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眼迷离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 通道

  拓拔敏忠举着手中亮着光芒的克莱棒,晃了晃:“你的莫尼琉剑威力和我的克莱棒有的一比。”

  拓拔敏忠自认克莱棒独步坎布茨母星未有敌手,如今遇见郁芳慧怀有的莫尼琉之剑便心痒痒了。克莱棒在手中舞个花,片刻之间截分成黑黄防御体,身在其中说:“挥起你的莫尼琉剑吧,朋友。”

  郁芳慧当空于极寒风暴中轻缓举起莫尼琉剑,心里有十分自信能够用莫尼琉剑穿破拓拔敏忠的黑黄防御体,而拓拔敏忠心里则不然,仍自信莫尼琉剑会在克莱棒的力量前无所用处。

  郁芳慧当空激发莫尼琉剑的瞬寂时空之力起长虹贯来,长虹直触黑黄防御体之际,拓拔敏忠突然觉得不妙,竟有熵寂能量渗入黑黄防御体。拓拔敏忠意识到低估了莫尼琉剑的力量,连忙挥动手中的克莱棒进行二次截分,才成功堵住熵寂能量渗入黑黄防御体的微缝。

  拓拔敏忠听到了特别的声响,细之如蚊虫飞嗡,尖之如指甲尖划玻璃,重之如锤石碰撞,特别的声音让拓拔敏忠深感震撼。郁芳慧随长虹贯穿时空而至黑黄防御体前,举莫尼琉长剑刺之,意外于黑黄防御体的强度竟能与莫尼琉剑发生摩擦,正是这种摩擦让拓拔敏忠感受到了危险。

  拓拔敏忠深知克莱棒截分体的能量足够完美到可顶住星际大炮的轰击,从未有任何兵器能对克莱棒截分体造成质的影响,无论是高能激光剑,绝对零度氢金属冰刀都从未似郁芳慧手中的莫尼剑这般,原来星域里真有能对克莱棒造成成实质伤害的兵器。

  拓拔敏忠紧握克莱棒进行三次截分加强黑黄防御,心里对郁芳慧另眼相看。黑黄防御体是拓拔敏忠得意魔法,是对克莱棒魔力支配的完美表现。拓拔敏忠通过对克莱棒魔力的支配,可以通过无限次截分来无限增强黑黄防御。

  郁芳慧对黑黄防御体轻刺着莫尼琉之剑,心里面也对拓拔敏忠的印像改观。莫尼琉剑是伴随郁芳慧在死星出生乃至勒雷母星中成长的神兵,是无往不利未有过敌手的神兵,直到遇上怀有克莱棒的拓拔敏忠。原来世间真有能够扛住莫尼琉剑的防御,郁芳慧在心里感叹着。

  郁芳慧抽回莫尼琉剑解除瞬熵寂的能量,终止这般无意义的比试是正确的选择,郁芳慧心里没有好胜逞勇斗狠的情结只心想完成这次的任务。神波石很重要,必须带回勒雷母星,郁芳慧一再于心里提醒自己。

  拓拔敏忠察觉到黑黄防御体承受的熵寂穿破力量消失了,便解除了黑黄防御,神色轻松的说:“朋友,为什么抽剑。”

  郁芳慧直视着拓拔敏志的眼睛,拓拔敏志从郁芳慧的眼中所看到的东西,是一个青春花季的少女,似是于星河间舞动的仙子,自由的心灵在悸动中承载着非凡的权力,似是一个自天国流落世间为救赎生命而在的天使。心动的感觉一闪而过,拓拔敏忠飘乎目光里心里抖动了一下说:“看我干嘛。”

  郁芳慧提莫尼琉剑剑指底层建筑,一字一顿的说:“神波石是我的。”

  拓拔敏忠心里非然,还没找到神波石的郁芳慧为何这么坚定,表面上还是应和着:“神波石是你的。”

  郁芳慧挥剑指向底层建筑,自左而右一挥划过,莫尼琉剑激发出的瞬熵寂能量横切了整个底层建筑破开出一个亮着光的通道。拓拔敏忠意外于郁芳慧独到的眼光竟能发现底层建筑的玄机,郁芳慧的声音冷若利刃:“你留在这里,不准跟来。”

  郁芳慧的莫尼琉剑打出长虹直贯通道之内,瞬寂熵的长虹时空之力振动,郁芳慧随长虹瞬闪于光亮通道中。拓拔敏忠步行到光亮通道口,心里已有几分确定神波石就在光之通道深处,只要守在通道口伺机而动便可有机会夺到神波石。

  拓拔敏忠刚刚在通道口站立没多久就看到一道长虹贯出光亮通道,郁芳慧随瞬熵寂时空长虹瞬闪于光亮通道的另一则横莫尼琉剑在前,拓拔敏忠感到意外:“你怎么空手出来,里面没有神波石么。”

  郁芳慧退几步不回话,光亮通道中传出的嘶嘶焊声引起拓拔敏忠的警觉,大胆往里一看竟是个挥着镰刀的死神族正拖划焊着壁面的镰刀悬浮上来。拓拔敏忠心惊肉跳,黑暗纬度的死神族拥有不灭无伤特质,非温性非物质性的灵体,传闻是黑暗纬度启光文明的亚空间实验召唤出的产物,更重要的是见过死神族的人都消失了。

  拓拔敏忠退几步与郁芳慧的目光交接,神波石无疑就在光亮通道最深处,当前的挡路石却是令人棘手的死神族。拓拔敏忠是第一次见到死神族,没有任何击败死神族的经验,纵是武功了得身经百战可破千军也怎奈何不灭无伤的死神族。

  郁芳慧也意识到即将到来的死神族是个大麻烦不能掉以轻心,拓拔敏忠同郁芳慧比着合作的手势,意在分工合力对付死神族。

  拓拔敏忠举着光芒克莱棒,激化克莱棒的魔力截分万千满空飞划似不舍消逝的流星。拓拔敏忠两眼紧盯着光亮通道中缓缓悬浮上来的死神族,满空飞划着的克莱棒截分体似破空的箭直击死神族,死神族在承受的攻击的同时挥舞着镰刀,拓拔敏忠挥克莱棒以克莱棒截分体披鳞在身化黑黄甲。

  死神族的身体已千疮百孔却以不灭无伤霸体在万千截分体攻击中迎向拓拔敏忠,拓拔敏忠心里不然死神族的不灭无伤霸体,不信世间真有无视物理伤害的刻度体(生命体)。万千截分体交织成密布截分体的大圆弹,与死神族体形相当大的截分体大圆弹重重砸向死神族,拓拔敏忠志在必胜。

  长柄大镰刀咣铛落在底层建筑上,拓拔敏忠细步探向随之砸落陷凹地面的截分体大圆球。死神族不过如此,不灭无伤霸体又如何,还是不被我的克莱棒法力下魂飞魄散,拓拔敏忠得意着。

  落地的长柄大镰刀咣铛挣鸣着弹飞,旋转飞在空重重击中拓拔敏忠顺势将拓拔敏忠击飞。拓拨敏忠身化黑黄,附身密鳞帖在攻击对碰中无损,当空挥克莱棒散魔力稳住身形。似是长了眼睛有翅膀的长柄死神镰刀盘旋着再次飞向拓拔敏忠,万千克莱棒截分体划过顶住了长柄大镰刀。

  淡淡的影子浮现在长柄大镰刀旁边化为死神族的灵体,挥着长柄大镰刀冒着万千克莱棒截分体的打击而来。长直的克莱棒截分体穿透了死神族的身体,却并没有给死神族带来重伤性的穿透效果,拓拔敏忠意识到了情况不妙。

  拓拔敏忠从未见过如此难缠的敌人,死神族的出现完全刷新了拓拔敏忠的战斗观。克莱棒的魔法物理攻击竟然不能克制死神族,也许应该试试体术攻击,拓拔敏忠这样想。

  拓拔敏忠收起克莱棒摆开架势准备迎接死神族的攻击,死神族挥舞着长柄镰刀直扑而来。拓拨敏忠感应着周围的冰霜力量释放灵能之力,冰霜渐渐凝结在拓拔敏忠的拳头上,挥舞着冰霜之拳闪过死神族挥飞而来的长柄镰刀凌空调整动作重重的向死神族砸出冰霜之拳。

  死神族在冰霜重拳下身形扭曲,拓拔敏忠用实质的体术冰霜打击激发出高伏电流,特殊的灵能电流扩散在死神族的扭曲身形中使死神族暂时停顿了动作。果然有效,拓拔敏忠不敢大意,在这种情况下克敌制胜是第一准则。

  拓拔敏忠的灵能力场吸引着附近的冰霜力量和空气中尘霜摩擦的微电流,集冰霜闪电的力量于一身,拓拔敏忠连续打出了冰霜闪电拳。死神族在拓拔敏忠持续打出的冰霜闪电拳中意外的被亚空间微子反应作用中而反应迟钝,似是被贴了张天师符般定在空中在身形扭曲中不能动弹。

  拓拨敏忠使用体术连续打出上了百个冰霜闪电拳,被击中的死神族在身形扭曲中静默,只有拳声伴着冰霜闷碎声和嘶嘶闪电声。拓拔敏忠忽然后背一沉侧眼望见架于肩部的长柄镰刀,黑黄防御体的截分体密鳞帖完美的格挡住了长柄铲刀的攻击,顺势的长柄镰刀出奇的力量将拓拔敏忠惯性砸向底层建筑。

  拓拔敏忠的黑黄防御体在底层建筑表面印出了一个形样凹陷区,推开塌倒在身上的岩石,拓拨敏忠将目光焦点集中在受死神族出奇力量遣使的长柄镰刀。体术攻击也不能对死神族造成真正伤害性打击,或许只有以敌之刃方可破敌之体。

  拓拔敏忠用天生的战斗直觉判断出了结果下定了决心,激发灵能力场在聚集的冰霜电束中升空,准备迎接长柄镰刀的二次攻击。飞行角度刁钻速度极快的长柄镰刀当空切割而来,拓拔敏忠计算出了角度和速度完美避开了切割而来的黑镰,顺势握住了镰刀长柄。

  拓拔敏忠触及镰刀长柄的一刹那间黑电流顺的手心直涌向周身,亚空间的黑电流最是毒霸瞬间黑化了拓拔敏忠。心念在无数错乱低吟声中隐没,心灵建立起了与亚空间的复杂联系,黑化中的拓拔敏忠一身杀气怒目向身形刚刚平复扭曲的死神族。

  死神族悬浮于空中撩下斗篷露出了一张满是疤痕的人脸,张开双臂以一个耶稣被针在十字架的姿态等待着黑化的拓拔敏忠,意外的发出人声:“神!快救赎我!让我魂归!”

  拓拔敏忠在黑化状态中的心灵为之一震,灵能力场已在转化中产生黑闪聚引于拓拔敏忠一身,长柄镰刀在拓拔敏忠的手中舞着花已饥渴难耐。长柄镰刀收割着死神族的不灭无伤灵体,灰飞烟灭的死神族融入入极寒风暴的尘霜中,拓拔敏忠在黑化中挣扎于极寒风暴中。

  屠戮死神的少年终将成为死神!死神族的力量与你同在!死神!死神!死神!拓拔敏忠在转化状态中仍保留的几分清明和清醒收到了来自长柄镰刀的心灵讯号。原来是这样,死神族的兵器才是亚空间产物,而拥有亚空间兵器的人才会黑化为死神族,拓拔敏忠在心里想着。

  拓拔敏忠松开握住长柄镰刀的手,咣铛落地的长柄镰刀终止了咒术拓拔後忠的黑化。拓拔敏忠心里大抵对死神族的信息有数了,黑暗纬度里的启光文明才是推动这颗死星事件的黑手,强大的启光文明。捋清了身世关系启光文明的秘密,拓拔敏忠却对启光文明更加厌恶了。

  拓拔敏忠对黑暗纬度里的认知只停留在长老所给的信息数据中,黑暗纬度中有很多无主之星和法外之星,是绯红纷争星域里的罪犯天堂和黑市交易世界,而启光文明则是绯红纷争星域里唯一的文明。死星是黑暗纬度中数量较多的小星体,启光文明到底在这颗死星里深藏神波石图什么?拓拔敏忠开始有了疑问。

  拓拔敏忠突然意识到郁芳慧已不见踪影,刚刚太过专注于对付死神族,却没有留意郁芳慧的动向,郁芳慧悄悄去哪儿了。目光停留在光亮通道口上,拓拔敏忠猜想到郁芳慧的动向,狡滑的郁芳慧现在一定在光亮通道深处准备运送神波原石,不能让郁芳慧得到神波原石,神波原石应该归属于坎布茨文明。

  拓拔敏忠步至光亮通道口上观察着里面的动静,听得了轰轰隆的机器声,又看见所及底部光芒大盛似有神物存在。你就在下面运送神波原石上来吧,我就在上面守株待免,快送神波原石上门吧,拓拔敏忠这样想。

  拓拔敏忠计上心头耐心的在光亮通道口边上等着,不料有道遮天阴影扑天盖来不见了满天星光。拓拔敏忠抬头望去,是一艘启光文明的星舰,其中展开黑洞洞的口中洒落下一个个机器人,这些砸在底层建筑上的机器人包围住了拓拔敏忠。

  拓拔敏忠保持谨慎小心翼翼的举起双手,目前未分敌我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一个负背聚能炮的双足机器人调整炮管顶住拓拔敏忠的后背,自炮管根部的扩音器响起了声音:“我的孩子,你长这么大了。”

  拓拔敏忠转身面对着双足机器人的聚能炮管,目光集中在炮管根部的摄像口和扩音器,扩音器发出的声音十分陌生,拓拨敏忠完全没有感受到该有慈爱。拓拔敏忠没有妄动,而是开口与陌生的声音交流:“你不是长老。”

  扩音器的声音又变得十分平淡,拓拔敏忠想象不出声音来源真身的样貌,但知道,这个声音应该是这颗死星里所发生一切的源头。拓拔敏忠佯装投降只因在没有亲眼看到神波石之前不能展开任务计划,只当是和陌生人问好:“你好啊,前辈你为什么不出来见见我呢。”

  “我人在启光母星,以后会有机会见面的我的孩子。”双足机器人拉高了聚能炮管指向空中释放了善意。

  拓拔敏忠并不在乎双足机器人所释放的善意仍是举着双手,仰望着高空中的星舰突然觉得事情变得棘手了,启光文明也来盯上死星中的神波石,现在无论是郁芳慧一方还是坎布茨文明一方得到神波石都会激发与黑暗纬度里的启光文明的矛盾。

  “前辈,有个姑娘正在里面运送神波石,你看着办吧。”拓拔敏忠刻意转移双足机器人的摄像焦点指向光亮通道口,想着看看启光文明的实力有没有办法阻止郁芳慧得到神波石。

  双足机器人背负的聚能炮管指向着光亮通道,轰的一声打出聚能炮弹生生将光亮通道炸缺了大口,霜尘涌动间碎块横飞大多砸向光亮通道口底部。拓拔敏忠见此一幕心中窃喜,郁芳慧阿啊芳慧,都进去半天了怎么还没有运送神波原石出来,我和我的克莱捧都等不及要大展身手了。

  光亮通道底部的轰隆隆声更响到了直达天际的程度,双足机器人背负着的聚能炮管在蓄能完毕后又打了一发聚能炮弹,聚能炮弹在光亮通道口炸出数个缺口,横飞的岩石碎块带着霜尘纷纷落入光亮通道口低部。拓拔敏忠估摸着郁芳慧大概就要从光亮通道底部出来了,便悄悄的移动步子绕到了远处。

  这群机器人绝对扛不住郁芳慧的莫尼琉剑的,想想莫尼琉剑能作用于死星的瞬熵寂魔法就觉得很赞,也许这群机器人能在郁芳慧运送神波原石出来的时候拖一会儿,到那个时候再趁乱顺走神波原石,要是能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更好了,拓拔敏忠在心里盘算着。

  双足机器人带领着其它机器人转而包围向光亮通道口,试图攻击光亮通道口引出在里面运送神波原石的姑娘。一发发聚能炮弹轰炸下,光亮通道口成了底层建筑中毁灭的最彻底的建筑,整个被炸成了大坑四处都是凌乱碎石飘舞着霜尘,底部发出的光亮却越来越盛。

舒百氏 · 作家说

停更三天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