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立在大地上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丁”立在大地上

  巍峨的茅草屋,会推弯访客的腰。但当丁闯进太卜家时,腰是弓着的,胸是挺着的。

  他指着卜甲问太卜:“这是什么字?”

  太卜把目光从丁的红脸移到卜甲上,疑惑地说:“这是丁字,我教你写过。”

  “丁不能这么写。”丁用力点着卜甲,脸更加红了。

  太卜揶揄地笑道:“再有祭祀,我代你问问仓王,丁这么写是否‘有咎’?”

  丁的胸膛畏怯地朝里缩了缩,刹那又挺起,“写作方块就不对。”他用手指虚画起四四方方、形似“口”的丁字。

  太卜指向墙柱说:“仓王象形造字。你瞧柱上楔入的钉子,留在外面的钉帽是不是一个方块?你要说钉帽不全是方的,那也可以这么写......”

  他拿炭块在地板上迅速写下几种丁字:圆的、方的、梭形的、实心的、空心的。

  “瞧,只要是钉子,仓王就考虑到了。”

  丁挥舞手臂说:“谷字包含谷物和铜簋,火字包含火焰和柴薪,水字流在河床上,口字留有法令纹。天字明明指人头,头下却要有身体。别的字甚至可以由多个物象构成,唯有丁字只有钉帽,不见整体!”

  “可我只看到了钉帽。”

  “人弯腰耕耘,绝非只有脊梁;冰浮在大海,岂能不顾海下?丁有头有脚,就要挺拔地立在大地上!”

  “哦。”太卜笑了,“那你说丁该怎么写?”

  “这样立着。”

  丁拿食指在席子上画出一横一竖,然后奋力地向上提。一只有头有脚、锐利的丁字立了起来。

茵陈佐酒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