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眼迷离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章 死星

  灰石拱门下的拓跋敏忠体表鳞状帖面翻盖,举在手中的克莱棒亮起光芒。

  拓跋敏忠认得灰石拱门上刻着的文字,这些文字是古赫拉魔法文明的密语。意思表达着对神的崇拜,还有关于神的故事。

  研究着这古老的铭文,拓跋敏忠发现了一个小机关。机关的标语为刻度记忆投影。这是一种高等文明的监控,特殊的岩晶能够在间隔的时间里记忆附近刻度体(生命体)的活动轨迹。

  拓跋敏忠瞬间来了兴趣,转动了灰石拱门的刻度记忆投影机关。流动于灰石拱门边缘的光丝缠绕着,自小机关口生成的刻度体(生命体)记忆投影是数个古赫拉魔族穿过灰石拱门的信息。

  投影中的古赫拉魔族有着鹅颈长度的鼻子和扇状的耳朵,他们披着银色的风衣,看起来很匆忙。

  这颗丝毫没有地壳运动的死星位于黑暗纬度,是颗无主之星,也是颗鸟不生蛋,狗不拉屎的星球。拓跋敏忠好奇着这颗本不可能存在有文明迹象的星球发生过的故事,古赫拉魔族应该是在很久很久以前出现在这颗死星上的。

  再次转动小机关,投影中的信息快进着。

  投影中有一些古赫拉魔族带着宠物,是一种硅基双足宠物,从垂至于双足的长银喙儿可以看出这种宠物有着一定的攻击力。拓拔敏忠刚刚来到死星,星球刻度体征(生命体征)扫描出的数据为0,意味着这颗死星里没有一个幸存点的刻度体(生命体)。

  拓拔敏忠转动着小机关,想从中发现这颗死星毫无人迹的原因。灰石拱门投影的信息正在加快中,投影中经过灰石拱门的古赫拉魔族越来越少,到最后的已是空无一人。拓拔敏忠至此方才归位小机关,灰石拱门表面流动的光丝黯淡及至消失。

  拓拨敏忠没有多作停留,决定穿过这道灰石拱门到深处搜索一番。

  拓拔敏忠记得长老讲过的身世,即关于这颗死星,也关于拓拔敏忠。

  在很多年前,长老驾驶着坎布茨戟星舰发现了这颗死星。那时的死星刚刚经历过碳化微波打击,流浪亡魂总喜欢使用这种卑鄙的打击来毁灭星球文明,长老赶来死星时候流浪亡魂已经离开了。

  长老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用坎布茨戟星舰的刻度体(生命体)扫描数据发现这颗死星里尚有两个幸存点,一个幸存点便就是拓拔敏忠。

  拓拨敏忠那时还是个婴儿,奇迹般的在流浪亡魂针对死星的碳化微波打击中存活。长老善念的乘坎布茨戟星舰降临死星,抱走了拓拔敏忠。而刻度体(生命体)扫描数据坐标的另一个点,却被另一艘神秘的星舰带走。

  拓拔敏忠长大成人了,又回到了这个出生过的星球。这颗神秘的星球处处透着诡异的气息,灰石拱门后的世界哀鸿遍野,小小的方形建筑群落里外尽是在很多年前受碳化微波打击而碳石化的古赫拉魔族。

  碳石化后的古赫拉魔族仍保持着生前的动作,或垂死挣扎,或倒地滚动的动作被永远的定格。

  拓拔敏忠经过这些生前饱受折磨的灵魂,感受着已碳石化的古赫拉魔族生前的哀嚎与无助。这些古赫拉魔族的宠物硅基双足(刻度体)生命体统一倦缩着的模样,也没能在碳化微波打击中幸存。

  拓拔敏忠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这个小小的方形建筑群落虽毫无生息却有一条贯穿整个建筑群落的青石板道路。迈步走在这条青石板道路上,能够看到附近方形建筑附壁的问天神像。这些问天神像的口中有许多小孔,会发出笛哨声。

  笛声。

  哨声。

  不规则的哨声音乐悠远而流长。

  声音直击着拓拨敏忠的心灵,心声念着身世。拓拨敏忠在很多年前出生于这颗死星,而成长如今回到这颗死星却是了无生趣。奉长老的命令前来死星断然不是为了调查根本无从考察的身世,而是有任务,却又忍不住去思考身世的问题。

  拓拨敏忠与古赫拉魔族的相貌完全不同,血缘的界限足以证明拓拔敏忠不是古赫拉魔族。但长老所言确凿,拓拔敏忠确实出生于这颗死星。方形建筑附壁的问天神像有着和拓拔敏忠相差无几的相貌,神像是死的,而拓拔敏忠是活的。

  笛声。

  哨声。

  随风动而呜奏着不规律的节拍。

  拓拔敏忠不可能从死的附壁问天神像那里得到关于身世的回复,但却能够听到问天神像口中几多小孔发出的声音。相比于问天神像的声音,拓拔敏忠更在意的是这次的任务。长者有确切的情报,在这颗死星中藏有神波原石。

  拓拔敏忠没有真正见过神波原石,从长老给出的相关信息中是能够大概判断出神波原石的价值。来之前,长老语重心长的说过神波原石的辐射断片证照是宝贵的附魔印,也是特别的神谕。神波原石的稀罕程度和银河系的恒星数量差不多,是神明创造小恒星乃至创造万物的铸台。

  拓拔敏忠挥动克莱棒洒出点点光芒,记录在克莱棒中的是关于神波石的信息。

  神波原石:长宽一公里通体金黄,内部有万千无规则性的辐射断片(切面纹路),可提取辐射断片(切面纹路)给予任何高纯度周期元素物附形印和附魔印。神级文明有一定的神波石储量,可代替神明行使终极意志的规律,催化小恒星演变为各类星体(中子星,红矮星,黑洞等)。

  笛声。

  哨声。

  附壁问天神像发出的无规律声音时高时低。

  拓拔敏忠记着神波石的信息和特征,打量着这个方形建筑群落。手中克莱棒亮着光芒,截分万千的鳞状帖面贴着拓拔敏忠体表,托动拓拔敏忠升起飞高高的,得以府瞰这个地方。

  克莱棒是伴着拓拔敏忠出生成长的神器,长老说过当初发现还是婴儿的拓拔敏忠时就有克莱棒在侧。抽泣的婴儿在襁褓里抱着克莱棒,也正是克莱棒的保护,拓拔敏忠方可抵抗流浪亡魂针对整个星球的碳化微波打击,才有了与那些已然碳石化古赫拉魔族不同的命运。

  拓拨敏忠打从记事起,就被长老安排过一次悟道识物。拓拨敏忠当时还只会爬行,长老在拓拔敏忠的前方放了十多样宝器,核聚炮,激光剑,榴星炮等,而拓拔敏忠单单就只选择了克莱棒,在场的长者都惊呆了。

  似克莱棒这般的神器放眼银河系也是罕有的,几乎可以算是银河系神明的神兵。乳嗅未干的拓拔敏忠如何拥有克莱棒这般神器,又如何天生悟道识物克莱棒。众长者议论纷纷,公认拓拔敏忠为神的子民。

  神明可为银河系终级意志的规律,也只有神明才能够打造出克莱棒这般可截分几几万万千千的神器。令长者与长老们望而兴叹,可想而知克莱棒有多么巨大的能量。长者们也由此关心拓拔敏忠这个死星遗孤,特地为拓拔敏忠进行刻度体(生命体)基因检测。

  拓拔敏忠的刻度体(生命体)基因检测结果大大出乎长者们的意料,双螺旋的基因侧外有密集的基因锁,类似于神明的基因性状。此种基因结构可以支持刻度体(生命体)拥有特别的进化能力和变异能力,允许刻度体(生命体)掌握灵能元素的力量,发挥灵能元素魔法的威力。

  长老待拓拔敏忠如子,十分重视对拓拔敏忠的培养。拓拔敏忠在长年累月的训练下,力量已经可以媲美兽族牛头人,可以轻松的将兽族制服。拓拔敏忠的敏捷犹为突出,可以在多个精灵族远征军的围攻中游刃有余的搏击。更为难得的是拓拨敏忠天姿聪颖智力非常高,所学的知识都能够过目不忘,知识掌握的极好。

  拓拔敏忠在长者的悉心培养中已然是一个无畏的战士,敏捷的刺客,高明的智者。交过手的兽族战士愿奉拓拔敏忠为高等战士,献过拓拔敏忠英雄的厚礼。败在拓拔敏忠手下的精灵远征军愿臣服于拓拔敏忠脚下,献过高等精灵英雄的纹章。长老对拓拔敏忠这个全能的孩子赞叹有加,赋于拓拔敏忠最好的知识,献上金光渡(类似于天师渡)印在拓拔敏忠的灵魂中。

  长老坚信拓拔敏忠有强大能力还有神一般的潜能,信任拓拔敏忠单独进行这次的任务。神波石就在这颗死星中,拓拔敏忠展开了搜索,挥舞着的克莱棒截分万千游曳于方形建筑群落附近。拓拔敏忠探知着百里范围内的一切,万千截分的克莱棒搜遍了方形建筑群的每一个角落。

  到处都是碳石化的古赫拉魔族,拓拔敏忠不得不接受这一个结果。万千截分的克莱棒回归,拓拔敏忠抽克莱棒在手,在这个方形建筑群落里没有发现一个活物,找不到一点儿关于神波石的线索。

  拓拔敏忠意识到要在这颗死星中搜寻神波石是一个麻烦的任务,死星表面积近百万公里,要在这么大的星球上打找到一公里大小的神波石是一件大海捞针的事情。拓拔敏忠意识到要在死星中耗费很多时间的这一个事实,便觉得这个任务有些难为人。

  拓拔敏忠在方形建筑群落上空停留,思考着这个任务的目标所在。

  拓拔敏忠感应到微弱的能量场变化,顺着变化紊乱的方向望去,望见一道长虹自上而下飞虹而来直向方形建筑群落。有陌生的天外来客到了,看来寻找神波石的不只我拓拔敏忠一个。拓拔敏忠在没有确切的情况下,选择隐藏自己的踪迹。

  拓拔敏忠体表由克莱棒截分所成的鳞状帖面铺开,乍看如黑黄的飞神,身影顿空而微调着方向,向着方形建筑群落的角度俯冲而下。落在一个永远碳石化而定格了生前挣扎动作的古赫拉魔族身边,拓拔敏忠抽着流光溢彩的克莱棒施法伪装成另一个永远碳石化定格挣扎动作的古赫拉魔族。

  飞虹贯地,顿时间带来了极寒的风暴,阵阵夹带冰雾的风在方形建筑群落中生成,导致有些仍保持生前立姿而被碳石化的古赫拉魔族被刮倒摔个粉碎,极寒风暴的中心有一个姑娘的身影。拓拔敏忠远远望到这个形貌与自己颇有几分相似的异性,心里感到十分意外。

  拓拔敏忠要是不遇到这个异性的话,还会以为这片星域只有自己一个孤单的人族。这个异性不是古赫拉魔族,也不是坎布茨族。这个异性不是兽族,也不是精灵族。拓拔敏忠觉得这个异性一定有与自己投缘的地方,但身为坎布茨星际文明阵营而在此进行的任务不得不让拓拔敏忠保持高度的警惕。

  神波石很重要,是神级文明的特权资源,是这次的任务目标,必须带神波石回坎布茨星,拓拔敏忠一遍遍的在心底里重复着。莫尼琉剑!拓拔敏中窥见到的人族异性带着一把显眼的佩剑,在冰寒风暴的中心抽出佩剑高举疾呼着。

  莫尼琉剑!人族异性的莫尼琉剑有着非常特别的力量,在人族异性的疾呼声中莫尼琉剑释放了巨大的瞬寂低温之力,超常的低温瞬间冰冻了这个方形建筑群落里的一切,伪装成古赫拉魔族亡者的拓拔敏忠不得不在瞬寂低温中加大克莱棒的能量。

  人族异性已经成功冰封了整个方形建筑群落,但没有就此罢手的意思,更没有就此放下莫尼琉剑的举动。拓拔敏忠大概知道这位高举莫尼琉剑的人族异性想要什么,但要冰封整个死星的举动却大大出乎人的意料。拔拔敏忠不太相信世间能有冰封星球的力量,如今却不得不信了。

  人族异性用莫尼琉剑瞬熵寂之力所施放的超级冰寒风暴越加可怕,不可控的冰寒风暴给整个方形建筑群落盖上了一层又一层越加有厚度的冰晶。拓拔敏忠仍是在身化黑黄伪装古赫拉魔族亡者中,越加覆盖的冰晶已经漫过拓拔敏忠的肩,拓拨敏忠开始有了解除伪装的念头。

  拓拔敏忠按捺着有些厌倦伪装成古赫拉魔族亡者的心,敌明我暗情况就在这里,在神波石线索还未找到之前万万是不能暴露的。人族异性高举莫尼琉剑持续施法,在短暂的时间里成功冰封了整个死星,仅有半个脑袋露出冰晶层外的拓拨敏忠赞叹着人族异性的强大实力。

  人族异性高举莫尼琉剑挥舞着,整个冰封的死星已经成功化为人族异性的领域,莫尼琉剑特殊的力量已经探知了整个死星地表中的一切。拓拨敏忠有预感,这个人族异性能够找到死星中隐藏着的神波石,神波石的线索关键就是这个人族异性。

  人族异性抽莫尼琉剑指地,狂虐的极寒风暴丝毫没有消停仍在循环着,人族异性俨然是极寒风暴的神女。指地的莫尼琉剑在人族异性的手中泛着水晶光芒,滴下的能量在沾地的那一刻爆发出了巨大的震荡,轰声中瞬间将厚及有2米的冰晶盖震碎,把整个破碎中的方形建筑群落震塌陷落。

  拓拨敏忠在这一连震荡中飞起解除了伪装,身化黑皇腾空于冰寒风暴中,俯瞰着震塌陷落的方形建筑群有了意外的发现。轰轰陷落声中的方形建筑群暴露出了一个底层建筑,拓拔敏忠十分确定神波石的线索就在这个底层建筑之中。

  拓拔敏忠正要随塌体潜伏到底层建筑去之际,一道飞虹眨眼而来,飞虹通达人族异性的位置拉伸时空之间瞬时将人族异性传送而来。人族异星一掌拍来,拓拔敏忠抬手格档,这一掌力道十足,重力拍打之下生生将拓拔敏忠砸向底层建筑。

  拓拔敏忠推开杂乱埋身的岩石塌体,在冰晶尘埃中警觉的仰望当空的人族异性。还是被发现了,这个人族异性的实力高深莫测,必须全力以赴了,拓拔敏中在心里盘算着。人族异性冷冷的声音传来:“神波石是我的。”

  拓拨敏忠故作轻松的拍拍身上的冰晶尘埃,悄悄的打量着空中周身冒着寒雾的人族异性,相比于这个人族异性的实力,拓拔敏忠更忌惮那把莫尼琉剑。拓拨敏忠突然觉得莫尼琉剑有可能破得了自已的黑黄克莱防御,小心驶得万年船绝不能大意,拓拔敏忠故意岔开话题:“神波石并非一定就在这个底层建筑里,在没有找到神波石之前,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人族异性有些犹豫的弹着指,在心思细腻间分出了轻重,突然赞成了拓拔敏忠的提议:“郁芳慧。”

  拓拔敏忠听出人族异性的名字叫郁芳慧,为了成为郁芳慧这个强者的朋友而以诚相待不会有差错,心里下了这个决定,拓拔敏忠说:“拓拔敏忠,我是在这个死星里出生的遗孤,哈哈,怎么说呢,这回算是故地重游。”

  郁芳慧闻言突然一震,冰冷的目光似刀子般刻着拓拔敏忠,停留于极寒风中冷冷地说:“我也是,你是很多年前在死星中幸存的另一个遗孤。”

舒百氏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