说道:“你是不是喜欢她啊?如果喜欢就跟她表白,否则你俩这样是不行的。”

  张琦玉听后说道:“别说我了!你是不是看上晓雯了?我看刚才你俩握手后的神色都不太对。”

  “今天才第一次见面,也只是简单介绍了一下,怎么可能?肯定是你看错了!”王梁连忙否认道。

  张琦玉听后微笑道:“我跟你说,我第一次见小羽的时候和你刚才的模样差不多。如果真喜欢,就抓点紧。晓雯他们家,是江浙的名门,他父亲是浙江省参议吴志涛,还经营有绸缎庄,听说与你们那位校长也是相熟。学校内追求晓雯的人很多,只是目前没有看上一个。”

  “她家世如此显赫,我只是一个行伍之人,门不当户不对的。”王梁说道。

  张琦玉听后说道:“现在提倡新生活,你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我看这几个月的军校生活彻底让你变傻了。”

  后面两人在闲聊,前面走的两个人也在说着他们,只听吴晓雯说道:“你是不是真喜欢张琦玉啊?”

  “嗯!”覃羽肯定的回答道,“只是这个傻子什么都不说,难道让我一个女孩子说?今天要不是被那个王梁说破,恐怕他还能忍着没有表示。”

  吴晓雯听后笑着说道:“那岂不是歪打正着?没想到这个王梁还挺聪明的!”

  “他!他就是个落后分子!”覃羽说完就把吴晓雯还没来之前的事情讲述了一遍,说完还愤愤不平。

  吴晓雯听后说道:“你消消气!王梁毕竟是军校生,我听说前段时间参加我们集会的一些军校学生都被军校开除了。”

  “是吗?这么严重?”覃羽疑惑道,“怪不得王梁那么谨慎。”

  是谨慎吗?从遇到他开始总感觉哪里怪怪的,尤其是他那一双眼睛,似乎能看清所有的事情,看来以后一定要多加注意!还有这个小羽,性格太跳脱了,也不知道接下来的要不要吸纳她进来?还有一会到书店一定要避开他们,将情况交给上级。

  正在几人走着,突然一声巨响,只见一人从楼顶掉下摔在了地面。

天淡星稀少 · 作家说

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厚爱~

小天继续跪求推荐和收藏~

谢谢大家~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