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着炮火的明天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八章 初遇山田大佐

  一大早,大家就被江上校召集到基地门前集合。看上校的表情很焦急,大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上校问蒋震昨天的问题决定好了吗?蒋震昨天想了一晚上,他决定尊重王文渊回答上校说他决定把搭档换成沈涓涓。

  沈涓涓大喜,立马走到蒋震的身旁,白雅也没有难过,在王文渊身边站了下来。江上校说既然搭档分好了,那你们上前线的事也不能再耽搁了。我知道很匆忙,可前线已经等不了了。蒋震你的伤还没有好利索,到了前线后别急着打仗,我已经跟前线的李校尉打好招呼了,你们到了之后可以直接去找他。

  四人清楚前线战况紧急,各自回去收拾好东西就告别上校,走上了去前线的路。蒋震看向白雅,白雅今天没有进行伪装,她也不需要再伪装什么了。今天她穿的和那天第一次和蒋震他们相遇时穿的一样。她丝毫没注意到蒋震在看她,很自然的往前走,蒋震看的都出神了。沈涓涓从后面拍了拍蒋震的肩说:“蒋大哥想什么呢都出神了,我们要赶快去前线了天黑之前希望能赶到。”

  蒋震也意识到现在不是乱想的时候,他们这次要去的是前线,一个生死未卜的地方。与他们对抗的是日本天皇信任的大将山田耕平。山田耕平的残暴蒋震可是有所耳闻,他明白这次可不是闹玩的。

  蒋震握紧了包袱,和他们继续往前走。白雅走在前面看见一株草,她清楚那草的药性对蒋震伤口的恢复很有帮助。她将那株草采摘下来,放到包袱里,等休息的时候在给蒋震吃。

  他们一大早马不停蹄的往前线赶,现在已经是正午的时间了。他们看到前面有个旅馆,四人就商议休息一下再走。

  他们进入旅馆,点了几个小菜休息了一会。白雅把早上发现的那珠草拿出来,说对蒋震的伤有帮助让他吃下。沈涓涓用手拦住白雅对她说:“你这草能有用吗?上次找物资的时候你可一样都没选对,你就认为这草对蒋大哥的伤有用?”

  白雅自己清楚上次的事是自己刻意为之,要真比起来自己的能力绝不在沈涓涓之下。但她们是战友,蒋震和王文渊也在旁边她不能和沈涓涓当众吵起来。白雅现在都有点佩服她自己了,这短短几天她真的变了好多,要放以前她才不管这些呢,她摇了摇头默默的收回了手。

  王文渊和蒋震在一旁看着,觉得沈涓涓有点太神经兮兮的了,白雅不过是找到一种为蒋震好的草药,她自己看都不看就否认了人家。两人毕竟不懂医学现在也是需要团结的时候就没说什么。蒋震吃饭的时候摸了摸伤口,明显是伤口又疼痛了。沈涓涓也知道自己刚才有点过分了,她以自己是为了蒋震好做理由,对白雅敷衍的道了歉。最后说她要看看刚才白雅的草药,白雅并没有要跟她计较什么,只要自己的战友健康就好,把草药交给了沈涓涓。

  沈涓涓确认草药可以用的时候,将草药递给蒋震。蒋震接过草药刚要吃下去的时候,一队日本兵从门外进入旅馆。四个人被吓了一跳,王文渊说没事,他们不认识我们,看样子他们应该是在执行任务没空管什么路人。四人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吃着饭菜。

  旅馆老板见到日军进来,上去笑脸相迎以老爷称呼他们问他们是住店还是吃饭。中间那个颇有威望的人摆摆手,身边的小兵拿刀控制住了老板,老板惊慌失措问老爷这是干什么。

  那有威望的人身边的一个瘦小的男子,拿着画像问老板见没见过画上的人。老板回答说没见过,日本军有些不信,小兵拿刀把老板的脖子划破了,一条细细的线上出了些血。老师慌的满脸都是汗,回答没见过就是没见过。那个威望之人又挥挥手,小兵一下子就割断了老板的脖子,把老板扔到一边。

  他们注意到了蒋震四人,朝他们走过来。四人吓得动都不敢动,那个瘦小的男子拿着画问蒋震,见没见过画上的人。蒋震抬头看了一眼那瘦小的人他发现,眼前这个竟然是熟人。

  这人虽然戴着眼罩,挡着一只眼睛但看其他五官还是认得出来,这人就是当年绑架儿童的逃犯,耗子。没想到逃了这么多年,没人找到他,他居然当了日本人的汉奸,脸上的眼罩应该是当年蒋震那块石头的杰作。

  蒋震顺着耗子看向他手中的画,他惊了,画上的人竟然是他父亲。蒋震明白了,眼前这个汉奸耗子可能不记得自己了或者是自己和小时候的样貌已经有所不同了。而那个有威望的日本人应该就是他们的敌人,山田耕平。日军大佐都亲自出动了,证明自己的父亲肯定又立了什么功或者是做出了对他们不利的事情。蒋震不能让他们得逞找到自己的父亲,他回答见过。

  其他三个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蒋震,因为他们一路根本就没见过什么人,不明白蒋震为什么要这么说。蒋震给他们胡乱指了一条路,日军信了蒋震的话,可山田大佐太过狡猾。走的时候带走了沈涓涓,并奸笑着说道:“要是假的线索,这女孩可就没命了。哈哈哈哈~”

  山田的笑声回荡在整个旅馆,显得格外恐怖。沈涓涓被他们带走了,蒋震为敌人的狡猾感到愤怒,他捶打着桌子。旅馆老板在地上发出淡淡的呻吟,三人连忙跑过去查看。

  蒋震抱起旅馆老板,旅馆老板撑着最后一口气说:“其实……我……是骗……他们的。蒋上校了……确实……来过。”

  蒋震听见自己的父亲真的来过问老板他去了哪里。

  老板说:“上校他……上校他往东去了……请你们……一定……”老板话没说完就在蒋震怀里咽气了。

  他们三人现在不得不暂定去前线,他们要救出沈涓涓找到蒋上校。他们最后兵分三路,蒋震偷偷跟着山田,确保沈涓涓的安全。王文渊往东去找蒋勇,白雅回基地搬救兵。三人迅速出动,没有片刻停留。

卡布I奇诺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