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雷复义外传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增赋税贪官压民 抗海盐倪睿造反

  上回说到戴存毅、王张权归降后,众人聊起昔日在海州协助张叔夜灭贼之事,戴存毅言倪睿造反落了草,众人无不惊愕。

  却说倪睿,乃是海州本处人氏,生在海州一处渔村那,生的浓眉大眼,长须髯髯,体态宽胖,如同一尊弥勒佛,靠打鱼为生,其水性精熟,翻江倒海能掀起半边浪潮,善使一条竹节铁鞭,那年江州水寇来犯,时张叔夜招募义勇之士,倪睿领着一干渔民潜入水寨,活捉水将张荣焚尽战船与张叔夜前后夹攻尽数诏安其寇,自此四海扬名,张叔夜本要举荐他做官,倪睿却好清闲,不愿做官,有诗赞道:

  水中出真龙,海内有猛蛟。

  清闲不受缚,好汉是倪睿。

  这一日,倪睿放打捞起一些鱼到家,只听门外有人道:“倪大哥在家吗。”倪睿看时只见那人怎生模样,有诗为证:

  面黑赛幽鬼,体胖步憨厚。

  水中是好手,堪称真豪杰。

  倪睿道:“却是俞兄弟,有何事。”原来,此人姓俞,双名思源,祖贯本处人氏,生的面黑体宽,五大三粗,在此处打鱼为生,天生唇角有一颗红痣,但逢夏初、年末,竟发出光来,时人无不惊异,那年协助张叔夜时便是二人出力最多。

  俞思源道:“方才州衙贴出告示来,兄长尚未去看否。”倪睿道:“方才忙活,尚未去看,官府何事通知。”

  俞思源尚未答话,只听外面走来一人道:“却是关乎人命大事。”二人抬眼望去,只见一个先生模样的人走来,生的白白净净,胡须整齐,手握摇扇,腰间盘一杆剑,手握古籍,眉头紧锁,此人名唤樊明泽宇,早年间参加举试落榜,索性不再参世事,研究古物,擅长制造器械,那年张叔夜进兵便是樊明泽宇出策重金招募勇士大破贼人,后张叔夜调任,樊明泽宇便闭门专心研究,但却与倪睿关系交好,且亦常能打探官府消息,有诗赞道:

  出策显鬼谋,神机算天意。

  善造猛器械,打的凶悍兵。

  樊明泽宇道:“知州大人下令即日起增加盐税。”倪睿大吃一惊道:“又增何税。”俞思源道:“凡是打鱼的,每家每户都要交税五两,方可去拿官凭文书才可打鱼,还要增什么渔船税,倘若不交,免不了挨一顿毒打。”倪睿大骂道:“甚么鸟道理,自张叔夜走后,这厮每每剥削的我们赤条条,只能打鱼为生,如今却要这般,不可交。”樊明泽宇道:“这是要掉脑袋大事,兄长且息怒。”倪睿骂道:“兄弟,你也是我们渔村中出去的,如何不知我等辛苦,与其被这伙赃吏榨压,倒不如一道反了。”俞思源道:“倪凶所言正是。”樊明泽宇道:“既如此也需从长计议。”俞思源道:“徐州境内有一座九里山,上面三个好汉是我之相识,可请他二人相助。”倪睿点头,就请俞思源去找九里山上三个好汉商议。

  你道者九里山上三个好汉是谁,为首的一个姓高,名嘉康,乃冀州人氏,生的八尺,面色红润,身宽体壮,虎须三寸,因本处财主杀良欺善,和第二个好汉杀了财主,闹了冀州逃亡,本要到徐州境内投靠好友,却不料好友已故,所幸留在此处落草,有诗赞道:

  河北出英雄,谁敢与争锋。

  嘉康豪气生,英雄波折多。

  这第二个好汉名唤周宇淼,便是和高嘉康一起闹了冀州的,这周宇淼有一本事,却是擅长打造大小战船,更兼颇通水性,有诗赞道:

  水乡藏真龙,泊泽有猛虎。

  好汉威气生,周宇淼便是。

  这第三个好汉却是先前张叔夜征方腊时随黄一铭等人一起反了的陆佳成,原来陆佳成那日随黄一铭一同反了后却与韩世忠交锋被一刀打翻,滚落下山崖,韩世忠误以为此人已死,无多查,却不想陆佳成暗自取出一块方巾垫在脑后摔倒一棵树上,却捡回一条性命,就在树下寻到一处洞口躲了两日,出来时官军已走听闻黄一铭等人不知去向,陆佳成便北上隐姓埋名,路过九里山与高嘉康战了一阵,高嘉康看他武艺高强,便留他在山中坐了第三把交椅。

  却说俞思源走了两日,来到九里山寨,高嘉康听闻大喜便亲自来接,原来,高嘉康二人逃亡时到海州,俞思源看他二人可怜,给他们饭食,时官军搜捕二人被俞思源瞒去了,将二人歇息了一夜,第二日夜将二人护送出去,二人辗转到了九里山落草。

  俞思源于三人说了此事,嘉康道:“早该反了这官府,替天行道。”陆佳成想去,却听周宇淼道:“兄弟逃亡到此处,外界尚不知兄弟还活着,不如留在山寨,我二人前去。”陆佳成点头,高嘉康、周宇淼二人走小路潜藏到了倪睿家附近。

  倪睿此时早已联合几个村民聚众拒不交盐税,仍旧打鱼为生,直把知州气的,这知州不是别人,却是那高鉴,便是帮助贺太平绊倒童贯的,受贺太平赏识,于天子目前推荐做了海州知州,高鉴到任后却是胡作非为,听得说此处渔民拒不纳税,气的面色发紫,亲领着四十余名兵士往渔村赶来。

  只见倪睿率着众村民纷纷赶到村门口,高鉴到后扬手喝道:“尔等渔民为何不向官府交税。”倪睿道:“大人,我等按照律法早已交税。”高鉴道:“本州前日所发告示尔等渔民未曾看到?”倪睿道:“我等只交律法之税,不尝看到。”高鉴喝道:“来人,全部拿下。”

  只听得羽箭相处,一支箭射中高鉴马蹄,把高鉴摔下马去,身旁偏将慌忙来救,只见那偏将猛地摔翻在地,脖颈上多了一飞镖,众官军大惊看时却见高嘉康手握飞镖,俞思源手持弓箭,周宇淼喝道:“杀尽这般蠢贼。”众小喽啰并渔民齐声呐喊,刀光剑影中把官军杀的狼狈逃窜,倪睿抓起高鉴喝道:“老贼受死吧。”一鞭打着高鉴后脑,扑得倒地,脑浆迸裂,樊明泽宇挥手一剑割下首级,把这个高鉴一道魂魄幽幽冥冥送去了地府,众人杀尽官军后收拾村内之物,点起一把大火,往九里山去了,时戴存毅、王张权正发兵往徐州,听得此报尚未救援,便已归顺伏鹰岭,前后脚之事皆已言明。

  不知倪睿等人闹了海州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灭雷平散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