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着炮火的明天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九章 解救沈涓涓(上)

  沈涓涓被山田带走后,蒋震一直在后面跟着山田一行人。为了不被发现,他把距离拉的很远,远到那种稍有不慎就会跟丢的情况。

  山田顺着蒋震指的方向走,在路上他们并没有发现蒋勇的踪迹。他们遇人就问,蒋震在后面生怕哪个路人说漏了嘴。好在路人都惧怕山田,谁都没有说关于蒋勇的事。山田只好继续按照蒋震指的方向走,沈涓涓跟在他们后面身体不由自主的发抖。她不能跑,鬼子手上有枪,她知道自己绝对跑不过子弹。继续跟着他们山田要是没有找到蒋勇,自己还是活不了。沈涓涓想到这儿心里不免充满绝望。

  王文渊按照旅馆老板说的方向一路向东,可东面是一大片树林。树林里有什么危险他无法预知,他只知道沈涓涓在日本人手里是肯定的危险。王文渊心跳的很快,他的身体不想进入树林,他的脑子告诉他沈涓涓在等着他救命。最后还是脑子控制着身体进入树林。

  外面是明亮耀眼的大晴天,树林里却是郁郁葱葱的一片。王文渊刚踏一步踩到了根树枝,把自己吓了一跳。他摸了摸自己的胸脯,告诉脑子不要自己吓自己放轻松。他整理好心情,继续往前走。

  森林中越往里走越黑,危险越大。树上的啄木鸟咔哒咔哒的啄着烂木头,树上的叶子被风吹的哗啦啦的响,树枝上的猫头鹰一动不动的凝望着你。脑袋上的乌鸦带着它那嘶哑的嗓音从你的头顶飞过,运气不好的话还会送你一坨鸟屎。王文渊每当想离开的时候,就会想到沈涓涓痛苦的脸庞,他重拾信心继续往前走。

  一条细长翠绿身子的蛇盘蜷在地上,已经神经肿大的王文渊全然不顾看地下,就盯着前方一个方向走。一脚踩在了蛇身上,蛇受到了惊吓在地上来回乱窜。王文渊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踩了一条蛇。蛇的速度很快,没等王文渊反应过来就再次爬到了他的脚底。

  王文渊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那条射咬了他小腿肚子一口,又用它那细长的尾巴像条鞭子似的抽打王文渊的身体。危机时刻总能激发人的几分潜能,王文渊好像脚下生风了,撒开两腿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向前狂奔,全然不觉得刚才被咬的地方痛。

  白雅朝着回基地的路狂奔,可毕竟太远了她们四人马不停蹄走一上午才到旅馆,她这才跑了一会就感觉体力不支,可里基地的路还很遥远。她想到沈涓涓来第一天给她苹果的时候,她不能不救沈涓涓虽然她最近有点针对自己,但那不是她的错。

  白雅跑了一会儿看见一个架着马车,戴着斗笠还蒙着面的男人。白雅想到了自己为了躲避蒋震时做的伪装,她认为那个男人照她差远了。她伪装的只看过一眼的人绝对猜不出她是谁,已经在蒋震和王文渊身上验证了。可眼前这个大叔伪装的白雅认为见了他一次下次见面还是能认出他。或许人家根本不是伪装,只是这样打扮罢了。

  眼看马车越走越远,白雅没空嘲笑他了,使出最快的速度追赶马车并在后面大声喊叫。车夫听见叫喊声停了下来,白雅气喘吁吁的跑到车夫面前。她告诉车夫大概情况,希望车夫能帮助她。车夫看了一眼车上的东西,又看了一眼白雅焦急的神情最后还是让白雅上了车,往军事基地方向驾驶。

  白雅坐上车后,她感到车上蒙的东西有一股熟悉的感觉但又说不出来是什么。她也不好问车夫,怕惹怒了车夫将她赶下车。同时她在后面注意到,车夫膀大腰圆身体高又壮,不知道的说他是绑匪一点都不为过。不过白雅知道他是好人,他把自己包裹的很严实只露出一双眼睛。白雅见那双眼睛的眼神很老实憨厚,决对不是什么坏人。

  蒋震跟着山田进入了一个小镇,那镇子人烟不多但也算不上少。见到山田带着人,个个提心吊胆的。更有人见到后面还跟着个小姑娘哭丧着脸眼睛红红的,明显是刚刚自己哭过。小镇的人不禁可怜这个女孩,山田问一个镇上的一个说没见过,问两个两个说没见过。

  耗子在旁边煽风点火,说咱们很可能被骗了。山田倒没生气只是用手摸着自己的小胡子对沈涓涓说:“要是再找不到,你可就没命了。”这句话把吓得沈涓涓不轻,本来不抖的身体又开始抖动眼泪从眼睛里不断的往下流。

  王文渊在森林里一路狂奔,忽然脚下被什么东西套住了然后自己又被网子罩住,倒立状的吊在树上。布置机关的人看见王文渊被吊住了,跑到后面去请大人物的指示。蒋勇听见机关吊住人了,连忙随小兵上前查看。

  王文渊狼狈的样子让人看了觉得好笑,本来白皙的皮肤现在成了黑一块紫一块的,那副眼镜早就模糊的不成样子。蒋勇看后认出是王文渊,赶紧指挥身边的小兵们把他放下来。

  王文渊被放下来后,认出是蒋勇瞬间泪流满面。蒋勇笑着说:“文渊啊,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王文渊把自己入林的经历告诉蒋勇,蒋勇和身边的小兵听的哈哈大笑。王文渊瞬间脸红了一片,觉得很丢人。蒋勇让卫生员给王文渊检查了一下伤口,好在那条蛇没有毒,不然就这荒郊野岭的没有药物王文渊必死在这树林里。

  蒋勇问他来树林的目的,王文渊把上午经历的事跟蒋勇大致复述了一遍。蒋勇感慨没想到山本为了抓自己,居然都亲自出动了。本来蒋勇是要在这片树林里等山田的人经过再抓他们质问的,没想到山田自己送上门来了。他指挥着军队由王文渊带路朝着旅馆的方向走。

  白雅和车夫不一会就到了基地,白雅跑进基地直接进入上校室。把情况跟江建清说了,江建清听后立即召出了几个人。带着兵就跟白雅去了,江建清麻烦车夫把上面的东西卸下他们几个人好藏在里面以防万一。

  车夫有点犹豫,最后还是同意了。他跟上校说了些话,上校反倒不好意思。车夫掀开蒙在什么的布,里面的东西惊呆了白雅。那布下面居然都是真的军火,江建清命人把军火搬进基地后自己和人蒙在了黄布里面。

  上校给了白雅一身农家女的衣服让她感觉换上坐在马车上面。白雅照做,一切准备就绪后车夫驾驶着马车再次像旅馆出发。白雅看着蒙在黄布里的几人,一个是在基地里养伤的精兵,一个是炊事班的老厨师,还有两个她从来没见过,但看着身体强壮应该也是从前线回来的战士。加上她舅舅江上校一共从基地出来五个人,再算上她和车夫这辆马车上一共七个人了。

卡布I奇诺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