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宙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章 我的来历?

  柳易听得正入迷,忽然看见钱奕摇头笑了笑,心里正纳闷,听见他说了句:“我跟你一个小孩子说什么?真是兴致来了,多说了。”

  听完,柳易沉默。

  小孩子怎么了?

  看不起谁呢?

  用年纪来压人。他透过反光的镜子看到自己唇红齿白,面目稚嫩,还有婴儿肥呢。由心感慨,确实年轻了。

  这时,脑海里突然蹦出一句话,他一抬嘴皮,就给秃噜了出来:

  “当死亡的规则,盖过了铭文之力,届时万物寂籁!”

  “你说什么?”钱奕隐约间听到了,转头凝视柳易。

  “我没说话啊!”

  柳易也有点懵圈,他不记得自己刚刚说话了,只觉得自己失神了。

  “呼!看来最近精神太紧张了,出现了幻听。这就是人类的短板啊!”

  钱奕叹口气想要离开。

  “爸!”柳易叫住了他,“你能不能带我去那片海洋看看?”

  他想去寻找自己的身世,问问生父生母,为啥不来找自己。

  “行!改天找个时间。”钱奕点了点头,“咱们一家去散散心。你自己玩吧,我去躺一会儿。”

  钱奕敲敲腰部感觉胀痛,像是腰肌劳损。

  “嗯?!”

  柳易看着老爸捏腰的动作,脑海里浮现出不好的画面。

  总有种预感,老爸会因此改变……至于变成什么样,反正那画面很残酷,他也不愿意多想。

  毕竟,脑补太多事情,容易心烦气躁。

  这也是他的能力,能够预感未来会发生的事情,他怀疑自己是未来人穿越到了现代。

  …

  “感觉这里缺少点什么!”

  柳易把玩着甲骨片,总觉得这上面的图案有一部分遗失了,他的潜意识告诉自己,能够补全。

  趁着老爸去房间里休息,他偷偷用刀在上面刻画出完整的图案。忽然,原本灰暗的图案,涌出一股神秘力量在缝隙中流动,常人难以发现。

  “这才对嘛!我可真聪明。”

  柳易看着完整的图案,裂开嘴巴,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

  “咯吱!”

  钱朵朵猛的推开了大门,她听说新来了一个弟弟,兴奋的就往家跑。

  同桌的塑料姐妹,一直炫耀自己有个弟弟多么可爱,她心里也想要一个。

  现在,她梦寐以求的弟弟终于来了,自然是迫不及待。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全是自来熟的性格。

  “哇哦!我弟弟更可爱……嘻嘻……”

  钱朵朵兴奋的笑了,抱着弟弟又捏又揉的,她没敢掐没敢打,怕把弟弟弄疼了。可以看见她很珍惜这个弟弟。

  柳易一脸的生无可恋,任由姐姐蹂躏。

  他本来想要反抗的,可是一想到,自己脚跟还不稳,姐姐十二岁,身材高大,打不过的。

  那就先忍一时,等长大一点,再揍回姐姐。

  “哎!弟弟,这个鱼太好吃了,你尝尝……哇,弟弟这个汤太好喝了,你尝尝,哎呀,你太笨了,我来喂你喝!”

  钱朵朵忙的不亦乐乎,把弟弟宠的快上天了。

  柳易憋的脸通红,被迫的张嘴喝汤。

  还好,流浪的这几年,自己早就练就的自来熟,脸皮厚,不然非爆发了不可。

  夜晚!

  “不……我要和弟弟睡一起!”

  钱朵朵大叫着,整栋别墅的声控灯,齐刷刷的亮起。

  结果,被父亲想拎小鸡一样拎回了自己的房间。

  “你睡的还习惯吧!”

  保姆来到了柳易的房间,她今天也高兴,这一家人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还行!”

  柳易回想起今日种种,也不由得笑了笑。想了想,自己以前的家,是不是也这么温馨?

  “你怕不怕黑?要不要我搂着你睡?”保姆问道。

  “不用!男子汉应该一个人睡。”柳易嘿嘿一笑,露出两排大白牙。

  保姆离开了房间,带上了门窗。

  心里觉得,这个七岁的孩子,要比十五岁的孩子,还要成熟,简直难以想象。这孩子曾经,受过多少苦,积累了多少经验,心态才能达到这种地步。

  …

  第二天。

  钱朵朵不舍的和弟弟分开,非要拉着弟弟去上学,结果失败了。

  父亲在半夜时,就带着甲骨片,回到了实验室,继续研究。

  如今只剩下保姆在家打扫。

  当然还有柳易。

  他也没闲着,在这栋别墅,东逛西逛,希望能发现有趣的事情。

  结果他在各种抽屉里,发现很多没见过的东西。

  “吼!”

  突然一声兽吼震动了整栋别墅。

  柳易心头一震,回头看看保姆,发现她对声音置若罔闻,没听见这么大的动静似得。

  他没管这么多,连忙顺着声音走了过去,结果来到了一间房门面前。

  “古董室!”

  这个房间基本都是钱奕自己进去,甚至连保姆都没有进去打扫过。

  “别看了!我也没钥匙,你要是闲的无聊,那边有一个健身室!”保姆回应。

  “阿姨,你没听见刚刚的声音吗?”柳易好奇道。

  “啥声音?”保姆问道。

  柳易微微皱眉,难道只有自己能够听见?

  现在回想,如果这声音是真实的,那么别墅内的声控灯,应该早就亮了。

  看来自己出现了幻听。

  …

  第二天。

  父亲又回来了。

  夜晚,他趁着父亲熟睡,将钥匙偷出,想要看看古董室究竟有什么。

  因为他又听见了兽吼声,震得心头揪起,隐隐作痛,似乎在召唤自己似得。

  为了保险起见,他将房门打开了,偷偷的在门缝里塞了一张纸,然后还回钥匙。

  为了不让人发现,他等了一晚,准备等明天早上父亲走后,他再走进古董室,寻找吼声来源。

  “好了!明天星期六,咱们一家三口,带上阿姨,咱们去海边看看!”

  结果到了第二天,柳易听到了父亲计划,心里不由得叹息。

  “怎么,你不愿意去?”

  父亲带着和蔼的笑容。

  “当然愿意去,我还想看看关于天甲的消息呢!”柳易用毋庸置疑的声音回应道。

  “你似乎对这个很感兴趣。”钱奕眼睛一亮,他似乎看见了宝,没准培养培养,能成为这方面的人才。

  “那当然了,我看过天甲的照片,那甲胄太炫酷了。如果能穿上,征战沙场,该多么畅快!”

  柳易双目放光。

  这也是他的真实想法。

  “哦!是么!”

  钱奕回头看了看楼上的房间。

  “易少爷,都在家看了一天的三国战争片了。对里面的铠甲,心向往之!”保姆笑眯眯的解释道。

  “可惜啊!现在是和平年代,你没机会穿上甲胄了,征战沙场,君临天下了。不过,保家卫国,还是可能的。”

  钱奕揉了揉儿子的小脑袋,他很欣慰,领养了一个有责任心的好儿子。

  金戈剑影,马踏江山……这种梦想,应该是所有男人的终极梦想吧!

  “我要如赵子龙一般,冲锋陷阵,杀的七进七出!”

  柳易有点入迷的喊道。

  他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心智再高,也有童真。

  “啪!”

  钱朵朵看不下去了,抬手拍了一下弟弟的小脑袋,将他拉回现实。

  “走,弟弟,咱们去海边挖贝壳去!”

  姐姐带着弟弟,兴奋的往车里跑,准备前往海边。

  “咦?!”

  柳易面色忽然一变,稚嫩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狰狞,那种感觉又来了,内心仿佛有一个“GPS”直接定位在“古董室”。

  那里面有什么,在呼唤自己?

  柳易目光转动,必须现在去看看。

宇山羊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