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遥远的星门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三章 泄密者

  本想算计人,没想到反而被人算计。

  吴勇焦急万分。

  战斗警报响彻整艘战舰,已经散去的众人又重新回到舰桥。

  “发生了什么事。”杨天乐刚刚问出口,就被眼前的景象惊骇得脸色发白。

  舷窗外,5艘敌人的战舰从卫星的背面飞出,正呈扇形向大家包围过来,投影上显示,还有15艘战舰,正在从背后包夹,是要将自己等人合围在这里,来个瓮中捉鳖。

  吴勇并没理会他们,在控制台上疯狂的操作着,输入一道道命令,控制战舰紧急转向。

  主引擎全功率运行,推进器全开,只为将大家快速带离,脱离包围圈。

  地面上的星舰也在主脑的控制下紧急升空,和大家汇合,一起逃离这里。

  敌人已经射出主炮的炮弹,导弹升空,直指星舰,似要全力将它留下。

  升空中的星舰还在对抗这矮行星重力的影响,难以做太多机动,硬生生的抗下几发炮弹,好在护盾起了作用,摇摇晃晃的总算摆脱了星球重力的拉扯,成功与大家汇合。

  “主脑,跟上我们,执行后备方案,我们往系内飞。”吴勇赶忙通知主脑,让它调整航向。

  主脑并未迟疑,紧紧的跟在后面,时不时还用舰身挡下一两发对战舰威胁很大的炮弹。

  因为战舰设计缺陷的原因,只能将后背交给主脑,让它防御来自后方的攻击,自己也是全力应付前方的围堵。

  此时已来不及进行机动躲避攻击,前方射来的炮弹只能尽力闪避,自己的主要也开始对敌人开火,意图干扰敌人的行动,激光炮火力全开,将来袭的导弹一一击毁。

  只是敌人太多,不断有炮弹击中舰体,导弹爆炸掀起的弹片也将外壳装甲打的叮咚作响。

  破损的外壳已经开始泄压,只能尽可能的将舱内的空气再次抽回维生系统,以减小泄压带来的二次伤害。

  硬顶着敌人的攻击,战舰的速度开始越来越开,阻挡在正前方的敌人的战舰见两舰就要撞上,紧急变向,双方擦身而过。

  速度终于起来,渐渐将敌人的包围甩在后面。

  敌人又不甘的追着他们的身影,发出最后几轮攻击,只能看着他们消失离去。

  重新集结好队形,似要追击,可是吴勇等人已经加速到最大,早已飞出很远,想要一时半会追上已是不可能了。

  见总算摆脱了敌人,众人才松了口气,赶忙问起,怎么敌人会突然出现。

  这时吴勇才有机会解释,“这要多亏徐玲的细心,她发现之前留在矮行星上空那个的卫星不见,出于谨慎,我们让主脑查看,发现真的找不到它们,最后用太空望远镜对那片星空观察,发现敌人正在偷偷包围我们。还好发现的早,要是再晚一点,我们就要被围住了。”

  得知是因为徐玲,大家有一次逃过一劫,纷纷对她表示感谢和称赞。

  徐玲的脸微微有些泛红,只是仍然正色道,这是自己应该做的,她也是团队的一员。

  危急暂时解除,开始检查自身的损失情况。

  战舰再次受创,还好交战时间很短,虽然凄惨,但是并不严重,只是需要听下来,让无人机出舱清理外壳破损,并进行修补。舱内情况还好,只是无人机舱在交战之中没击穿,又有数十架战斗无人机被损坏,也要看看能否抢救回来一些,这才是雪上加霜。

  又继续飞了一段时间,还是没见到敌人有追上来的迹象,也顾不上已经身处深空之中,周围没有任何星体,将战舰缓缓停下。因为在刚刚的飞行中,感受到了来自战舰的震动,舰体外壳又出现了多道裂缝,再不修补,随时可能解体。

  放出维修无人机,开始维修工作,幸好主脑采集到了足够的材料,足够将战舰打满补丁。

  吴勇则是离开战舰,回到“球”上,查看了下它的情况。

  主脑汇报,星舰外壳已经被擦伤,护盾在刚才的战斗中最终失效,它只能用外壳装甲硬控,幸而装甲的材料先进,只是擦伤,但是这几道大大的伤疤,暂时是无法修补了,没有材料,而主脑坚决拒绝将普通材料装甲用在它的身上。

  见无大碍,吴勇也就不管它的坚持了,准备回到战舰上,好好说下这件事情。

  再次将大家召集在一起,这次众人有点泾渭分明,吴勇、徐玲、杨天乐站在一起,看着分散而立的其他人,所有人脸上都填满了阴霾。

  “这是一次有预谋的埋伏!”吴勇直指问题核心,然后三人小组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其他人,“我们中,不对,是你们中有内鬼。”

  三人与博士、与银真会都是有深仇大恨的,不是血亲就是挚友,被博士害死。

  而其他人都是后加入的,无法得知他们的真正底细。

  “请原谅我对大家的怀疑,但是这个事情必须要搞清楚,否则我们其他人谁都别想好过,后面还会有无数个埋伏在等着我们。”吴勇无比严肃的盯着大家,想要从他们的脸上看出点什么。

  不知是真的心里没鬼,还是演技出众,众人的脸上竟没有一丝异样,都只是阴沉着脸,毕竟被人怀疑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想着究竟会是谁。

  “我们三人对博士是你死我活的关系,如果不搞清楚到底谁是内鬼,接下来我只能委屈大家,都待在各自的舱室,不要随意走动了,我会让无人机24小时监控你们。”

  吴勇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你们都想想,有谁最有可能泄漏我们的行踪,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只见几人听完吴勇的话后,都有点不知所措,接着就齐齐愣住,扭头看向魏以诚。

  魏以诚看到大家都扭头看着自己,这明显是将自己列为重点怀疑对象了。

  “不是,你们都看我做什么,我怎么可能会泄漏大家的行踪。真的,不是我。”魏以诚急得直皱眉,但却没有慌张,认真的辩解道,“是,我是有个大奸大恶的兄弟,但是我很早就离开了他,已经很久没有联系过他了,你们要信我们。”

  “我们几人之中就你和他们关系最深,不是你还有谁?”几人脸色难看,反驳他道。

  “你们怎么能就这样愿望人呢?好,你们说是我泄密的,那么请问,我怎么泄的密?如果是我泄密,我要联系他们是吧,那么再请问,我怎么联系他们,这整艘战舰上唯一能联系到外界的地方就在舰桥,就在这里,在那个通讯装置那里。”魏以诚指着通讯官的位置,有些激动。

  的确,自始至终,每次魏以诚来舰桥,都没有靠近过那里。

  难道真的不是他?那会是谁呢?

  这段时间有谁接触过通讯装置?

  阿诺德!唯一接触过的人就是他,前两次让他去骗敌人的时候。

  难道是用了什么暗语密码?没听出来有什么异常啊。

  吴勇赶紧调出当时的两段监控画面回放,进行对比。

  “...VIP们...”

  “...VIP...”

  一个说们,一个的意思应该只是一个人,这会不会是有问题的地方。

  正常来说,别人说VIP们的时候代表着至少有两个人或以上,而在这个时候回复对方VIP也是合乎逻辑的说法,只是口语化了。

  等等,几人中谁会是VIP?几名驾驶员?不可能,他们没那么重要。两位教授,也没听说过是很出名的任务,而且研究领域是地质学,重要程度有限。那么就只剩魏以诚了,他就是那一个VIP。

  阿诺德肯定知道他就是VIP。

  阿诺德真是用这种方式传递了错误信息,让敌人警觉的吗?好似有点牵强吧。

  吴勇见又陷入僵局,也不能平白污人清白,就要宣布让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舱室去,就听魏以诚惊呼,“啊!我想起来了,一定是那个阿诺德,这里就他一个银真会的人,而且,我几次路过监押室的时候,都发现他很可疑,好像是要藏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吴勇赶忙问道。

  “不知道,去搜一下不就知道了。”

  言罢,就拉着众人去了监押室。

  来到监押室,就见阿诺德缩在角落,背靠墙壁,在发呆。

  监押室外,眼前这一群乌压压的人去,面色阴沉的盯着自己,阿诺德害怕的往后缩了缩,手不自觉的摸向墙壁,然后在大家虎视眈眈的注视中,扶着墙壁,站了起来。

  “阿诺德,你是不是将我们的行踪偷偷告诉了你们的人?”吴勇将门打开,将他揪了出来,怒视着他。

  “我...我没有啊,我一直被你关着,怎么告诉他们。”阿诺德像是被吴勇吓破了胆,哭丧着脸。

  “还敢狡辩,说你是不是藏了什么东西?”说着就要搜他的身,一通搜身下来,却也没有什么发现,目光便转向了监押室内。

  徐玲就要冲进去翻找,魏以诚抢先进去,“我来,我大概知道在哪。”

  监押室里面结构简单,只有一张床。

  魏以诚伸手在床底摸索一番,喊道,“找到了。”

  就见他手中拿着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金属外壳方盒走了出来,递给了徐玲。

  徐玲接过来,仔细辨别起来,“这...好像是最新型的定位装置,定位距离很大,而且不易探查,信号能伪装成宇宙背景辐射,极其隐秘,我听说过。”

  听徐玲说这是一个定位装置,杨天乐火冒三丈,从吴勇手中抢过阿诺德,就是一顿胖揍,猛踹了几脚,要不是还穿着动力甲,早将他打得满脸桃花开。

  此刻痛的像虾米一样躬缩在地的阿诺德,还在小声哼哼道,“不是我。”

  洗清冤屈的魏以诚,长出一口气,说,“这种人不能留,杀了算了。”

  吴勇疑惑的看了眼魏以诚,这么一个儒雅的人,怎么杀心这么重。

  不过现在怎么处置阿诺德更重要。

  见大家都不怀好意的看着阿诺德,吴勇也没犹豫,对着他说,“我不会将你继续留在我的战舰上,但是我不会杀你,鉴于你的间谍行为,现判处你流放。”

  流放?略微思索,大家就明白他的意思,就是传说中的放飞,这样更狠。

  吴勇又接着说,“放心,我不会像你们那样无情,你可以着甲,但是除了维生系统,其他功能全部拆除。”

  阿诺德还想挣扎一下,但是疼痛让他提不起力气,虚弱的哼哼。

  将他扔进气闸舱,就要将他一把推出去,魏以诚拦住了他,“我来,我有句话想对他说。”

  魏以诚将徐玲手中的那个定位器要来,走到阿诺德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将定位器塞进他手里,说,“如果你能活下来,替我转告我那大哥,就说,我是不会回去的。”

  说完,将他一把推出去。

我有懒猫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