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开疆者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十五:码字中

  在精神力蔓延而出的同时它也进一步放大了身体各处的感官,耳清目明的奥维斯保持着该有的谨慎态度。

  眼神迅速从房间中露出的三人身上一一扫过,真实感知没有察觉出什么异样。

  除了其中一人的身上有着类似于巫器魔力的残留外,三人都看上去很普通的模样。

  “你们好。”

  简单的招呼后,奥维斯示意三人走进走廊之中,完整的重复自己早已说烂的话术。

  一番沟通后,无人反对的几人选择了配合奥维斯的安排,在他们这里,总队长的身份还是能起到很好的说服力的。

  敲定了顺序后,奥维斯在几人行动起来前,开口问了个问题,

  “对了,你们知道住在你们隔壁的是那些人么?”

  “这还真没注意过,除了有一次碰巧看到后点了个头之外,我几乎就没和隔壁的人说过话,我的这两位队友早先也不是住在这里的,应该也是没见过吧。”

  “对,没见过,你不提我都不知道隔壁住了人。”

  同伴的否认佐证了说话之人的判断,也说服了近乎人肉测谎仪的奥维斯他们是真的不太清楚隔壁的情况。

  “嗯,那我自己问问清楚。”

  指挥着三人陆续离开,奥维斯来到了依然紧闭的门外。

  厌恶起自己的猎杀阵营身份来,他想着,如果自己是中立的一员,他说不定才是现在站在中央的那个人。

  眼中带着阴霾,心里不平衡的霍顿又想到自己仅剩的两点积分,自然是更加的气不打一处来。

  “妈的,没什么好策划的了,以后只要有机会,我绝对不会放过。”

  对于中立阵营的人来说,今天死掉的六个人让他们陷入了恐惧,却也让他们走到了一起,化作团队的他们比之前更有了力量。

  而猎杀阵营的学徒,他们同样在目睹了这次竞争队友杀死六人的壮举后,受到了不同的启发和刺激,他们往后的手段无疑会变得更加激进。

  初始奥维斯不愿意介入的决定,也是在综合了类似的情况考虑后他才做的决定。

  “我只有一个人,也只是比你们走的早了一点点,并不代表我一定能保护好你们每一个人,想活命最好还是依靠自己,希望你们能认识到这一点。”

  “我也不会插入你们队伍的管理,你们依然是各自队伍的首领,我希望在大多数情况下,你们都可以把我当做一个透明的摆件。”

  奥维斯很直言不讳,有话就说也是因为他越来越觉得时间是不值得浪费在虚与委蛇或是假惺惺的客套中的。

  “我记得你们说过有几项确定的安排,第一项是找到我,现在找到了,所以第二项是什么。”

  对于在第三层见过奥维斯的人来说,现在这样神秘孤傲的形象无疑是与之前有差距的,但对于没见过的人来说,这个样子的奥维斯其实才更符合多数人心中对于巫师的定位。

  如果奥维斯亲切的和他们嘘寒问暖,反而会让他们质疑奥维斯的能力。

  “总队长阁下,第二项安排就是让大家加入到我们的大团体之中,之后再重新细化,成立三人一组的独立小队,让所有小组成员互相监督,互相照顾,如果其中某一人出事,那其余的组员都需要有所交代。”

  “小组每隔一段时间向我们汇报,如果出现断连,我们将在确保自身的安全下,寻找成员的尸体。”

  回答奥维斯的是洛克昂,刚刚就是他最先召集的队伍过来,他面容硬朗,看上去的样子可能要比实际年纪大上不少。

  “可以,那就开始吧。”

  “明白,总队长阁下。”

  杜鲁门和洛克昂一样,队伍里失去过两名同伴,所以在招募新队员的态度上,要比莫妮卡要积极很多,你可以说,还未突破的他们只有通过管理组员的方式才能获得一些掌控感。

  甲板上人看上去很多,但独身的比例其实不大,总共十一人的独身学徒,可以在现在做一个选择,是继续选择自由但危险,还是选择约束但可能更安全。

  可以预见的,如果有人选择不加入队伍,那他虽然不会被直接怀疑是凶手,但是大概率会导致他不再能获得任何学徒的帮助,他们的可疑程度会因为不合群获得大幅的提升。

  洛克昂跳到了一处高一点的挂钩上,整理了一下发型的他不知什么时候手中多了一把锋利的刺剑。

  “不瞒大家,我的队伍因为今天的事情损失了两位成员,我也损失了两位朋友,他们的尸体现在还躺在那里,我对这个结果无法接受,我希望可以替他们报仇。”

  举起手中的刺剑,洛克昂眼睛缓缓翻白,像是成为了一位盲人,但是刺剑上却有了某种震慑人心的波动开始蔓延,握住它,洛克昂觉得自己现在甚至可以一剑刺穿人的心灵。

  “它叫“目盲心刺”,是一件巫器,它来自一位名叫迈尔嘉顿的巫师,打造它的初衷是为了让他自己的盲人随从可以有自保的能力。”

  “我的祖先就是迈尔嘉顿的那位盲人仆从,这件巫器也是作为我们家族的传承宝物存在,如果不是我成为了巫师学徒,又需要用到武器,我根本不可能接触到它。”

  “我想用它刺穿那个杀死我队友的凶手,可以的话,我也想用它保护身边的成员,希望你们可以加入我的队伍。”

  没想到洛克昂看上去忠诚老实,居然随身携带着如此强大的巫器,不少女生都有些被他这副反差强烈的模样吸引到的感觉。。

  “我可以加入么?”

  一个怯怯的女生问了洛克昂一句,像是已经下定了决心。

  “当然欢迎,你叫什么名字。”

  “阿丽塔。”

  靠着自己本身的魅力和巫器,洛克昂短时间内成功的收获了新成员一枚,虽然看上去战斗力很有限的样子。

  “还差一个,只有满足六个人的话就可以成立两支小组了。”

  里昂也好,杜鲁门也好,他们作为共同环境下的成年人,怎么会眼巴巴的看着洛克昂一个人出风头,于是很快也加入进来,三个人一开始张嘴,手中的巫器往往就是他们吸引新成员的主要手段。

附耳来听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