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富很寂寞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09~一枝独秀

  陈清扬四人跟随那樵夫爬了很久的山,拐了一弯又一弯,终于是到了樵夫的家,说是家其实不如说是一个草棚,简陋的不能再简陋了,屋子的墙壁就是一些木头围起来的,屋顶则是一些野茅草,还有无数个破洞,房间倒是不少,简单扫一眼,约摸有七八间,说明地皮不值钱。

  他们经过的这一路有很多地方都是悬崖峭壁上凿出来的,幸亏是晚上,看不见就不害怕了,若是在白天,这四位恐怕早就吓得腿软,哪里还走得动。

  樵夫也不安排他们如何住宿,反而双手合并,放到嘴边,一股腮帮子,发出一阵极为悦耳的响声。

  陈清扬猜想这樵夫是在给什么人发信号,于是立刻警惕的四处张望,可是夜太黑了,他的目力所及全是漆黑一片,他只好向周凤莲三人靠拢,随时准备保护她们三个,刚走过去,周凤莲就投来厌恶的目光,这让陈清扬很是尴尬,但他知道孰轻孰重,心中隐忍着,不去计较。

  这时候,夜空中传来一个沧桑的声音,“砍柴的,今天晚了不少,是退步了,腿软爬不动这梵净山了吗?还是说昨天晚上去逛了窑子,被那些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们给掏空了。”

  这声音听起来起码也得是六七十岁的人,但说的话却是连陈清扬这样的年轻人都不好意思说出口的骚话。

  这樵夫丝毫不示弱的回道:“那是你,我可是一本正经的樵夫,再说了,我卖点柴火才几个钱,别说是逛窑子了,就是应付柴米油盐都困难,哪像你啊,替那些个王公贵族随意把把脉,那些王公贵族们就一车一车的金银财宝送给你。”

  樵夫说话的当口,从漆黑的夜色中出来一个老者,老者面色红润,一头长发甚是诡异,一半黑,一半白,黑的那一半黑得像木炭,没有一丝杂色,白的那一半白得发亮,尤其是在如此黑的夜晚,将四周照得忒亮。

  “这几个娃娃是你带来的?”那怪发老者问道。

  樵夫点点头,他可能意识到天太黑了,至少对于陈清扬他们四个来说太黑了,只见他手指轻弹,立时有四盏油灯亮起来。

  那怪发老者忽然瞧见了陈清扬,表情古怪的向他走过去,嘴里念叨着什么。

  “你也觉得像,是吗?”

  怪发老者和樵夫奇怪的表现让陈清扬有些莫名其妙,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跟他们的哪个朋友长得像,还是这二人故作惊讶,伺机靠近他们,然后突然抛洒什么药粉之类的,将自己这几人迷倒,然后将自己这几个人给杀了,说不定还是卖到青楼,因为他们刚才提到了青楼,说的话也是比乌梢蛇还骚。

  陈清扬意识到危险,下意识的挡在周凤莲三人面前,伸直了双臂,故作镇静的说道:“你别过来啊,我可是有绝招的人。”

  那怪发老者立刻停住脚步,回头看了看樵夫,然后再回头看着陈清扬,笑眯眯地说道:“你耍出来我看看,你要是真是他,我就是死在你掌下也值得。”

  陈清扬一时无语了,他只是挡在周凤莲三人面前,可人家并不领情啊,这不,周凤莲说话了:“自作多情,谁要你逞英雄,谁要你救,也不看看人家什么身手,就那大叔一手的弹指神通,你就是修炼上百年也打不过。再说你又不是千年的乌龟万年的王八,你能活多久?”

  陈清扬被周凤莲的话气得肺都快要炸了,自己好心好意保护她们,换来的竟然是一阵羞辱,陈清扬也是有脾气的,索性就不挡了,站了起来,但一想到周大人临终所托,他也没有走,只是站在一旁,静观事态的发展。

  陈清扬这一让开,那个怪发老者的目光立刻停留到了周凤莲的脸上,看得周凤莲很不好意思,连唰的一下子红了,心中暗骂老色鬼,像是没见过美人一样。

  可那怪发老者毫不在意,不但继续看,还向前一步凑近了看,仔细地看。

  “嘿,我说你个死老头,看什么看,没见过你这么好色的老头,不知道自己多大岁数了吗!”嘻嘻可不像周凤莲那般,虽然她从小跟着周凤莲,也读了不少书,可是她和哈哈管不了那么多,说骂就骂,护住主子就行。

  那怪发老者并没有生气,一袋烟的功夫,那怪发老者像是自言自语道:“只有一枝独秀才能救她,她可不仅仅只是心里受了打击,她的身体所有的细胞都已经中了剧毒,活脱脱一个毒人儿啊,这可是天下至宝。我算是知道你个砍柴的为什么月底还要约我赏月了,这才是你约我来的真正目的吧。”

  怪发老者说完,樵夫笑容满面的点点头,伸手拨弄着他那稀稀疏疏的胡须,样子很是得意。

  陈清扬听得清楚,三个女孩也听得清楚,陈清扬立刻挡在三女面前,“我不管你们功夫多高,要想动她,先杀了我,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那怪发老者哟了一声,意味深长地看向樵夫。

  樵夫也不急着解释什么,而是说道:“你们听说过一种武功,叫春来花几枝吗?”

  樵夫不等其他人回答,继续说道:“这是一门毒功,毒功的老祖宗。这种武功的厉害之处在于练成者可以不用炼制任何毒药,也就免去了随身携带很多瓶瓶罐罐的麻烦,最主要是中了这种毒的人无药可治,因为这种毒在每一个人的体内都会发生变异,而且每一个的变异还不一样,所以中毒者武功再高,基本都是等死。就算是天底下最强医术的阴阳怪医,他也医不好,是不是啊?”

  樵夫说到最后的时候,眼神怪异的看着那个怪发老者,那眼神极具挑衅,原本以为那怪发老者会生气,但那怪发老者却突然低垂着头,一副十分难过的表情,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小孩。

  “你们说的这些跟我们有什么关系?”陈清扬指的是跟周凤莲有什么关系,他可是见到怪发老者看了周凤莲十几分钟之后才说出这么古怪的话,自然猜到他们说的是周凤莲,再说这中毒不是浑身发绿吗,即便不是,全身细胞都中毒很深了,这周凤莲还能活得好好的?好多的疑问,陈清扬觉得这二人是不是江湖骗子,以为自己这几人有钱,编了一套瞎话在等着他们进套呢。

  樵夫和怪发老者也不解释。

  樵夫忽然皱起了眉头,陈清扬还以为是樵夫见他们久久没能入套,犯起了愁,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准备应对这二位的明抢。

  可陈清扬还是猜错了,樵夫忽然问那个怪发老者,“我砍柴几十年,还从未见到过一枝独秀,早年只是听人说过在悬崖峭壁之上见到过,是真是假,犹未可知啊。”

  怪发老者笑了笑回道:“要是那么容易找到,那清风老儿就不用死了。”

  谁知怪发老者这话一出口,那樵夫立刻变脸,一脸怒气地说道:“死死死,你看到清风死了吗?你找到他的尸骨了吗?他那么高的武功,说不定能抵抗住那个毒发作呢?”

  “哎!中了春来还没有不死的人,我当然希望清风还活着,我们三人像从前那样一起喝酒,一起下棋,一起疯,可是你也要面对现实啊。”怪发老者越说越激动,最后甚至泣不成声了。

  陈清扬觉得他错了,这二人不像是什么劫匪,也不像是什么骗子,都是情真意切的男子汉,有着他们之间浓厚的感情,但是为什么把他们几个人骗到这里来呢?说骗好像也不为怪吧,难道说周凤莲的血可以救他们的朋友吗?可他们又说什么一枝独秀什么的,好像也不是想要周凤莲的血。

  “喂?你们说的一枝独秀是什么?还有,你们把我们引到这里来到底要干什么?”

  陈清扬还是问了出来,而此时的周凤莲似乎也觉得陈清扬并没有那么可恶,并不是她一开始想的登徒浪子,再说这里的两位老者也确实泛着诡异,让人难以理解,尤其是说到周凤莲全身细胞都已经中毒,她自己却一点儿感觉都没有,能信吗?

  樵夫和怪发老者正冷战着,听闻陈清扬的话,樵夫索性全盘脱出道:“小伙子,你听我慢慢地跟你说。这春来之毒虽是厉害无比,可也有很大的缺点,练就之人不繁衍子嗣还好,若是有了子嗣,必然是纯天然的毒人,若是不治疗,恐怕很难活过二十岁。也是因此,很少有人修炼春来花几枝。而你眼前这位周姑娘便是这样的毒人,我和阴阳怪医寻药几十年,我偶然的发现了周姑娘,于是便在这里搭了树棚,每月到渝州城暗中观察周姑娘的变化。”

  陈清扬有自己的分析,他知道恐怕不是观察周姑娘的变化,而是暗中寻找对他们朋友下毒之人吧,既然周姑娘是毒人,难道说周大人就是那个练就春来花几枝的高手?可这说不通啊,县衙走水,周大人若是高手,又怎会将周姑娘她们带到地窖躲避,直接一个轻功,带着周姑娘飘出去就好了,难道说周姑娘不是周大人亲生的,而是隔壁老王的子嗣……

  陈清扬越想越糊涂,越是糊涂就越瞎想,没个谱了。

  陈清扬稍微缓缓神,将樵夫说的话前后连贯起来思考,他才想到,那怪发老者为什么说一枝独秀了,看来那一枝独秀是唯一能给周姑娘解毒之物,但听樵夫说砍了几十年的柴都没有遇到过一枝,看来果然是一枝独秀,名不虚传,要是遍地都是那就不值钱了。

  嗨,陈清扬这时候竟然想到了营生,真不愧是满脑子铜臭。

  “你们的意思是我爹就是修炼了春来花几枝的高手?别开玩笑了,我爹连鸡都不会杀,还是什么杀人的高手。”周凤莲难以置信道。

  “是啊,要是那样的话,老爷也不至于死在县衙……”嘻嘻脱口而出,话还没说完就被哈哈伸手捂住了嘴,可话已出口,犹如泼出去的水,你当神仙来了也收不回去。

  “什么?嘻嘻你说什么?我爹他死了?”周凤莲从小与她爹相依为命,她也是她爹老来得女,因此才打小溺爱,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就算是周凤莲要天上的星星,他也一定会搭个很高的楼梯去给她摘下来玩耍。

  嘻嘻见事情败露,再也藏不住了,只好点头回应。

  周凤莲突然起身向山下跑去,那樵夫伸手一拦,周凤莲整个人突然就软了,若不是樵夫的手还拉着她的手,恐怕已经瘫坐到了地上。

  陈清扬见状,立刻上前扶住周凤莲,把她交给嘻嘻哈哈。

  “小姐,小姐,你醒醒啊。”嘻嘻哈哈不知所谓,呼天喊地。

  “周姑娘没事,我只是点了她的穴道,让她先休息休息,否则像她那般下山定会摔下万丈深渊,尸骨无存。”

  樵夫说的是实话,陈清扬三人也不清楚这里的环境,再说人家说的穴道他们也不懂,说是睡一觉便无事那就是无事。

  嘻嘻哈哈扶着周凤莲进了房间休息,剩下陈清扬和樵夫还有阴阳怪医。

  陈清扬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周姑娘她爹的确不像是有武功的样子,如二位所说那般,他也不至于因为县衙走水死在县衙里面。”

  樵夫和阴阳怪医听到周凤莲她爹的死讯并没有意外,樵夫淡定的说道:“她的母亲才是那个练就春来花几枝的人,名叫凤雪。她是颜真教的长老,春来也是颜真教的独门武学,分为上下两册,上册为一些独门暗器手法,下册才是真正的春来花几枝,里面包括独门心法和春来的特殊修炼方法,而这个修炼方法实在令人不耻,懒得说了。总之你记住,遇到一个脖子上有一枝荷花的女人就要离她远远的。”

  陈清扬心中感激樵夫对自己的提醒,可他想着跟自己完全无关啊,就算是遇到了,她总不能是见人就杀的魔头吧。

  陈清扬鬼使神差的问道:“这一枝独秀长什么样儿?”

  阴阳怪医伸手一招,手里便多了一根树枝,只见他随意的在地上画了几下,一株形状怪异的植物便牢牢地映在了陈清扬的脑海里,紧接着,阴阳怪医说道:“这一枝独秀世间罕有,通常生长在气候湿润的高寒山地,并且喜欢阳光,所以一般向阳的悬崖石壁上才有,这也是无脸为什么砍柴几十年也没有见过的原因,试问谁会去悬崖峭壁之上砍柴啊。”

  无脸?陈清扬以为阴阳怪医又在损樵夫,满以为二人会因此引发一场大战,但那樵夫却没有丝毫的反应。

三界村村民三皮皮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