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了吧,你管这叫宠物医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5章 会说话的狐狸。

  叶轩盯着那黑炭头,脑子有点不够用,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这黑炭头刚刚说话了?

  说的还是东北话?

  “瞅你咋地?”

  叶轩本能的回了一句。

  下一秒,眼前一黑,接着脸蛋子一凉,三道口子鲜血淋漓。

  卧槽!!

  叶轩整个人都是懵的。

  我是谁?

  我在哪?

  刚刚发生了什么?

  脸颊上的伤口不算深,血流到了嘴角,流进了嘴里,有点腥,有点咸。

  叶轩脑子里嗡的一声,盯着黑炭头的眼神瞬间变得一片血红。

  他的心率也在顷刻间冲破了两百大关,呼吸,开始变得炙热。

  一吞一吐之间,甚至能看到有如实质的火星子。

  黑炭头似乎被吓到了,整个人蜷缩在树洞口,不敢动弹。

  叶轩的异状足足持续了一分钟,心率这才渐渐恢复平静,双眼的血红之色缓缓退去。

  他站起身,直接揪住黑炭头的后脖领,将它从树洞里拽了出来。

  “说吧,你打算怎么赔偿我?”

  叶轩拎着黑炭头,这才看清楚它是一只通体漆黑的小狐狸。

  一双黑葡萄般的眼睛里充斥着恐惧和敬畏。

  显然,刚刚它被吓到了。

  只不过,小狐狸没出声,头顶却传来了另外一个声音。

  “公子,还请手下留情。”

  抬头,叶轩看到了在树洞内,又出现了一只黑色的狐狸。

  这只狐狸,伏身在树洞口,看着他的目光中带着几分祈求。

  叶轩看着洞口的狐狸,又看了看手中的小家伙,接着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血。

  “青丘还是涂山?”

  “回公子的话,青丘,白十七。”

  “青丘白不悔是你何人?”

  “回公子,祖母!”

  “我很久没见过青丘的故人了,有时间,记得给我讲讲青丘的故事。”

  话音落地,叶轩已经随手将小黑炭放在了树洞口的树杈上。

  “是,公子。”

  大黑狐点头,接着从树洞内探出半截身子,轻轻舔舐着叶轩脸颊的伤口。

  片刻之后,伤口结痂、脱落,恢复如初。

  “公子,十七在这里的事情,还请代为保密。”

  大黑狐话音落地,眸光中闪过了一丝藏不住的担忧:“除了公子,没人知道奴家在这里。”

  “好,我答应你。”

  叶轩点头,而后伸手在小黑炭的脑袋上揉了揉。

  你别说,手感相当的不错。

  “公子想听故事,可在无人时来这里。”

  声音落地,大黑狐白十七便消失在了树洞之内。

  小黑炭倒是一直站在树洞口的树杈上,盯着叶轩看个不停。

  不过这一会,它的眼里,只剩下了好奇。

  “你瞅啥?”

  叶轩看着小黑炭,笑着来了一句。

  “瞅你咋地!”

  小黑炭的回答不是为了抬杠,纯粹是本能反应。

  而且,它会说的话其实并不多。

  “回去吧,我下午再来陪你玩。”

  叶轩摆摆手,转身离开大榕树,朝着医院门前走去。

  小黑炭盯着叶轩渐行渐远的身影,眼里的好奇越发浓郁起来。

  这个人,刚刚,好可怕!

  叶轩自然不清楚小黑炭的想法,他在看似平静拉开医院大门之后,整个人的腿瞬间就软了。

  一屁股坐在门口的椅子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刚刚看似稳如老狗,实际内心早已经慌得一匹。

  等到这口气喘匀乎了,后背早已经被冷汗湿透。

  会说话的狐狸!

  你大爷的!

  妖怪!!

  真的有妖怪!

  老子刚刚在妖怪面前装了一把犊子,这感觉…怎么说呢…实在是……太他妈刺激了!

  只是,白不悔这名字是啥时候冒出来的?

  青丘是什么地方?

  还有涂山又是什么鬼?

  一连串的问号从叶轩脑子里冒出来,不停的上蹿下跳。

  一时间搞的他脑壳疼的厉害。

  他赶紧从饮水机里接了杯水,大口大口灌进肚子里。

  然而没什么卵用,脑壳还是疼。

  全方位覆盖的疼,就像是整个脑壳都在蒸桑拿一样,雨露均沾。

  不仅头疼,而且鼻血再一次的喷涌而出,场面极度壮观。

  随着眼前一黑,叶轩的脑壳重重砸在桌子上,咚咚咚,还弹了几下。

  你大爷……

  等到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的四点钟。

  白小花依旧不见踪迹,医院里,只有一条包成粽子的二哈陪着他。

  头是不疼了,但整个人却晕乎乎的。

  看着桌子上的血迹,叶大少知道,自己又血流成河了。

  花了十多分钟的时间,洗了把脸,又把血迹清理干净,这才长出了一口气,瘫坐在椅子上。

  短短一天的时间,叶轩十八年来所建立的人生观,被一只会说话的狐狸给干的稀碎。

  还有,他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看到的画面不是眼花。

  女神李倾城,会不会也是妖怪?

  要真是这样的话,一只妖怪管自己叫爸爸?

  难道,我也是妖怪?

  不不不!

  这不可能!

  要不,跑路?

  只是,能跑到哪去?

  可!

  老子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啊。

  工作结婚生子抱娃,老婆孩子热炕头多得劲啊!

  跟妖怪打交道?

  那是道士和尚们该做的事情!

  我只是一个兽医啊!

  ……

  十分钟后,叶轩选择了躺平。

  事已至此,顺其自然吧。

  叶大少性子是咸鱼了一点,但同时也有着常人所不及的大心脏。

  既然现在的状况让他手足无措,那,不如就先扮演好一个猎物的角色吧。

  至于以后会发生什么,谁知道呢。

  趴在狗窝的二哈盯着叶轩的眼神闪过了一抹惊讶。

  这货调整状态的速度有点快的厉害。

  也许,在将来,他会变得很重要。

  二哈陷入了沉思,它在考虑,要不要跟叶轩聊一聊?

  思虑再三,它决定暂时先不动声色。

  等自己的伤好一些,有了自保之力再说。

  叶轩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二哈给盯上了。

  好不容易调整好心态,还是一切照旧,该干啥干啥。

  只不过,晚上下班之后,要不要去撸几串大腰子?

  这血流的有点多,得补补。

  “小叶子,出来帮忙。”

  正琢磨着,门外忽然传来了白小花的声音。

  出门,刚好看到一辆皮卡车停下,后车斗里放着她的小电驴,另外还有一个纸箱子。

  “把车子抬下来,然后进来帮忙。”

  白小花话音落地,人已经抱着纸箱子快步走进了医院里。

  叶轩愣了一下,但还是跟皮卡车司机一起将她的小电驴卸下来,谢过司机之后快步进屋帮忙。

  纸箱子已经放在了操作台上,白小花正小心翼翼的打开包装。

  “老大,这什么情况啊?”

  叶轩有点迷糊,一方面是不知道发生了啥,另外一方面,可能是失血过多,脑袋里一直晕晕乎乎的。

  “别说话,做事。”

  白小花的脸上满是严肃,拆开纸箱子之后,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当叶轩看清楚是什么的时候,整个人差一点原地炸了!

  这他妈是人干的事?

笨老哥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