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球封喉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 母亲

  “李在道!我不就拖了几分钟堂吗?你至于这样吗?你什么意思?”

  班主任老高不满的看着李在道,怒火就好像要从眼睛里喷出来。

  李在道刷的站起来,低着头朝着讲台上走来,看不清表情。

  “你干什么!李在道!我警告你,不要自找……”老高有点慌,在他二十多年的教学生涯中这种骇人听闻的事件还是第一次,可是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李在道一把给抱住了。

  “老高,我可想死你了!”李在道在老高耳边轻轻说,他的确想死老高了,在他的前世,老高对他的确不错,篮球赛时帮他联系大学教练来试训,他受伤后老高还承担起给他义务补课的工作,他考上三本后觉得愧对老高这么多年教导,一直没回来看望,直到他大三那年,老高旅游时因为救人,再也没能从海里出来,这一直是李在道心里的一个坎。

  “你!你你你!你干什么?快点放手!成…成何体统!”老高这个年近五十的老男人彻底凌乱了,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拖个堂就会引来这样的结果。

  “下课!下课!”老高拼命从李在道的怀里挣脱出来,衣服也没顾得上整理,头也不回匆匆的走了。

  李在道回头望向讲台下,五十多个人鸦雀无声,两边就这么沉默的对视着。

  “散了散了,都快去吃饭吧,不饿了啊?”班长王志鑫开口了,一边说一边盯着李在道,怕他又有什么异动。

  “在道,在道!你今天到底咋的了?”李在道感觉有人在戳他,回头一看是自己发小陈硕,正在滴溜溜着小眼睛看他。

  “硕儿!我也想死你了啊!”李在道又是一声大吼,一把把陈硕从座位上拽起来,二话不说就抱了上去。

  陈硕整个人都石化了,跑也不是不跑也不行,想了想,一把推开李在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门而出。

  “哎你说他咋了,不会真疯了吧!”

  “有可能,他这周一从历城打完比赛回来就神神叨叨的,天天课都不上就去体育馆,嘴里念叨啥‘全国冠军’之类的话,八成是压力太大疯掉了。”

  “对对,我也这么觉得,哎我跟你们说……”

  李在道猛的回头,看见班上的几个女生正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同学们!”李在道又是一声大吼,朝着她们张开双臂。

  “啊啊啊快跑啊!他疯了啊!别让他抓到啊!”小姑娘们一下就作鸟兽散,跑得无影无踪了。

  李在道再度回头望向教室,同班同学们一看这架势,东西都来不及收拾,争先恐后的从教室门口挤了出去,不到五分钟教室就只剩下李在道自己了。

  窗外的梧桐树被微风轻轻吹动,摇曳的树叶将阳光散落进教室,蝉鸣声一阵一阵的响着,光影斑驳的打在李在道的脸上,夏日的午后静悄悄的,教室里只剩下了李在道轻轻抽动鼻翼的声音,阳光照到他的脸上,稚嫩却又挺拔的面孔上多了两道泪痕。

  有人说,世上最美好的词是“虚惊一场”,李在道虚惊了整整十七年,这多少让他感到有些不真实。

  ……

  “在道妈,这个问题家长必须重视,现在距离高考已经只剩一年了,在道篮球方面毕竟还没有确定下来,如果这个节骨眼上,孩子的精神状态出了什么问题,那对于孩子的一生来说都是不堪设想的,你说是吧。”

  午休后后,老高把李在道的妈妈陆萍请来了学校,就上午李在道的“精神失常”聊聊。

  “高老师,真是麻烦你了,你说这孩子又搞啥幺蛾子,真的是,我回去一定好好批评他!”陆萍坐在老高对面,一脸痛心疾首。

  “别别别,千万别,在道这孩子我教了整整三年,孩子很聪明,打篮球也很有天赋,平时也很尊敬老师。我估计是这次省赛压力太大了,周一回来还一直没回过家呢,你们回去千万别批评孩子,我给他三天假,下周一回来上课,回去给他疏导疏导,别给孩子太大压力,孩子的未来还长着呢,别太逼着。”老高说道。

  此时,李在道正在办公室门外站着,等待接受批评。

  “今天就到这里吧,在道妈妈,回去好好跟孩子聊聊。”老高站了起来。

  “哎!真是不好意思啊高老师,这小子成天麻烦你,害得你天天操心!这样,我让他当面给您道个歉!”陆萍说着就向门口走去。

  老高好像想起了什么不好的经历,浑身打了个哆嗦,忙不迭的说:“别麻烦了别麻烦了!我这等会还有课,就别来了!”

  “这有啥麻烦的啊!我这就叫他进来!”陆萍还在坚持。

  “不必了!”老高大手一挥,一脸不容拒绝的严肃表情,“快带孩子回去歇歇吧!”

  “啊这…那好吧,那谢谢高老师了啊,我这就带他回去。”

  “好嘞好嘞,慢走啊在道妈。”

  “好嘞,您留步高老师。”陆萍转身推门出去,一回头见到正站在门边上背着书包耷拉着脑袋的李在道,顿时就气不打一出来,有顾忌这里是学校,不好发作,一跺脚,咬着牙说了句:“还在这傻站着干啥!走啊回家!”回头就走。

  夕阳下的校园,李在道跟在母亲后面低头走着,他已经高了母亲一个头了,这个动作却一点不违和,仿佛他一生都应该这样走下去。

  走出校门,陆萍压抑许久的怒火再也忍受不住了,“你说说你,三天两头就出幺蛾子,我来你学校的次数都快赶上去单位的次数了,你就不能让爹妈省省心……”

  李在道突然没有由来的抱住了陆萍,要搁以前,李在道是不可能这么感情外露的,可看着面前这个中年发福的妇人,连那个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都一模一样,他的心里突然一暖,就抱住了陆萍。

  陆萍一下就囧了,手足无措,说:“你上省城打比赛回来就回来,整这出干啥,我告诉你别装可怜,回头到家在收拾你!”

  “没怎么,就是很想你,妈。”李在道在她耳边轻声说。

郁离狸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