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着炮火的明天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一章 前往清水村

  蒋勇刚要离开,蒋震在后面叫住他喊了一声爸。蒋勇回头看他,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笑容,然后还是走了。

  王文渊和王文广正在说着话,王文广也为自己的儿子感到骄傲,蒋震走过去答谢王文广,这次要不是王文广过来谈生意,他们绝对不能这么顺利救出沈涓涓。王文广说这些都是小事,当年你爹给我的任务可比这难多了。说着他从兜里拿出一封信,说是蒋勇留给蒋震的。

  蒋震迫不及待拆开信,信上说:儿子,这次行动你做的非常棒,不过还是靠的运气。若不是文广正好出来谈生意,那个女孩恐怕不能这么安全的救出来,现在的你还不能去前线打仗,你身边缺人。一个强大的战士身边不紧要有一个好搭档更要有一个好的团队。父亲就跟你说到这儿了,你很聪明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蒋震看完信,深思了一会儿。

  他们救出沈涓涓后,白雅替她检查伤口,好在沈涓涓没受什么外伤但是收到了极大的惊吓,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江上校提议让沈涓涓回基地静养一段时间,等她心理恢复了再出来。白雅要求回基地照顾沈涓涓,遭到江建清的反对。江上校告诉白雅你还要辅助蒋震,沈涓涓这只是小事,基地的人能够照顾好她,可蒋震不能没有搭档跟着所以你还是继续跟着蒋震上前线。

  白雅问江上校,他要和蒋震搭档了那王文渊怎么办。上校告诉她说,蒋勇离开之前跟他说了一段话,他说王文渊现在还不能去前线甚至不能上战场,那里不是他该去的地方。他还有他的职责,我也思考了有一段时间了或许拿枪打仗确实不适合他。

  蒋震和王文渊听到这里,也走了过来。他们问既然不能上前线那他们现在干什么应该去哪?江建清告诉他们,这几天是他疏忽了。他们还是初出茅庐的孩子,简单的考验下就让他们上前线打仗,这次好在沈涓涓没事,若是有事他恐怕都没脸见沈校官了。他告诉王文渊让他先回基地再训练训练,然后他亲自待他去一个地方。白雅回基地照顾沈涓涓几天,等她平稳了之后再出来找蒋震。

  蒋震问上校他现在应该干什么,上校问他明白蒋勇信上的意思了吗?蒋震回答他知道,他现在身边缺像刚子叔和严叔这样的战友。可他问上校他应该去哪里找人呢,上校告诉他好的战友最好是从小跟自己待在一起的人。像你和王文渊这样的就可以,可现在王文渊还赶不上你的脚步等我把他训练好了,再来帮你。再有就是去村子或者城镇上招募士兵,像他们这样想为祖国出力的能人异士应该很多,找一些有本领的就邀请他加入自己。

  蒋震说他现在缺乏战斗经验,想在实战中练习一下,可现在前线还去不了,有没有什么地方能让他迅速成长。上校想了一下,说不远清水村现在正处于战争状态,让蒋震可以去那里试试,不过小战争虽然不像前线那样激烈但也有丧命的危险。

  蒋震立马回答说,他不怕危险,告诉他清水村的位置他即刻出发。上校拿出简单地图,给蒋震清楚标记好位置,甚至下一步他该去哪里他都有标记。蒋震不得不佩服上校的临时作战能力,他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的这么周到。蒋震拿好地图放在包袱里准备出发,上校拦住他说,已经大半夜了在这个旅馆休息一晚再走吧,众人同意了。

  白雅和沈涓涓睡在一个房间里,因为现在的沈涓涓实在需要人照顾,蒋震和王文渊各自睡了一间房他们离得很近中间只隔了白雅那间。他们忙了一天也累了,倒在床上就睡去了。山田和耗子连夜跑回日军的窝点,愤怒的山田大打了一顿耗子,说都是他的馊主意,要不是自己留了心眼现在恐怕都命丧黄泉了。耗子见山田生气,连续扇自己的耳光,山田见耗子跟了自己几年了一直还算忠心就让他住手,命令一个搞侦查的鬼子去查蒋震他们的来历。

  第二天一大早,众人神清气爽昨晚在旅馆睡的很舒服。按照昨天商议的那样王文渊白雅带着沈涓涓跟着江上校回基地,蒋震去清水村。蒋震比他们先出发,白雅把他的包袱整理好,交给他。白雅还在里面放了几颗应急的药丸,有管伤口发炎的也有应对小感冒的。蒋震背好包袱,王文渊叫住他扔给他一把手枪说:“路途危险,拿着防身。”蒋震接过手枪,朝着清水村的方向走去了。走的时候朝众人摆摆手,示意他们没有问题,不用担心。

  大家看着蒋震走后,大家准备也要出发。白雅发现昨天送他们的那个车夫不见了,那个车夫很神秘连车上的东西都是大量的军火,不过那些军火被江上校留在了基地。白雅问江建清那个车夫的事情,这次江上校一点都没透露那个车夫的事情,只告诉白雅有的事情不知道的好。白雅是个明事理的人,江建清没告诉她,她知道是为她好也就没有再问。

  大家收拾完了,离开了旅馆。旅馆的老板死了,现在这个旅馆暂由王文广经营,王文广就和自己带的人留在了旅馆,打理后面的事。大家回到基地,白雅首先就给沈涓涓做了心理辅导,其实过了一晚沈涓涓已经好了不少,只是现在她不敢出屋子,话也变得少了。王文渊被江上校叫了过去,江上校给了他一份资料上面有山田和他队伍人的数据,江上校要王文渊背下这些数据,以后对战山田的时候总能用的上。白雅给沈涓涓检查完后就把她交给了王文渊,王文渊在屋子里一边背着资料,一边照顾沈涓涓。

  白雅在基地闲余之时就去炊事班请教老严,白雅在国外学了几年外国人的医疗,她昨天听了老严的事,认为中国的中医也是很有用的。她向老严请教针灸,把脉,穴位之术。白雅以前没有涉及过这方面的知识,老严不知道该从何教起。白雅就跟他说从最基本的教,她要从头学。可老严知道白雅在基地待不了几天,他只能教给白雅重要的东西,基本功得学然后就是学最难的。

卡布I奇诺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