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很甜!霍少心尖宝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百二十二章 成了别人的爸爸

  晚上回到家,霍宗修临睡前还是忍不住把藏在心里的怀疑告诉了温浅,“妈妈,我今天好像看到爸爸了。”

  未等温浅反应,他又补充说了一句,“不过,他好像变成别人的爸爸了。”

  霍宗修强忍着没有哭,他是个坚强的孩子,但是情绪十分的低落。

  温浅以为霍宗修是太想要爸爸了,所以才会把长得像的人认作自己的父亲。

  她将霍宗修拥入怀中,轻抚着安慰,“宝贝,虽然爸爸没办法在我们的身边,但是他很爱很爱我们,他不会去做别人的爸爸的。”

  说完后,为了不让霍宗修胡思乱想,她赶忙将人哄入睡,“睡吧,妈妈给你唱歌。”

  温浅还随手关了灯。

  别墅外,狮子看着主卧已经灭了灯,给霍允铮打了电话。

  他已经通过徐嫂拿到了温浅的牙刷。

  正好温浅的牙刷使用时间已经超过了三个多月,所以正常替换并没有引起温浅的怀疑。

  霍允铮挂断电话后,看向只有星星点点灯光的漆黑窗外,心中无比希望真的能有一盏灯突然亮起,照亮他的心,也照亮他接下去要走的路。

  彼岸酒店。

  陈禹蹲守在了酒店大堂,直到陈可儿回来。

  眼前的陈可儿已经不是以前可比,浑身上下都是名牌,优雅富态,但也多了些难以被金钱掩盖的游走在男人之间的俗气和风尘味。

  陈禹看着眼前优雅向他走来的人,觉得自己从来没有看透过他的这个妹妹。

  而除了他,没有人知道陈可儿比霍允铮还要更早回国。

  在知道霍允铮带着霍思恬逃跑后,陈可儿立即找人搜索了整个M国。

  可是,她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在罩着霍允铮。又或者是霍允铮太聪明,藏得太隐蔽,以致她一连找了两个多月都没有找到。

  在猜测霍允铮是不是已经可能回国,她毫不犹豫地也选择了回国。

  陈可儿以为霍允铮如果真的已经回国,第一时间一定会回家或是联系木森以及她哥这些好兄弟。

  然而,她一连亲自蹲守了几天,发现她都猜错了。霍允铮并没有出现在她锁定的范围内,国内的一切也都处在平平淡淡中。

  之后,她又觉得霍允铮带着孩子,肯定无颜见温浅,所以一定是靠着东江的哪些兄弟找地方躲起来了。

  于是两天前,她突然现身试探了陈禹的口风。

  陈可儿没有主动将霍思恬的存在,以及这几年她和霍允铮在国外的情况透露半点给陈禹。

  陈禹的嘴巴也封得严实。

  兄妹俩四年后再见,面对面各怀心思。

  直到这一天,知道霍思恬很有可能不是自己的亲外甥女后,陈禹有些忍不住了。

  陈可儿定的总统套房里。

  陈禹一进门,就忍不住对陈可儿大声质问:“霍思恬到底是不是你的孩子?”

  “铮哥和angel真的回来了?”陈可儿闻言,欣喜地回过头。

  等了那么久,她终于等到了。

  陈禹对陈可儿的反应不是很满意,表现得十分生气,“我是在问你,恬恬到底是不是你的孩子!”

  陈可儿悠悠走过去餐桌,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而后身姿妖娆地侧靠在沙发扶手上,晃着手里的红酒杯,“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所以,真的不是?”陈禹气得头皮发麻,转过去大半个身子背对陈可儿,直抓头发。

  片时,他抑制不住愤怒地控诉陈可儿,“陈可儿,是什么让你变成了现在这副比地狱的魔鬼还要可怕,让人无比憎恶的样子?”

  一个本该幸福美好的家庭,就这样硬是被他的好妹妹硬生生拆散了那么多年。

  陈禹心里的火,燃烧得比浇了十罐酒精的山火还要猛烈和严重。

  虽然是自己的亲哥哥,但陈可儿这几年因为游走在资本之间,已经被各种各样的人恭维得找不着天南地北了,并不是甘心被骂的主。

  她重重地放下酒杯起身,“你知道我这几年在国外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吗?你知道我有现在的成就是拿什么换来的吗?你凭什么指责我?”

  陈禹对陈可儿的反击闪过片刻的愣怔,他的妹妹是真的变了。

  他极力压制住心中的怒火,“好。那我们就说道说道。当初因为你出卖公司的机密,你知不知道迫害了多少海外的员工,你知不知道拖累了多少想要走出海外的公司被迫跟着一起接受审查,还要遭受各种无情舆论的诋毁!”

  “我自己都过不好,他们怎么样关我什么事。而且,如果他们行事端正没有给人留把柄,被查又怎样。”

  “被查又怎样?你自己出国那么多年,我们的企业想走出去有多难你不知道吗?我们想行事端正、光明磊落做事,那些人肯吗?一袋洗衣粉就能诬陷人的把戏,你在国外待了那么多年还没看够吗?”

  陈禹恨铁不成钢。

  可惜,陈可儿依旧没有半点羞愧的样子,“我没有你们那么高尚的情操。那些企业走不走得出去,他们的生死也跟我没关系。

  还有,有些事情就算我不做,你以为就没有其他人帮那些人做了吗?

  你以为郑美玲他们家能在海外混得风生水起,真的是靠产品赢天下吗?还不是靠站队和出卖队友得来的。

  我只知道我付出了,就要得到我应得的。”

  陈禹才发现自己的妹妹有一个极度扭曲的三观,“别人姑且不论。对铮哥呢?他救你母亲,供你吃穿,资助你上大学,给你提供工作,他哪一点对不起你?他的孩子又有哪一点对不起你?

  就因为你爱他,你喜欢他,你差点害死他,还偷走他的孩子,让人母女生生分离?”

  他想,现代版“农夫与蛇”不过如此。

  “铮哥受伤昏迷是我的错,但你以为我想把温浅的孩子偷在身边养吗?”

  陈可儿说着,眼眶通红了起来,“我怀不了孕了,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了,你知道吗?

  那些人就是一群还没开化的强盗和禽兽。想从他们手里吃到肉,你就必须得乖乖听话。无论他们说什么做什么,你能做的只有依从。

  我能走到现在,真正的和那些人并肩站在一起,铮哥还能好好活着,都是用我的健康还有孩子换来的。我甚至连做试管婴儿的资格都没有了。”

  陈可儿说着说着,哭了笑了。她不是没想过真的**生子。

  但是因为糜烂的生活,她不到半年就为那些人一连滑了好几次胎,后来强行做试管的时候身体已经完全不行了。

  要不然,她也不会把主意打到温浅的身上。

  陈禹不知道陈可儿遭遇过这些,但即便身为亲哥哥他也无法同情和可怜,“这些都是你活该。”

  是,是她活该。

  陈可儿无比同意这一点。

  所以她已经付出那么多了,不能眼睁睁看着到手的幸福就那么被人给抢走了。

  陈可儿自以为有了钱,有了那群人撑腰,就能一手遮天,四处呼风唤雨。

  然而,东江到底是霍允铮的地盘。

茄子w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