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那只喜鹊不会飞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章 连窝端就不会发现

  生怕白然反悔,老爷子听到这句话,立刻就把刚才顾泽看的小鱼利落的倒进一个塑料杯子里。

  扣上盖子,又给白然放了一小包鱼食。

  “这鱼粮我卖两块钱,送你了。”

  “行,那谢谢您了。”白然拿过装着鱼粮和小鱼的袋子,展示的给顾泽看了一眼:“怎么样?高兴了么?”

  “嗯嗯。”顾泽难得对着白然叫了一声,这半天都没怎么理他,看来是高兴了。

  白然笑着进了市场里面,找到专卖鸟类的摊位,食碗、水碗、吊床、鸟粮、面包虫……,反正店主说养鸟需要的,都买了一遍。

  顾泽真有心劝他别浪费那个钱了,奈何自己的身份不便多说话,一句两句还能理解,如果忽然出来长篇大论,会被抓起来研究的。

  顾泽决定以后自己说话的词汇量和表达精准度,就对标八哥了。

  带着一兜子乱七八糟的东西回了住处,白然没敢立刻把小动物放出来,先着手给顾泽准备住处。

  因为说了要记录这只喜鹊,所以白然先架好了相机,这才开始干活。

  架着梯子用膨胀螺丝先安了两个三角支架,然后在上面搭了一块装修剩下的木板,最后把鸟笼子放置在上面。

  又用钉子把笼子底部固定在木板上,晃了晃,确定稳固,这才把买来的东西一一摆放进去。

  “老七,进豪宅吧。”白然对着顾泽做了个请的姿势。

  顾泽看了看高度,要是睡在这里,倒是再不用担心被洛洛偷袭了。

  今天下午的事情太惊险了,顾泽可不想哪天睡一觉醒来鸟头没了,所以虽然住在笼子里略有屈辱,顾泽还是决定忍了。

  飞过去又观察了一下笼子门,很简单的上下抽拉式,开这个门比之前那鸟笼还没难度,所以自己还是自由的。

  站在笼子前面,探头探脑的看了看,唯一可惜的就是这吊床太单薄了,看起来并不怎么舒服。

  要是能弄个棉垫子就完美了,不过现在没法提这么多要求,看来只能慢慢再捣鼓了。

  抬腿钻进去感受了一下鸟笼的大小,对着这个鸟身子来说,还算宽敞。

  白然看到顾泽进去,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咔哒关上笼子门,又下去安置那条斗鱼去了。

  把装斗鱼的塑料杯盖子打开,让它透透气。

  他有一个闲置的大红酒杯形状的鱼缸,用来放这条鱼肯定好看。

  找出来刷洗干净,又装了水准备放置一晚再把斗鱼放进去。

  一回身,正好看到顾泽从鱼粮袋子里叼出两粒鱼粮放在鱼杯里。

  居然会喂鱼?白然觉得自己应该对喜鹊的智商重新认识一下了。

  不过这鸟笼形同虚设的话,也太没面子了,看来还得想想办法才行。

  叹口气,郑重的跟喂鱼的顾泽说道:“老七,我一会要把小猫小狗放出来,你如果一定要待在外面,只能自己小心了。”

  嗯!顾泽应了一声,歪着头看着瓶子里的斗鱼游来游去吐泡泡。

  看他完全不在意,白然也只能这样了,毕竟也不能因为养了鸟就限制小猫小狗的自由。

  再说它们总要学着相处,于是转身上楼去把猫和狗的笼子都打开了,被关了一天的小猫小狗立刻跑了出来。

  洛洛似乎是因为受伤了,兴致并不高,出来以后来到自己的床上爬了下来。

  但是点点很兴奋,主人终于给了自由,它可以去看看新来的了。

  跑到楼下,看到顾泽落在餐桌上,正在看着桌子上的小鱼,点点凑过去提着鼻子闻了闻。

  这味道还是第一次闻,好像跟别的狗有点不一样呢?

  点点前爪一抬让上身抬高了一些,这样可以方便看到桌子上面新来的那只。

  好像长得也跟自己和洛洛不太一样呢。

  这时候,猫也过来了,比起点点,多比和多多胆子就大的多了,直接跳上了餐桌,准备跟顾泽来个亲密接触。

  为了避免骚扰,顾泽直接飞起来跳到了白然的肩膀上去。

  两只猫跳起来假装扑了一下,但是顾泽非得太高,他们俩也没什么办法。

  看着潇洒离去的背影,无奈的咧着嘴嘎嘎叫了两声,这才转身把注意力放在了斗鱼身上。

  多比:这是个啥?

  多多:看不出来啊。伸出爪子试探的碰了一下:呀,有水!急忙甩了甩前爪。

  多比:你傻啊,把这水喝了就摸到了。

  多多:好主意,你可真聪明。

  于是两只傻猫脑袋碰在一起,开始mia~mia~喝水。

  白然笑了笑,没管,动物有他们自己的相处方式,只要互相不伤害,他一贯不插手的。

  这两只猫吃猫粮长大的,对这种活物没什么吃的想法,估计只是好奇。

  于是白然来到摄影棚旁边的电脑桌前,坐下开始干活。

  调出之前拍摄的宠物照片,认真调色修片。

  点点摇着尾巴过来,绕着白然转了一圈,它的眼睛一直盯在顾泽的身上,似乎在研究这到底是个什么物种?

  但是白然没理它,它转了两圈觉得没什么意思,转头跑过去跟它的毛绒面具撕扯了起来。

  屋子里的气氛逐渐和谐,小动物各忙各的,顾泽到来带起的风波似乎已经平静下去。

  顾泽待了一会,看修图看的有点犯困,也不知道是这鸟身体的原因,还是修片太无聊了,干脆飞回笼子里。

  他肯定不想抓着一根棍睡觉,于是没上架子,而是钻进吊床里面,调整了一下,还可以,不是很难接受。

  打了个哈欠,今天真是漫长的一天。

  闭上眼睛,顾泽想着,做人的时候拿着手机,一天一晃就过去了。

  做了鸟之后反而觉得这一天的时间被拉长了,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鸟生其实也挺漫长的。

  呼~~~呼~~~

  这一次顾泽没有再做那个奇怪的梦。

  当第一缕阳光照进房间的时候,顾泽的本能醒了过来,但是懒懒的不想起床,闭着眼睛均匀的呼吸。

  睡的时间太长让他身体有点僵硬,于是伸出手准备伸个懒腰活动一下。

  可手还没举起来,就被不知道什么东西挡住了。

  顾泽奇怪的睁开眼,阳光从眼前暖黄色的布料照射进来,两只黑色的翅膀正是被这东西挡住了。

  这是……

  哦,对,我变成喜鹊了。

  我现在睡的是一块巴掌大的布料做的吊床。

  顾泽的脑子里慢慢清晰起来,原本以为是梦境的事实再次清晰起来。

  屋子里很安静,有或大或小的呼吸声。

  顾泽翻了一下身子,肚子饿了,昨天就吃了两条牛肉,得找点东西填补一下才行。

  看了看下面食碗里放着的面包虫和小米,顾泽选择视而不见,在水碗里喝了点水,然后打开鸟笼飞出去。

  他昨天晚上就发现白然的电脑桌上有个零食架子。

  过去掏出一盒薯片,嘴和爪子并用,几下抓下了盖子,然后对着锡纸封口一阵叨。

  尖嘴很容易在上面戳出一个个小孔,等到小孔连成一条线,顾泽又用爪子扯了几下,这才算露出薯片的庐山真面目。

  叼出一片咔咔咬碎一块,用鸟喙压了压,咽了下去。

  比起昨天的牛肉,似乎这个味道更足一点,可能是因为上面撒的调料粉,所以更容易尝出味道。

  看来这鸟舌头也不是一点用都没有。

  顾泽咔嚓咔嚓吃了小半盒,看着桌子上剩下的半盒薯片和一桌子的碎渣子,顾泽觉得就这么放着恐怕不妥。

  他倒是不怕白然,但是万一他发现自己吃他零食,以后把零食给锁起来怎么办呢?

  干脆的把盖子扣回去,然后把嘴卡在盖子缝隙里,叼着这半盒薯片飞回了自己的笼子。

  如果看不到这薯片,白然根本不会发现自己少了一盒的吧?

八尾未成妖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