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是怎么苟成的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六章 太子难做

  地位上,作为太子,李弘虽然二人之下,万人之上,但依然受到很多的局限。

  今日他到王府,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表现出自己对于兄弟的关心来。

  毕竟,武德九年和贞观末年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对李治而言,自己的孩子如何相处,真的是一件很费心的事情。

  李弘自身本就仁厚,如果放任不管,多半也是会到沛王府来看看的。

  但是,被人劝着过来,就不是什么好事儿了。

  因为是正式的拜访,李弘用过午饭以后,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要继续聊一段时间。

  出言试探了一次以后,又开始了他的大倒苦水。

  虽然没说,但是在李弘的字里行间,李贤还是推断出,这一次沛王府之访,肯定是张文瓘等人精心策划的。

  为的,自然是在皇帝面前好好表现一下。

  有些时候,太子,真的不是能凭借自身意志活下去的生物。

  “皇兄忍忍就好,您也就是太子,等当上皇帝以后,这些人自然不敢对您多加指点了。”

  听到李贤的回话,李弘一惊,随机惊讶道:“贤弟莫非,觉得孤当太子....”

  李贤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看到李贤那认真无比的表情,李弘嘴都要张到脖子上了。

  他很难相信,同为皇子,如今老六竟然直接开口支持他。

  看李弘震惊的样子,李贤微微一笑,看了看左右,才拱手说:“皇兄莫要惊讶,我听王勃说,父皇选择您当太子,正是看上了您的宅心仁厚。武德年间的事情,还有青雀皇叔的事情,虽然是绝密,但是不到不能口传的地步。正是因为知道和经历了这些,父皇才选择了您当太子。

  别的不说,您政务繁忙,还抽时间来看弟弟,更别说给了弟弟那么多的好处。现在您是太子,尚且如此,若您登基为帝,弟弟不就更加松快了?咱们一母同胞,您当皇帝,弟弟虽然因为病症的原因,混不上亲王,但是封地,还是能涨一涨的吧!”

  按理说,这样的对话,是不应该出现在两个皇子之间的。哪怕其中一个是太子,也是如此。毕竟,谋反的太子,可不是一个两个。

  但是,在李弘看来,这段话,很像是六弟的肺腑之言啊!

  同样看了看左右,李弘轻声道:“贤弟放心,皇兄我虽然没有问鼎轻重的心思,但若是有朝一日继位为帝,定然关照好你!”

  听到这句话,李贤顿时露出了一个欣喜的表情,端起茶杯,示意了一下后,一饮而尽。

  李弘也一样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他很清楚,这些话,也只是说一遍罢了。

  看了一眼亭子外面的太阳位置,李弘起身道:“时候不早了,东宫还有各种政务,等着为兄处理,贤弟,今日为兄就先告辞了。来日有时间,定然再来看望你。”

  李贤也起身,不过他就要拱手回话了:“皇兄放心,不管您什么时候来,弟弟一定扫榻相迎。”

  李弘这才拱手回了礼,俩人相视一笑,随即大笑着走出亭子。

  不管是用膳,还是谈话,张文瓘和王勃,都没有得到机会。

  如今,看到各自的主子大笑而散,张文瓘露出了达成目的的笑容,王勃则是松了一口气。

  客人到来的时候,远迎是规矩,但是当客人离开,同时有事务缠身的时候,再远送,就不是什么好习惯了。

  正因为太子说过有事儿,所以李贤只是亲自将他送到了王府门口,随即就算结束了这一次拜访的礼仪。

  禁军从沛王府中逐渐撤出,一直到在王府门前汇聚成一个大队伍,才最终缓缓开拔。

  虽然不能送得太远,但是,身在府门前,目送一下也是应该的。

  在李贤的注视下,禁军队伍中一抹明黄色的太子,怎么看怎么有点可悲。

  是的,就是可悲。

  当太子,太难了啊!

  自唐朝建立以来,似乎没几个太子能过得舒心的。

  武德年息王太子李建成,因为有一个战功赫赫的弟弟,最终被玄武门一朝扳倒。

  贞观年太子李承乾,因为有一个颇受宠爱的弟弟,还有自身残疾的原因,一步步的踏上了不归路。

  而到了现在,唐高宗李治的时间段,皇子之间掐架倒是不怎么明显。但是,因为有以上两个事例的存在,还是让人忍不住捏一把汗。

  当然,在李贤看来,如今对于太子之位最有威胁的,并不是皇子,而是盘踞在皇宫那条巨龙身上的金凤凰。

  虽然这话说得有点早,但是,谁也不知道,这一位,现在是不是已经起了威临天下的心思。

  太子是储君,未来的皇帝。

  坐在这样的位置上,跟坐在活火山口没有什么区别。

  因为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火山喷发,就会把一个人变成飞灰。

  一个众矢之的的位置,真的不怎么安全。

  虽然摸不清楚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李贤觉得,至少在武则天露出獠牙以前,太子这个位置,还真不是谁都能当的。

  先前在亭子里,他的话,确实是肺腑之言。

  有太子这么大一个脑袋在前面顶着,嘿嘿....

  王勃不知道沛王殿下为什么发出这么阴险的笑容,但是他不准备询问。

  因为,太子一走,下午的时间,理所应当归他所有。

  又能教导沛王一下午,领先薛呆子,让王勃很是兴奋。

  另一边,越过大宁坊,进入长乐坊以后,张文瓘就驱马来到了太子的身边,微微落后一个马头的身位。

  当确定这个距离不会更改以后,他才拱手询问道:“太子殿下,不知您是否刺探出了什么?”

  听到张文瓘的声音,李弘才在美味午餐的回忆中挣脱出来。

  轻咳一声,李弘道:“没有刺探出什么来,父皇的判断是对的。六弟他,是真的失忆了。不管是个人习惯还是说话方式,都跟以前天差地别。戴至德的事情,或许真的跟他没有关系。张文瓘你或许不知道,刚刚....”

  听着太子讲述跟沛王之间的对话,张文瓘的眉头随之紧锁了起来。

  沛王竟然支持太子?

  怎么可能!

  哪怕他现在失忆了,也不应该!

抉望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