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梦中人大有问题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间章——故事之外的秘辛:真王与王之侍

  洁净无瑕的剑锋紧贴在瘫坐在王座前的男人的脖子上,昔日高贵不可一世的帝王此时如同一只卑贱畏缩的劣鼠,眼神中透出无尽的恐惧。

  “你.....你不可能背叛朕!你到底是谁!”

  或许是身后那个坐拥依旧的皇位给了他不该有的勇气,此时这个瘫软的男人还在试图与这个已经把刀锋架在他脖子上的人对峙。

  “我就是我,莱尔缇·影侍·克里斯。伪王,让你存活至今是我们王之侍的错误,接下来,你的命运将由新皇掌控。”

  男人感到不可思议,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为什么王之侍竟然会背叛?这,这不可能!

  “不可能!!!你到底是谁!!!反贼还是革命军?!王之侍不可能背叛帝王,挑拨离间的话我想你现在还是自杀吧。”

  王之侍绝无可能背叛王冠之人,这是铁一般的事实,或许难以理解,但...

  这里是魔法世界。

  王之侍也不是一个职务,而是代指一个传承了这个家族血脉的成员,代指这个早在帝国创立之初就开始生效的法阵——【王之近卫】,每一代克里斯的长子和长女都身负的命运:

  “贯彻王冠之人的意志,即是我的生命,以克里斯这个荣耀的姓氏起誓。”

  剑依旧架在男人的脖颈上,但此时他依旧不在意那么多了,因为他更加想明白今天到底怎么了。

  “那我命令你:现在,放开我!”

  他像个跳梁小丑一样大叫着,却得到持剑者的嗤笑。

  “一开始我就说了,伪王,你苟且偷生的日子结束了,今天起,帝国境内一切都是新皇的所有物,我的陛下....”

  说着,他放下了剑,向一旁让道,一个身披华贵长袍的女孩走了上来,头顶着一个虚幻的王冠,珍珠与宝石镶嵌其中,黄金与流银在大厅的灯光下闪耀着,反射出夺人心神的光泽,俏丽的小脸上布满骄傲,眼瞳里折射出名为野心的光芒,她是天生的女皇,她是永恒的晨星闪耀。

  虽然长袍有所不便,但依旧大步流星地向男人走来,在这个王宫中她才像是那个坐拥大半个世界的帝国的主人,由内而外展现的自信几乎要把那个男人压倒!

  “你唯一的亲人,你的侄女,伊莎贝拉·沃雷小姐。”

  当女孩出现时,男人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样瘫软下来了,眼底还有几分不甘,但更多的是一种“果然如此”的意味。

  “王冠在哪?”

  男人没头没脑的问了句话,他好似没看到伊莎贝拉头顶那个引人注目的皇冠一样,不过伊莎贝拉听懂了他话里真正的含义。

  “叔叔,你的王冠,你不正在戴着吗?”

  说着的同时,还从不知何处取出一面精美的手镜,男人呆滞地看向镜面,那里面反射出男人的模样:

  他头上一样戴着一个样子相同的皇冠,可不同的是,他的皇冠裂开来了,密密麻麻的裂缝布满了冠冕,灵性与霸气顿失一空,只有凄凉和萧瑟的气息。

  “真是悲惨呢。不过.....”

  女孩蔑视的轻笑着,面对败者她不打算留下尊严的余地,毕竟弱即是原罪嘛。

  谁又会可怜罪人呢?

  但她失败时,谁又会可怜她呢?

  她将变得强大,变得优秀,变得让所有人即使自己失去王冠,都要真正地敬畏自己,而不是像眼前这个可怜虫一样一无所有!

  所以她要去那所传说中的学院,为了来日她可以真正的统帅天下,冠绝青史,留名于世。

  以及,找到他。

  于是她觉得大发慈悲一次,榨尽这个可怜虫所有的剩余价值。

  “你仍然可以在这个王座上苟且偷生一段时间,直到我想取回我的东西那天。

  圣·法尔科内·弑亲者·大统帅·沃雷,现在!以破碎之冠起誓!告诉你从今往后唯一的主人:你,这条老狗,将向我伊莎贝拉·沃雷效忠,永生永世!”

  “您心之所想即是帝国及吾铁骑踏及之处,陛下。”

  男人口吻平淡的说着,如同陈述亘古不变的真理。

待夜默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